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三退義工:天要滅中共 趕快退出其組織!

作者: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僅僅只是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就被判刑、酷刑,至今已被強制失蹤六年,還有很多調查記者也相繼「被失蹤」或不再發聲。留美學生郭恆倩就說,「他們出於對法律的信仰、信任,去為受到迫害的人辯護,卻不停地被消失,這傳遞給我的信息就是:中國的法律是假的」。

退黨大潮調查紀錄片《四億人的覺醒》9月17日在紐約舉行全球首映式,全場座無虛席。(林丹/退黨中心)

前不久,一位大陸男士接到三退義工的電話,誤以為義工是在「搞政治」。義工耐心地告訴他:中共顛倒是非,迫害善良,引發天怒人怨,必遭天譴。男士在義工入情入理的循循善誘下,終於分清善惡,願意退隊保平安。

勸退是在救人不是在「搞政治」

那天,三退義工郭女士接通一位大陸男士的電話,告訴他:「我們入黨團隊都要發誓,說為黨獻出生命。那一旦應驗的話,對我們可就不好了。」請他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廢除不吉利的誓言。

男士說:「我不相信這些。」

郭女士知道他有所顧慮,問他知不知道2001年天安門自焚案是共產黨栽贓陷害法輪功的?

男士說不知道,還警告郭女士:「宣傳反共產黨的,那不得了,要是在國內,那要(被)抓起來的。」

郭女士請男士分清好壞善惡,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都有人權,無辜被共產黨迫害,還不反迫害嗎?講真話讓人知道事實就叫反黨嗎?並說明天安門自焚案如何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證明是中共造假的。

男士還是固執地說:「不管事情真假,在中國境內地盤上,有人要說共產黨的不是,宣傳對國家不利的……」

郭女士當即告訴他:「黨、國是兩個概念,黨是輪替的,中國是永遠存在的,我們要愛國,不是愛黨。中國五千年文化悠久歷史,我們都是黑頭髮、黑眼珠和黃皮膚,我們都是炎黃子孫,不是馬列子孫。」

「共產黨始祖馬克思年輕時加入撒旦(魔鬼)教,他死後是埋在英國的倫敦高門墓地,邪教舉辦黑色儀式的地方。」

男士說:「不要跟我聊政治。」

郭女士說自己不是搞政治,是在告訴他為什麼要退黨、團、隊。

男士仍然堅持說,這樣做是違法的。

郭女士問他違什麼法?中共無法無天迫害法輪功,公檢法的人都知道這才是違法的,沒有紅頭文件,都是上級打電話,叫下級去執行,再推終身責任制,叫基層執行者自行承擔,一箭雙鵰。

郭女士請男士要當個好人,「好壞分不清的人是個壞人啊!」

男士說自己知道共產黨壞。

郭女士不厭其煩地告訴他:「所有的災難都是衝着共產黨來的。」「天滅中共不是一句口號。」「最可憐就是我們老百姓,老天要懲罰共產黨,我們卻入了黨團隊,我們就要分共產黨一份罪惡了。」

「現在已有超過四億的人三退了,還沒退的人,未來是要在天災人禍中跟着共產黨去的。」「善良的人要趕快早退早平安,未來衝着共產黨來的災難,才會跟我們好人無關。」

男士這才醒悟,明確表示要退隊保平安。

中共歷來顛倒是非視講真話的好人為敵人

據海外媒體報道,中國武漢等地年青學子陸續失蹤,受失蹤學生家長委託發帖曝光三十二大學生失蹤的記者反遭拘留,中共警方闢謠說「武漢失蹤數十大學生」不實,網民指責當局失蹤的沒找到,發帖的抓起來,網帖遭刪,失蹤學生家長也遭到網路控管,更加令網民懷疑到暴利的中國活摘器官市場。

2008年,中國爆發了毒奶粉事件,涉事官員後來又升官發達,而報導黑心事件的記者,卻被官方打壓,踢出新聞圈。

2019年底,武漢出現冠狀病毒病例,李文亮等醫護人員在有限範圍內傳出了這個消息,卻遭到中共當局的打壓,逼迫他們說是造謠,簽署認罪書,在全國電視上對他們進行羞辱,結果錯過控制疫情的黃金時間。之後,又抓捕李澤華、方斌、陳秋實、陳玫、蔡偉等如實報導真相的公民記者和民間調查者。

在中國,信仰「真、善、忍」,做善事、當好人,會被執法人員跟監、拘留、判刑、甚至酷刑致死,風險更高於貪污與重大犯罪。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以遼寧省營口市為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二三年七月二十日,二十四年來,法輪大法學員因為堅持信仰,至少有36人被迫害致死,他們當中有幹部和公務員、教師、工程技術人員、個體經營者、農民企業家、工人、農民等。

僅2021年,共有10,527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跟蹤、毆打、抄家、拘留等各種方式的脅迫,要他們保證不繼續修煉法輪功。共有13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含冤離世。這是民間不完全統計資料,實際數字應該更高。

扣帽子是中共無法無天打擊好人的手段

大紀元報導,中共長期宣傳洗腦使百姓喪失了主動分辨是非善惡的能力,覺得「壞分子」、「階級敵人」就該殺、該打。而這樣一頂帽子就轉移了人們的視線,掩蓋了中共為所欲為的殘暴。

這種「扣帽子」挑起仇恨是中共控制人的手段。在「帽子」下,殘暴無理的鎮壓可以堂而皇之的登場。

回顧中共統治的幾十年,從地富反壞右、資本家、叛徒、內奸、反革命暴徒、邪教份子、反動組織、海外反華勢力……到改革開放後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以致近年來「搞政治」,這些「帽子」導致了8000萬非正常死亡人數、以及無法統計的、無辜的精神或肉體的傷殘。

人們為什麼反感搞政治?正是共產黨通過幾十年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把人搞得對政治反感、恐懼,讓中國人一看到政治這個詞,就聯想到能影響其正常生活的「混亂、陰謀、革命、暴力、屠殺、鎮壓」等。

中共把「政治」這個骯髒的帽子扣到那些想自由生活的人頭上,引起人們互相憎恨和猜疑,最後就成了它怎麼做都是對的。

如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僅僅只是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就被判刑、酷刑,至今已被強制失蹤六年,還有很多調查記者也相繼「被失蹤」或不再發聲。留美學生郭恆倩就說,「他們出於對法律的信仰、信任,去為受到迫害的人辯護,卻不停地被消失,這傳遞給我的信息就是:中國的法律是假的」。

郭恆倩說:「政治學有個原則:沒有約束的權利,一定是惡法,一定是惡權。當權力擴張的時候,就一定會侵犯其他人的權利。當國家公權力擴張時,它侵犯的對象就是普通的公民。」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概括說,中共的法律只不過是「四個工具+一堆廢紙」:升官的工具、發財的工具、整人的工具、騙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廢紙。

王友群博士認為,中共是一個「黨性至上」的黨,就是黨說白的是黑的,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必須跟着說白的是黑的;黨說黑的是白的,所有人也必須跟着說。當黨性與人性發生衝突時,必須高揚黨性,泯滅人性,超越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線。這是1949年中共當政以來一直無法無天的重要原因所在。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22/1957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