新聞 > 人物 > 正文

鄧小平長子與習家恩怨

習近平主政後,重視延安和深圳,其實他骨子裏是緬懷他的父親。資格最老的延安人是他父親,建設深圳的指路人是他父親。五年前,鄧朴方叫板習近平要「知道自己的分量」。五年後的今天,習近平去掉鄧朴方的殘聯名譽主席職務,讓鄧朴方沒地方發聲。這也是讓太子黨們知道自己的分量。

太子黨一號鄧朴方銷聲,鄧小平算計習家遭習近平復仇。(《人物真相》提供)

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的長子鄧朴方,萬沒想到79歲高齡竟遭遇大羞辱,他的最後一個頂戴花翎被擄奪。明白政情的人都知道,這是習近平對紅二代們以及鄧小平理論的鼓吹者的警告。

9月20日,五年一次在北京舉行的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換屆大會上,鄧朴方的現任殘聯名譽主席一職由原中共國家監察委主任楊曉渡接替,殘聯主席張海迪則被原副主席陳凱代替。

這意味着掌控殘聯半輩子的鄧朴方徹底退出政治舞台,鄧小平最強有力的代言人自此被銷聲。

生於1944年的鄧朴方,在文革期間遭受迫害,下肢癱瘓。文革結束後,隨着其父鄧小平的復出,鄧朴方的人生也走向高光時期。1984年鄧朴方擔任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副理事,1988年創建了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殘聯)。從創立到2008年這20年,鄧朴方一直擔任主席。殘聯主席是國家正部級待遇。此後,退休的鄧朴方將主席一職轉交給中共樹立的另一個殘疾人「偶像」張海迪,鄧朴方則任殘聯主席團名譽主席。張海迪被視為「鄧朴方的代言人」。

殘聯在表面上是一個半官半民的團體組織,但因鄧朴方是鄧小平的太子,所以從其創立開始,會議規格就高於其它團體組織。每次殘聯換屆大會,中共政治局常委幾乎傾巢出動,這已成為傳統。

今年的殘聯第八屆大會在9月18日開幕。當天,習近平帶着他的下屬李強趙樂際王滬寧蔡奇等中共最高層到會,佔據主席台第一排的全部;第二排中間位置上是並排坐在輪椅上的鄧朴方和張海迪。

接替鄧朴方的殘聯名譽主席楊曉渡,是習近平任上海市委書記時的舊部。他曾任上海市統戰部部長。習近平入主中央後,楊曉渡升任中紀委副書記兼任監察部部長,不久又加預防腐敗局局長一職。之後,他擔任國家監察委首任主任。中共十九大,他進入政治局,今年兩會上退休。

楊曉渡並非殘疾人,也無殘聯工作經歷,此次空降鄧朴方的殘聯王國並取而代之,顯然是習近平的一次破常規任命,加上楊曉渡的「反腐」背景,其特殊性自然引來外界關注和猜測。

這些年,北京當局不斷突出習近平思想,一直淡化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政策,也就是俗稱的「去鄧抬習」。因此,習近平與鄧家的恩怨關係也廣為人留意。

中國問題全球研究所所長,日本頂尖的筑波大學名譽教授、理學博士遠藤譽,2021年出版了她調查分析的習近平對鄧小平復仇的研究著作。遠藤譽認為習近平的復仇形式,影響了他推行的國家戰略。

習鄧兩家父輩的政治恩怨

習家與鄧家在父輩時已經積怨。習近平父親習仲勛,多次遭鄧小平政治暗算。

1934年,蔣介石的國民軍對中共紅軍進行圍剿,紅軍不得不向北逃亡。這段歷史被中共美化為「長征」。在走投無路之際,毛澤東聽說有個劉志丹的根據地,於是帶着幾千殘兵剩將到了延安。習仲勛與劉志丹、高崗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領導人。

毛澤東進北京後,高崗、習仲勛、鄧小平等也到北京中央任職。

按照資歷貢獻,西北派的高崗和習仲勛(當時劉志丹早已死)在中共幹部任用中比其他派別有一定的優勢。這也給他們招來了危險。

1954年,高崗在中共開會期間失蹤。幾個月後家屬才知道他被抓了。高崗被打成要謀反的「反黨分子」,沒什麼過硬的確鑿證據。高崗自殺了。

鄧小平因為向毛秘密舉報高崗有「二心」,在高崗被打倒後,他得到毛的提拔,主持中共中央工作。

1962年,小說《劉志丹》在中共幾大報紙上發表。有「中國貝利亞」之稱的康生認為,該小說反黨、為高崗翻案,秘報給毛澤東,說「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是一大發明」。毛看後批示:審查習仲勛等人。此後,習仲勛接受審查,因反黨罪名被關押、遊街、批鬥和監管長達16年之久。

這是中共官方的陳述。而遠藤譽博士調查分析認為,打壓習仲勛的背後主謀是鄧小平。當時的雲南省委書記閻紅彥最早批判舉報習仲勛,閻紅彥和康生都是鄧小平的親密下屬。鄧小平是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總書記,康生做事要先向鄧小平匯報。

有體制內黨史專家透露,習近平認為鄧小平是當年整肅習仲勛的主要責任人。

文革過後,鄧習兩家先後回到了中共機構任職。中共改革開放後,任軍委主席的鄧小平,實際上是中共政權的操盤手。習仲勛在廣東任職期間搞經濟特區試點,得到了鄧小平的支持。

一號太子黨人物鄧朴方此時風頭無兩,身邊聚集了一大批高幹子弟,鄧朴方創立了殘疾人基金會和康華公司,供職的全是高幹子弟。誰都看好了紅二代的「批條子」辦事的能力,以及免稅特權。鄧朴方的「康華」公司財源滾滾,迅猛擴張。美日等外資也紛紛找上門來為其投資貸款。康華成為中國最早最大的「官倒」公司。1989年「六四」學生運動的導火線之一,就是「反官倒」。當時盛傳,鄧朴方的康華公司首當其衝。

習近平不是鄧朴方紅二代圈子裏的人。在太子黨紛紛下海經商的時候,習近平在習仲勛的安排下走上了從政之路。

1990年10月,中共七屆人大委員長會議召開期間,習仲勛還沒有參加完最後一次討論會,就被以「中央批准到南方療養」的名義,外貶到了廣東,被迫退居二線,直到鄧小平死後的1999年他才再次回京。

什麼使鄧小平把習仲勛提前削職了呢?

原來,習仲勛在當年會議期間提出,應該立法保護提不同意見的人。這相當於給人民言論自由。這是鄧小平和權貴階層所不能接受的。這是習仲勛第二次觸怒了鄧小平及其支持者。

早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會議前的政治局會議上,習仲勛與時任總書記的胡耀邦等人反對鄧小平繼續留任中央。習仲勛還發言表示,法治是最佳選擇,「人治」的老路,靠一位偉大領袖發號施令,解決不了體制轉變問題。我們應當堅持依法治國,堅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胡耀邦因此不久後被迫辭職下台,習仲勛也斷送了晉升人大委員長的機會。

1989年,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解體。中國,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北京學生舉行哀悼活動,隨後演變成聲勢浩大的反腐敗、反官倒、為民請願的民主愛國運動。在6月4日,鄧小平下令開槍屠殺要求民主的愛國學生。很長時間都在清算參與、支持者。

鄧小平於1990年3月辭職退休,從垂簾聽政狀態,轉入幕後掌控一切。他把提意見的學生都槍殺了,怎麼能容忍習仲勛要立法保護提不同意見的人呢?

鄧朴方、習近平的名分與路線之爭

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後,在反腐中打掉了「江核心」,確立了「習核心」,不希望別人拿鄧小平來壓自己。

習、鄧兩家矛盾首次公開化事件,是習當局查辦安邦集團創建人、鄧小平外孫女鄧卓芮的夫君吳小暉。

吳小暉因涉嫌參與了2015年6月逼習近平下台的「金融政變」以及到海外大肆巨額併購,惹惱習近平。2018年5月,吳小暉被以集資詐騙罪和職務侵佔罪被判刑18年,800多億(約合120多億美元)財產被沒收。儘管鄧卓芮與吳小暉及時「離婚」,但鄧家仍深受打擊。

習近平與鄧朴方家族更深層的矛盾,是「鄧小平理論」與「習近平思想」的地位之爭。

鄧小平留下的最重要政治遺產,是「改革開放」政策。文革結束後,中共政權面臨嚴重危機,鄧小平被迫改革,試圖在不改變共產制度的前提下,借鑑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提出「韜光養晦」的戰略,也就是不跟西方對抗而發展自己。

習近平大權在握後,強調「習一尊」核心,逐步淡化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否定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戰略。並先後提出「大國外交」、「大國擔當」、「東升西降」等,同時通過「一帶一路」大撒幣,試圖將中共影響力推至全球。

習還與破壞鄧小平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導致中美關係不斷惡化,外資大量撤離。習當局也因此遭到美歐等國高科技圍堵制裁。

鄧小平留下的另一政治遺產是「取消領導終身制」,也被習近平廢除。2018年3月,中共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習近平無限期連任鋪平了道路。

習近平的舉措令很多紅二代反感,也令鄧家的後人非常不滿。鄧朴方找到了一個「敲打」習近平的機會。

2018年9月,在中國殘聯的七大閉幕會上,鄧朴方發表講話,通篇都是「以鄧小平理論為指導」,呼應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沒有提「以習思想為指導」。鄧朴方稱「不倒退,一百年不動搖」,告誡「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分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

鄧朴方是殘聯主席,不講殘聯具體事,而指導國家大政方針,顯然是話裏有話、旁敲側擊。鄧朴方講話一出,立即在海內外引起巨大震動。

習近平不滿鄧小平搶「深圳特區」之功

很快,習近平回應動作來了。

2018年12月,中共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外界關注到明顯的「去鄧抬習」的現象。

深圳「蛇口改革開放博物館」入口處的鄧小平首次「南巡」群雕被撤下,換成了習近平的「金句牆」。北京國家美術館舉辦的紀念改革開放展覽,掛出了一幅習近平之父習仲勛在地圖前「畫圈」、介紹深圳特區的油畫,鄧小平等皆成配角,圍坐聆聽。

習近平這麼做,是要揭真相:深圳經濟特區是習仲勛打造的,不是鄧小平先畫的圈。

1978年習仲勛被「平反」復出後赴廣東任省委書記。他去了逃港潮嚴重的深圳、珠海等地點考察,提出給廣東放權,其中包括在廣東設立經濟特區。他向鄧小平匯報了情況,鄧小平贊同。於是在1979年,廣東按照習仲勛的提議劃出三個經濟特區。習仲勛還給寶安市確定了新名稱叫「深圳」。

廣東的經濟規劃、深圳的發展,是習仲勛一手帶起來的。習仲勛1990年被鄧小平排擠出京後,也幾乎一直住在深圳。深圳是習仲勛的家。

「深圳經濟特區」這個名字是鄧小平定的。鄧小平是支持習仲勛的強大力量。鄧用自己的權威讓中共通過特區政策。1984年,鄧小平首次到深圳特區考察。看到經濟起飛,就推行到沿海城市開放。1992年,鄧小平再次去深圳,發表了南巡講話,用深圳啟動因「六四」大屠殺而中斷的改革開放。

習近平不滿深圳被說成是鄧小平畫了一個圈,掩蓋了習仲勛的貢獻。

太子黨們十分看重自己的紅色血統,骨子裏就是「老子英雄兒好漢」。鄧朴方之所以被紅二代們圍着轉,是因為其父鄧小平是「英雄」。現在,習近平要亮明父親的「英雄」履歷,是證明他習近平是好漢,有十足分量。

習近平主政後,重視延安和深圳,其實他骨子裏是緬懷他的父親。資格最老的延安人是他父親,建設深圳的指路人是他父親。

五年前,鄧朴方叫板習近平要「知道自己的分量」。五年後的今天,習近平去掉鄧朴方的殘聯名譽主席職務,讓鄧朴方沒地方發聲。這也是讓太子黨們知道自己的分量。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秘書王友群博士五年前在評論「去鄧抬習」的現象時,有一段精闢分析,至今仍然適用,他說:「江不靈了,鄧不靈了,鄧、江時代積累下來的各種矛盾在中美貿易戰的國際背景下卻全部爆發出來了,習近平正坐在火山口上。如果習近平能像第一個任期反腐打虎那樣,順天意而行,可能絕處逢生;反之,只能隨中共分崩離析而亡。」

——《人物真相》製作組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17/1966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