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胡錫進玩股票玩兒成了啥樣?(圖)

中國A股股市,開始給胡錫進上課了。

(網絡截圖)

8月21日,胡錫進發佈最新炒股心得,他說,投入30萬元,已經近乎滿倉,目前總浮虧5378元。

另一方面,他也開始給自己——更準確地說是給股民——打氣:「現在應該是股市的低點,即使股市可能繼續下探,但回升到超過現在的點位,遲早會發生。由於我準備長線持有這些股票,我的長期風險很小。」

這樣的論斷,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今年6月,胡錫進殺入股市,成為證券市場的一個熱點事件。當時他發文說,現在是入市好時機,「我要力爭讓自己的炒股收益超過銀行存款的利率」。炒股首日,他賬面上賺了104.78元。

繼李大宵的「嬰兒底」之後的「胡錫進底」,也由此橫空出世。不過,事實證明,這個所謂「胡錫進底」並不牢固,至少不是錫做的,而更像是稀泥糊的。

胡錫進入市的時候,滬指在3200點左右,8月21日跌破了3100點,次日上午,繼續下探……

當時,有人給出了老胡入市歷程猜想:N胡進→C胡進→胡錫進→ST胡進→*ST胡進→胡錫退。還有網友說,咱們的股市是巴菲特進去,巴韭特出來;那麼,會不會胡錫進進去,古易井出來?

當然,目前他離「古易井」還早,但誰也不能保證它不會發生。因為,中國股市專治各種「不服」。

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說,某機構運用智能機械人模擬炒股,最終因巨虧不得不提前結束實驗——近些年來,智能機械人頻頻向人類發起挑戰,在眾多領域所向披靡,甚至令一些人患上了智能機械人恐懼症。但是,在股市面前,它卻節節敗退無招架之力,人類終於在一個領域扳回一局,多少給自己留下了一點顏面。

不過,這一點也不奇怪。人工智能代表的是一種科學與理性,而股市代表的是一種極其複雜、無法精準計算與量化的人性。

作為近代經典力學開山祖師的牛頓無疑是一位牛人,但他在股市面前偏偏「牛」不起來。1720年4月,牛頓投入約7000英鎊購買了英國南海公司的股票,僅兩個月就股價翻番,隨後賣出。但到了7月,股票又繼續增值了8倍,這讓牛頓悔不當初,他隨之決定加大投入,最終巨虧2萬英鎊。

牛頓能夠計算複雜的天體運行軌跡,卻對股市的風雲變幻無計可施。同理,以解釋「複雜中國」見長的胡錫進,也解釋不了股市,更何況是中國A股股市。

但反過來,股市可以解釋胡錫進,以及每一個入局者。

作為股市里目前最著名的一個多頭,有人認為他就是一個「托」。不管是不是,股市很容易讓一個人現出原形。因為,這樣一個真金白銀的廝殺地,雖然從技術上看會有指數失真的時候,會有情緒化的時候,但最終,它呈現的一定是真實的現實,以及真實的人性。

這裏面有各種算計與心機,有誘惑與陷阱,有貪婪與恐懼。

多少人,在行情好的時候,會產生一種錯覺,認為股市就是提款機,上班掙錢沒有意義;多少人,在割肉虧損出局時,發誓今世不再踏足股市半步——可只要行情一旦好轉,又往往抓耳撓腮地尋思着重新殺入。

這世界上像少女守貞一樣守住不炒股諾言的人,不多。所以,股市其實並不太擔心沒有「韭菜」。

當然,股市是一個高風險的投資場所,是一個反覆驗證「一賺二平七賠」的市場,所以,胡錫進也不得不強調他「帶不起什麼節奏,也沒那個義務」——是怕虧損股民拿板磚砸他嗎?

不過他有一點暗示是明確的,那就是,別賭上「身家性命」,「我不會允許自己在股市上冒不可承受的風險」。慣於面面俱到的胡錫進,斷不會給自己留下這樣的話術風險。

事實上,相對於傳言中的年入千萬的胡錫進來說,他投入的30萬元確實只能是「灑灑水」。

再說,他目前浮虧的只是區區5378元,當然,也不排除哪一天浮虧還會有所加大——可他由此收穫的流量、粉絲等收益,比之堪稱幾何倍數。

所以,如果有人因胡錫進炒股虧了錢而嘲笑他,就大錯特錯了。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23/1944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