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恆大倒台許家印被抓 其祖墳風水引熱議

作者:

中國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圖為資料照。

*

曾經意氣風發的中國恆大集團董事會主席許家印被抓,有文章形容「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隨後,有關許家印家的祖墳風水,也引發網絡熱議。

今年9月28日,恆大宣佈公司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而許家印的二兒子許騰鶴也被抓,還有恆大的多名高管被查,恆大債務重組也被擱置。

許家印出生在河南農村,是農民出身的鋼廠技工,沒有顯赫的家世。但在中共權貴經濟體系中,他的恆大業務能從深圳迅速擴展到全國,還暴發為中國首富。但從中國首富到中國首負,再鋃鐺入獄,也意味着「恆大帝國」的坍塌。

許家印被抓後,有關許家印家的祖墳風水,引發外界熱議。

陸媒報導,許家的陵園佔地12畝(有說15畝),單是圍牆就高達3米,是個長方形的大院子,灰色的中式大門,正中央是壽安門,兩側門上分別寫着「福壽、安康」,裏面有假山、噴泉、涼亭,門裏門外栽種了很多古樹。

據報,陵園由隸屬於恆大集團派來的4個保安和4個保潔長期看守,每位保安月薪6000多塊(人民幣,下同)。

2016年,許家印找風水大師算了一卦,修了這座超高規格的祖墳。

文章說,民間常有人說,祖墳可建高堂,不可駐高牆。許家印祖墳3米高圍牆,圍那麼嚴實,且方方正正,形似口字,口中栽木,乃困字。用高牆把祖墳圍起來,就成了困龍局。

大陸微信公眾號「燕梳樓」的文章表示,有位大師分析,許家的祖墳是作繭自縛,囚困惡局,必有牢獄之災。具體給出了三條理由:第一,窮要搬家,富不遷墳。意思就是說人要發家了,老宅子最好不要動,祖墳更不能動;

第二,高牆截煞,囚困之局。高牆之木為困,高牆之人為囚,本來好好的上等風水成了困龍之局;

第三,動人祖墳,明堂孤燈。除了不該拉圍牆,也不該建門樓,看起來確實氣派了,但也把後人困死了。還有一點不應該,就是把鄉鄰的祖墳都給遷出去了。不管你給了多少錢,活人同意但死人答應了嗎?

文章說,不管怎麼說,前首富修完祖墳後,真的就坐上了首富寶座。誰知道這成為他最後的高光時刻,從此急轉直下,一潰千里,從財神變成了瘟神。

據說擴建祖墳兩年後,許家印的父親病危,他乘私人飛機回鄉探望。縣裏不知如何安排,便投其所好,請了個算命瞎子博其一樂。誰知瞎子眼瞎心不瞎,摞了句話:「少年燕雀中年凰,晚年一夢成黃梁;安得廣廈千萬間,海花雖大不自由。」許似懂非懂地笑了笑,讓小弟扔了5萬塊錢就走了。

在許家印被抓後,有關「許家印與一個算命瞎子的故事」又在網絡流傳。

故事大意是:2018年,許家印回老家河南周口,當地的某位大佬(官員)為了討好許大老闆,不知道怎麼來安排招待他,就說縣裏有個瞎子算卦特別准,問許家印要不要去試試。

瞎子家住在郊區離縣城並不遠,於是一行人就去拜訪這個瞎子。瞎子先是摸了摸許家印的手,然後又摸了摸許家印的額頭,說了兩句話「你小時候很苦,吃窩頭吃鹹菜;你晚年時候也很苦,還吃窩頭吃鹹菜」。

許家印聽完笑了,沒吭聲,只揮了一下手,助理見狀就給瞎子扔了一個紙袋,裏面裝着5萬塊錢。大佬看見許家印轉身出屋,就責備瞎子收這麼多錢,怎麼不說點好聽的。瞎子用手掂量了一下紙袋說「這錢多嗎?才5萬隻能保他5年。」

三年之後,恆大債務危機被引爆了,又過了兩年,許家印被抓了開始吃窩頭吃鹹菜。

媒體主持人李沐陽在《新聞看點》節目中表示,這個故事的內容不知道是真是假,可能是真的,可能是假的,也可能半真半假。因為許家印坑害了太多的中國百姓,所以人們都盼着他受到應有的懲罰。而且現在「全民審判許家印」的狀況,正是中共所希望出現的,可以轉移人們對一切罪惡根源——中共的唾罵。

許家印之所以能把恆大做成中國地產商的龍頭企業,傳聞他的後台包括江派曾慶紅、曾慶淮兄弟和賈慶林家族。由於恆大在全國開發樓盤,許家印更多的可能是結交下邊省部級的官員。

袁紅冰此前告訴大紀元,許家印和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他是曾家的白手套。這在中國官場許多人都知道,和許家印聯繫的,是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和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曾慶紅本人不可能出面。曾慶淮代表的就是曾慶紅的家族。

中國富商沈棟在《紅色睹盤》一書中披露,許家印也和賈慶林家族關係密切,2011年,他曾陪同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女婿李伯潭,到歐洲遊玩,期間曾考慮過給他們買一艘1億元的遊艇。

袁紅冰認為,許家印的私人企業就是共產黨的白手套,現在經濟危機發生了,他想要通過一些手段,把個人財富轉移到海外,這當然是習近平不能允許的。這是許家印出事的直接原因。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08/1963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