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外媒報道埋禍根 李強成習猜忌新目標

中共近日召開工會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本應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全數出席的會議,唯獨李強缺席。時政分析人士認為,這顯然是一種有意的安排,凸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正在逐步排斥李強的新信號。也有分析認為,李強被習近平邊緣化可能與外國媒體發表的兩篇報道密切相關。

中共近日召開工會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本應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全數出席的會議,唯獨李強缺席。時政分析人士認為,這顯然是一種有意的安排,凸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正在逐步排斥李強的新信號。也有分析認為,李強被習近平邊緣化可能與外國媒體發表的兩篇報道密切相關。

中共工會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於10月9日在北京開幕。中共官方媒體稱,習近平趙樂際王滬寧蔡奇丁薛祥李希出席了此會,蔡奇在會上發表致辭。然而,官媒的報道沒有提及中共二號人物、國務院總理李強的名字。另一篇官方報道則稱,缺席會議的李強於10月7日至9日在浙江調研。

中共工會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舉行一次。據過去幾屆會議的官方報道,通常中共中央政治局所有常委都會出席此會,並由主管工會的常委致詞。此次李強缺席引起廣泛關注。

旅美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10月11日在他的自媒體節目中表示,這是李強近況不妙的新信號。

陳破空認為,李強缺席會議非偶然。他說,中共高層安排這些場面上的事情向來「滴水不漏」,會考慮方方面面因素,特別是對外界傳遞的信息和信號。如果中共召開大會,乘專機在北京和浙江兩地之間往返非常方便,李強完全可在10月9日當天出席會議。

「這很顯然是故意安排。」陳破空說,李強在去年中共二十大之後成為黨內二號人物,但習近平並沒有給予他任何實權。

他分析說,很可能是李強上台後,自認為是習近平的親信心腹,因此坦率地表達了自己看法;或許他還是主張要搞改革開放、扶持民營企業、搞地攤經濟和搞好中美關係,但所有這些主張可能最終與習近平的思想不相符。

陳破空說:「李強可能相對比較務實,但卻受到習近平訓斥;可能他對其他一些官員也表達了同情,習近平盛怒之下有可能下決心廢李強。」

他也表示,中共的行事方式通常不會一蹴而就,況且李強的職位太過顯眼,廢除李強將會在國內和國際上引發巨大震動。然而,最近發生的事情似乎表明習近平排斥李強的意圖已經顯現,包括習近平不讓李強主持9月底舉行的中共建政74周年招待會,也不讓李強在會上致辭,此舉打破中共已施行了七十多年的慣例。此外,有關李強家族的貪腐黑料也在海內外的中文網站上廣傳,甚至在國內的微信微博上都出現了,這說明對方來頭不小。

中共近日召開大會,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唯獨李強缺席,凸顯習近平正在逐步排斥李強的新信號。圖為2023年9月28日習近平和李強等常委出席中共建政74周年招待會。(Andy Wong-Pool/Getty Images)

他還認為,可能是在經濟政策、政治路線等各方面存在分歧,導致習近平厭棄李強,認為他不如蔡奇這樣的人得心應手。再加上習近平迷信「有一軍人身帶弓」的古代預言,擔心自己被暗殺死於任上,因此他排斥姓「張」的人和名字帶有「強」字的人。他說,根據這次發出的信號,李強有可能會被換掉。

李強突然失寵的轉折點

李強是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人物,是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本應位高權重,但最近,其失寵的跡象日益明顯。然而在接任總理職務之前,李強實際上就已高調地接管原本應由時任總理李克強負責的工作。

2022年12月15日至16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中共官媒的報道中,李強的名字緊隨李克強之後。報道稱,李克強對來年經濟工作做了部署,李強則作了總結講話。

旅美時政分析人士章天亮10月11日在他的自媒體節目中表示,這表明李強在中共二十大上進入中央後,明顯地受到重視,以致於本應由李克強主導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李強的角色卻顯得更加重要。他說:「所以李克強從二十大之後就已經靠邊站,雖然他還頂着一個總理的名,但是實際上的工作已經被李強接管。」

章天亮表示,實際上,李強的政治站位和政治態度有一個明顯的轉折點。這個轉折點就是在李強成為總理之後,突然之間變得極為低調。在此之前,李強雖然也聽習近平的話,但沒有像現在這樣卑躬屈膝。他成總理後,突然變得卑躬屈膝。

今年3月11日,李強在中共人大會議上接任國務院總理一職。3月14日,李強主持召開上任後的國務院第一次常務會議。他在會上高調吹捧習近平,並強調「國務院首先是政治機關」,必須「講政治」,要做到「兩個確立」「兩個維護」,意即維護習近平核心地位等等。中共國務院被搞成政治機關,與治國理政和經濟工作無關,只講政治。

3月17日,李強主持舉行中共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他強調要堅定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此外,李強在出國訪問時不乘坐專機而坐包機,待遇甚至不如擁有私人飛機的商人。

章天亮說,作為國務院總理,李強實際上需要做一些決策性的工作,但他在召開上任後的第一次國務院會議時把自己擺在一個聽話辦事的位置上。他說:「這時候還沒有蔡奇跟李強爭權的事,也沒有李強家人政商關係被曝光的事,為什麼突然之間李強在當了總理、第一次開會的時候就變得極為低調呢?」他認為,李強的失寵或被習近平邊緣化,可能與幾篇外媒的報道有關。

外媒報道埋李強失寵種子

其中一篇報道是《華爾街日報》在2022年11月4日刊發的題為「中國二把手李強:親商務實還是對黨忠誠?」的文章。

《華爾街日報》稱,李強在國內以親商的實用主義者著稱,不懼突破政策的界限。中共黨內人士認為,李強也是名忠誠的官員,在必要時將有效且積極地執行政府的政策。

文章還稱,一些中國企業家、投資者和學者表示,李強的從政經歷意味着,他可能會對政策調整產生一定的影響,柔和執行習近平的一些強硬的政策。但在重大關鍵問題上,李強選擇與習近平保持一致立場。

章天亮分析道,李強與李克強不同。李克強與習近平不屬於同一派系,因此受打壓;而李強與習近平屬於同一陣營,他的忠誠度不受懷疑,習近平可能會將他的建議當作參考。

他說:「所以關鍵的問題是當時李強的選擇,他認為應該對習近平唯命是從是忠誠,還是告訴習近平真相才是忠誠。《華爾街日報》發表這篇報道的時候還看不太清楚,隨後就發生系列非常重大事件,包括白紙革命,躺平式的放開動態清零,甚至是習近平標誌性的經濟政策和戰狼外交的政策都在回調。」

章天亮認為,路透社在3月3日發表的一篇報道講述了當時即將接任總理職務的李強如何加速結束了習近平的動態清零政策,正是這篇報道打破兩人之間關係。

路透社稱,隨着2022年11月中國各地針對清零政策的空前抗議活動升級,當時剛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二號人物的李強抓住了時機。此前幾周,中共高級官員和醫學專家一直在悄悄制定計劃,以廢除習近平清零政策,並在2022年底前逐步重新開放中國,目標是在2023年3月宣佈恢復正常。文章稱,李強持有比習近平更為緊迫解除清零政策的觀點;是李強突然決定比預期更早啟動重新開放計劃,以努力遏制令中共高層不安的清零和抗議活動造成的經濟損失。

章天亮表示,從路透社這篇報道中可看出,在此決策過程中,李強表現出較為務實態度,他當時認為逆轉習近平的政策對中共更有利,實際上也有助於習近平,因此他做出這一決策,甚至是借力大力地推動習近平結束封控。

「但這裏面立刻出現一個問題,這其實觸犯了習近平大忌,尤其是路透社這篇報道發表之後。」章天亮說,「習近平可能會想,『我的動態清零政策是被李強終結的,我標誌性的經濟政策是被李強終結的,到底是我聽李強的還是李強聽我的,到底我是老大還是你李強是老大。』所以我認為,路透社的報道足以埋下習近平和李強關係破裂的種子。」

章天亮還表示,之後李強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努力修復他與習近平之間關係,並試圖給外界留下他只是習近平政策執行者這種印象。「其實這個印象更多的是做給習近平看的。」他說,「因此李強出國坐包機,十一講話讓習近平致辭,他自己不出面。而這次,李強沒能夠按慣例出席所有政治局常委都出席的工會全國代表大會,就說明習近平和李強之間的關係還遠沒有修復。」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13/1965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