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這產業熱潮嚇到習!如今重蹈地產行業覆轍盛極而衰;實際破產的西南大省雲南有多慘?

中國這產業熱潮嚇到習!如今重蹈地產行業覆轍盛極而衰;實際破產的西南大省雲南有多慘? 震驚!中國60項改革黃了 習被逼到牆角選項;讓人心驚膽顫目瞪口呆!山西財政竟然搞出潰堤式下滑速度

近期財經大咖蠻族勇士,接連對廣西和福建的經濟數據做了分析,日前有對雲南和山西投資數據、財政數據和工業數據做了梳理後認為,中國第一個實質破產的省份非雲南莫屬。

中國經濟重病難醫治,有學者給習近平指了三條路,其中一條是,轉向消費為主導的經濟,其實十年前,習近平就做了嘗試,但以失敗告終。

中國的電池製造業正在重現鋼鐵、鋁和太陽能電池板等行業的模式,瘋狂擴張後,面臨產能過剩而向歐美傾銷。

中共為挽救房地產行業,接連推出降首付、降存量房貸利率和認房不認貸三記組合拳,不過市場反應冷淡。鄭州市民受害於2015年的棚戶區改造,僅一個區就有5.5萬居民無家可歸。

中國60項改革黃了,習近平的三個選擇

路透」4日發表題為「中國經濟奇蹟的一部分只是海市蜃樓,接下來是現實檢查」的文章稱,2014年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所提出的60項改革任務,目的是調整更適合欠發達國家的陳舊增長模式,然而,大部分改革都毫無進展,經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舊政策,而這些政策只是加劇了中國的巨額債務和工業產能過剩。

英國劍橋大學中華發展教授赫斯特(William Hurst)表示:「短期內存在金融危機或其他程度經濟危機的重大風險,這會給中國政府帶來巨大的社會和政治成本。最終必須進行清算。」

劍橋大學中國發展教授威廉·赫斯特(William Hurst)說:「事情總是慢慢衰落,直到突然崩潰。」

經濟學者說,到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中國已經滿足了其發展水平所需的大部分投資需求。

從那時起,中國的經濟名義上翻了兩番,而總體債務卻增加了九倍。為了保持高增長,中國在2010年代成倍增加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投資,犧牲了家庭消費。

中國經濟繁榮的結束很可能會損害大宗商品出口國的利益,並導致全球通貨緊縮。在國內,它將威脅到數百萬失業畢業生和許多財富被捆綁在房地產上的人的生活水平,從而構成社會動盪風險。

經濟學者認為中國有三種選擇。

一是迅速、痛苦的危機,以註銷債務,抑制過剩的工業產能,化解房地產泡沫;二是一個長達數十年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以犧牲經濟增長為代價,逐步削減這些過剩產能;三是轉向以消費者為主導的模式,進行結構性改革,雖然會帶來一些短痛,但有助於中國更快、更強大地重新崛起。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麗西亞·加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沒有效益的項目堆積的債務越多,資產回報率就越低,尤其是公共投資,這確實意味着中國無法通過增長走出困境。」

第三條道路,即積極轉向新模式,考慮到習近平60項改革的結果,被認為是非常不可能的。

分析人士說,2015年曾發生資本外流恐慌導致股市和人民幣暴跌,並引發官方對具有潛在破壞性的改革的反感,從那以後,這些改革計劃此後幾乎再也沒有被提及。

自那以後,中國在金融市場的重大自由化上打了退堂鼓,而控制國有巨頭和引入全民社會福利的計劃也從未完全實現。

中國第一個實質破產的省份來了!

財經大咖蠻族勇士發文稱,中國第一個實質破產的省份非雲南莫屬。

根據商票網的統計,昆明八大城投頭平台的商票,3月底的逾期金額合計為7790萬元,到了7月底,已經上升到了驚人的8.17億,上升了10倍有餘。地方城投公司連商票都付不起,當然也不可能償付城投債券。至於地方財政部門發行的地方債,當然也處於高度的危險之中。

圖:2023年昆明8家市級城投公司商票逾期餘額變化情況(單位:萬元)

雲南地方債務已經實質性爆雷的情況下,再吹噓紙面數據有多繁榮,已經喪失了現實意義,不如全麵攤牌好了。

首先說我們最重視的投資數據。

全國絕大部分地方統計局都不再發佈投資原始數據,只給百分比數據,雲南也不例外。雲南省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幅為-5.0%,國家統計局數據的增幅為3.8%,全國的真實情況是-10.4%。這裏想強調的是,雲南省統計局直接發佈了一個負值,那麼原始數據情況到底有多慘?

接下來是工業數據。

截止今年5月份,雲南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虧損面高達37.34%,較去年同期增加了5.5個百分點,企業利潤額減少了14.7%,企業虧損額增加了72.3%。也就是說,企業的經營情況在劇烈惡化,虧得一塌糊塗。

接下來看看雲南的財政情況。

2019年的賣地收入依賴度高達43.4%。2020年,雲南省財政總收入3676億元,到2022年下降到了2570億元,兩年的降幅高達30.1%。今年以來,雲南省的賣地收入依然在直線走低,預計前年全年賣地收入低於500億元,只相當於2019年1591億的零頭。

雲南省財政情況追蹤(數據來源:雲南省財政廳。單位:億元)

雲南省的財政收入繼續下降。這就是雲南省的地方債務持續暴雷的原因。

圖:2023年上半年雲南省各項公共財政支出情況

今年上半年,雲南省各項公共財政支出同比壓縮了7.6%,這個比例已經不算低了。注意,幾乎每一項公共服務項目都在壓縮,連社保支出都在壓縮。

總結一下,雲南省地方債暴雷、投資萎縮、工業大面積虧損、房地產萎縮、財政收入大富萎縮、建築業萎縮、就業情況一落千丈,它滿足了破產的所有客觀條件,並且已經喪失了自救能力。如果中央財政不來救援,它就只能癱倒在地。而這樣的省份,當然不會只有雲南一個省。中央來救他們,中央又從哪裏變出錢來救援呢?無非就是無錨印鈔、憑空印錢而已。

山西財政收入令人心驚膽戰

老蠻還分析了山西的財政收入數據。7月份,山西財政公共預算收入250億,同比2022年7月份的341億,劇烈下滑26.6%。在全中國所有省份中,這是最大的公共預算收入月度下滑幅度,令其它省望塵莫及。要知道去年的公共預算收入由於增值稅緩繳等因素,基數偏低,今年的補繳效應又帶來了一大筆收入。

因此今年雖然經濟一塌糊塗,但是全國的財政公共預算收入還是能維持正增速。全國7月份公共預算收入20131億,同比去年7月份的19760億,增幅1.9%。但是山西就是能搞出26.6%的急速下滑,讓人心驚膽戰目瞪口呆。

中國8月地方債發行創新高

今年前8個月地方債發行約6.3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再融資債券約2.6萬億元,同比增長約44%。

財政部數據顯示,今年前7個月地方政府債券到期償還本金約2萬億元,其中發行再融資債券償還本金約1.8萬億元,占償還本金比重約九成。剩餘本金則靠安排財政資金等償還。

此外,今年前8個月,今年新增債券發行約3.7萬億元。其中新增專項債券發行規模突破3萬億元,約3.1萬億元,這佔全年新增專項債額度(3.8萬億元)比重超過八成。

中國又一產業正重蹈房地產行業覆轍盛極而衰

英國金融時報周一(4日)報導,由於預計未來需求激增,中國各地正爭相利用政府補貼,建立電池生產中心。但中國正建造的電池廠,遠遠超出滿足國內電動汽車和電網儲能所需的水平,凸顯巨額國家補貼和銀行貸款不受限制的後

大宗商品研究調查機構CRU Group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電池總產能約為550吉瓦(GW,一單位GW為10億瓦),超出450吉瓦的最終需求。

2023年中國電池總產能預計達到1500吉瓦,足以滿足2200萬輛電動汽車的需求,是實際需求水平(預測為636吉瓦)的2倍多。

該機構的數據顯示,根據建設電池工廠的公告,到2027年,產能過剩水平將激增至中國實際所需產能的近四倍,到2030年達到中國全部汽車保有量純電動化所需產能的2倍。

報導指出,電池生產熱潮已引起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擔憂,他在3月曾警告該行業要注意過度擴張的風險,以及陷入盛衰循環的可能性。中國一些快速成長的行業,包括房地產和太陽能行業,就已經面臨由盛轉衰。

電池行業高管們警告稱,中國電池製造業正在重現鋼鐵、鋁和太陽能電池板等行業的模式,就是受益於國家補貼而佔據全球市場巨大比重,排擠其他國家的競爭。

一位駐中國的西方汽車行業高層主管表示,電池製造商的擴張計劃「完全不現實」,隨着產能過剩問題變得嚴重,更多企業可能會轉向出口,就像太陽能行業一樣,這將加劇中國與西方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

官方救市出大招,「韭菜」不上當,鄭州五萬拆遷戶無家可歸

中國四個一線城市本月起推行「認房不認貸」刺激樓市政策,意味習近平再三強調的「住房不炒」成史話,然而市場反應冷淡,樓市成交低迷,導致部分城市的基建和拆遷戶安置費出現資金鍊斷裂。

隨着上周五(1日)北京市政府出台新規定,執行「認房不認貸」政策,按照新規,購房者只要在北京市沒有住房,無論其此前是否有貸款,都按首套房對待。新措施標誌着為限制炒房而出台的系列限購措施,迄今已在全國範圍被廢棄。

然而,北京樓市依然持續低迷,北京市住建委發佈的8月北京二手房住宅網簽,僅為10960套。而9月2日,北京一手房網簽更是創下了18套的年度第二低值。

而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獲得的最新統計表顯示,在北京市最近一周的2159套成交房中,有1949套成交價低於報價。最高降幅18%;實際成交價高於報價的,僅41套。

圖:北京市最近一周的樓市交易資料顯示,二手房市場直降百萬,甚至降價近300萬拋售的現象已頻繁出現。

一位原縣級政法委書記匿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相關規定的出台,主要是為了促銷救市,但他認為成效不大,市場反應疲軟,主要是目前國內炒房的資本已經套牢,而對住房有剛需的民間群體,絕大多數買不起房。這名官員分析,隨着房地產泡沫爆破,無論是恆大還是碧桂園,即便是萬億債務,明顯資不抵債,但政府因為擔心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也不敢讓他們破產,採取以時間換空間的方式,慢慢地將損失和風險往百姓身上轉移,底層民眾成為被壓榨的「韭菜」。

一名鄭州拆遷戶告訴自由亞洲記者,原市委書記吳天君當年發動運動式大拆大建,民間戲稱其為「一指沒」。隨着現時樓市低迷,這種大規模的拆遷的惡果迅速呈現,大批民眾無房可住,僅鄭州市中原區,就已導致5.5萬人流離失所。

他說:(減少了)差不多有一半吧。名目叫過渡費,從2015年之後拆的這一撥,基本沒有安置。沒有社會資金進來投資。鄭州市的中原區,我做過統計,2015年之後拆的,基本沒有回遷的。至少有5.5萬人流離失所。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07/1951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