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洗腦:毛澤東和後毛時代的中國和世界》導論:洗腦和中共——研究的新突破和新開端

作者:

關於習近平洗腦的新發展,在中國大陸內外廣受歡迎的啟蒙作家和自由思想者徐賁教授還指出:與毛澤東時代一切聽從"最高指示"的命令式宣傳相比,後毛時代的官方宣傳明顯地加強了對政權合法性和正當性的宣傳。今天的政治宣傳更是已經從毛時代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初級形態,變化和發展成為由專家、教授為主打的政策、制度和政治文化宣傳。這是極權主義宣傳的一種更高級形態:"專家宣傳"——­包括他們發揮的智囊、智庫、謀士、顧問、教授、學者、網絡大V等"正能量"角色功能。他們除了在最高層打造出各種"劃時代"的執政合法性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等等——之外,更多地是在馭民政策和專制文化方面貢獻"專家見解"和"專業知識",對公眾施展誘導、說服和矇騙的影響作用。與上述橫向的截面研究不同,史丹福大學的吳國光教授在他的論文〈從洗腦到認知戰:試析中共的宣傳大戰略〉中採取了在長階段歷史(the longue durée)上着眼宏觀制度研究的視角,把中共在不同時代所形成的宣傳大戰略分別概括為:毛時代的洗腦、後毛時代的精緻宣傳和習近平時代的認知戰。但是這三個階段也有着始終如一的特點,即灌、騙、戰,是中共宣傳大戰略的必備因素,從洗腦到認知戰莫不如此;只是,毛式洗腦重在灌,後毛精緻宣傳重在騙,習近平的認知戰重在戰。以多元反抗"灌",以真實反抗"騙",以獨立自由反抗"戰",方能破解中共政權對我們大腦的改造、控制和摧毀。只有當這樣的破解奏效時,中國人才能恢復為大腦功能正常的人,中國才有希望。

歷史的發展總是變幻莫測。曾幾何時,文革結束以後,中共在痛定思痛中亦有所改觀。不幸的是: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毛時代的意識形態和政治政策都發生了大規模的復辟回潮。中共在對中國社會大規模的"洗腦"中使用的工具,不僅有原教旨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更有瘋狂的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這一不幸的回潮不僅發生毛後的中國,還具有當代性和世界性的。2022年2月由普京發動的俄國侵烏戰爭中,竟然出現了俄民眾中有80%以上支持侵略戰爭的現象。即使在民主世界的美國,導致企圖推翻合法選舉結果和民主政府的陰謀論和民粹主義思潮至今還很有市場。在這些非理性的政治運動的背後,我們也不難發現或由政府、或由宗教、政党進行的"洗腦"的痕跡。面對這樣一個世界性的現象,參加這次會議的學者,也盡力進行了有益的探討。

近年來活躍於網絡的獨立學者郭伊萍的論文題為〈意識形態因素在蘇聯後俄國民主轉型失敗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她指出:俄國民主的失敗是一種很經典的失敗,因為俄國民主是不自由的民主。在哈耶克主義自由觀的影響下,葉利欽開始了他在蘇聯解體後的俄國所進行的體制改造,改革的重點被放在了推行經濟私有化上,所謂"最大自由",重點在於給予資本主義以無限自由,如何改造權力腐敗泛濫的蘇聯式政治體制問題被嚴重忽略。普京時代的俄國,社會上犯罪率明顯下降,普京禁止了街上的黑幫,自己卻用黑幫手段統治俄國。在意識形態上,普京用保守主義替代了蘇聯時代的共產主義,他的保守主義思想核心是一種基督教、民族主義和傳統帝國意識的混合物。俄國民主改革失敗經驗給我們帶來的一個重要教訓是:民主政治所需要的自由絕不等同於市場自由或資本主義自由。追求民主自由單憑一腔熱情是遠遠不夠的,民主是一個人類理想,也是一門科學,是一項系統工程,建設民主需要領導者有高超的思想和智慧、有考慮周全的科學性制度設計和法律建設,還需要有來自政府和民間,尤其是政治精英和社會精英們的共同努力,才可能完成。威斯康星大學郭建教授的論文題名為〈陰謀論與覺醒文化:殊途同歸的美國兩極政治〉,直面於近年來眾說紛紜的美國政治。他事先說明:根據我們的親身經歷和由此而來的通常理解,在政治意義上的"洗腦"是自上而下的、強制性的政府行為,而我要討論的美國社會的"洗腦"——一個連官方媒體都不允許存在的國家的"洗腦"——並非強制性的政府行為,而是在民主體制下仍然能夠出現的蠱惑人心的宣傳與教化,是某些個人或群體推銷政治商品的行為,目標在於影響民意,或以自身的政見和意識形態同化大眾(尤其是年輕人)的頭腦。他進一步指出:川普本人是一個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的、自我膨脹到不斷有妄想溢出的商人,以至於政治上的"左"與"右"對他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他與右翼勢力聯手,靠右翼勢力當選和執政,不過是一種偶然。而他搞民粹、蠱惑群眾的本領卻是地道的右翼政客望塵莫及的,以至於共和黨為得到選票而被川普綁架至今。另一方面,郭文也沒有放棄對美國極左派的"覺醒文化"即以膚色為標誌的壓迫者/受害者兩分法、歷史修正主義、政治正確論等等的批判。儘管左右兩極在意識形態上針鋒相對,卻從各自不同的途徑走向現代民主的反面,在顛覆理性、客觀、寬容、自由等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方面,兩者是一致的。而且,兩者從各自不同的側面折射出極權政治的特色。這種相似匪夷所思,卻又十分真切。二十世紀左右兩極的歷史教訓應該能夠成為對當下兩極分化的美國和國際社會的警示。在會議這方面的論文中,美國特拉華州立大學歷史教授程映虹的論文〈法西斯主義新人與共產主義新人:探討思想改造的新視角〉和紐約州尤蒂卡大學政治學教授權准澤博士與人合作的論文〈金正恩的偶像化〉都不僅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角度,還提供了國際政治領域的全新知識。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17/1954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