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鐵飯碗,也保不住了

越來越多的小縣城,開始砸「鐵飯碗」。

據澎湃新聞報道,湖南湘西州古丈縣推進機構編制改革,重點「優化政務服務效能,減輕財政供養壓力」。

在古丈之前,就已經有山西婁煩、河曲、榆社等6縣率先進行機構改革,多個行政部門被撤併精簡,部分事業單位編制被縮減,縮編人數超過千人。

湖南古丈之後,安徽、青海等地迅速跟上,紛紛表示:也有開展人口小縣機構改革試點。

這些城市都有一個明顯的特徵,那就是人口較少,普遍低於20萬,而且都存在共同的難題:財政供養入不敷出,財政支出主要依靠轉移支付;財政供養人員比例欠合理,存在人浮於事的現象等等。比如說,個別袖珍縣城,人口區區幾萬人,財政收入只有數千萬元,但行政機構與事業單位卻多達100多個,財政供養人員更是多達6000多人,給國家財政帶來了巨大負擔。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在全國2000多個縣域單位中,人口在20萬以下的多達400多個。未來,這些人口小縣,除非因為自然條件所限,或者肩負特殊的區域戰略乃至國家安全使命,否則都有可能成為機構改革試點的對象。

這次機構編制改革,絕不是在喊口號,國家已經動真格了。早在今年兩會,就已經通過了「公務員縮編」這項提案,提出中央國家機關人員將被精簡,縮編,比例可達5%,這是歷史上首次提出縮減公務員隊伍,直接導致2類公務員的鐵飯碗不保: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吃空餉的,佔着名額卻不承擔任何工作的公務員。第二類,就是一些存在意義不大的編制崗位,或者是各部門的空編。

隨着人口的減少,城市從大擴張模式,轉向「收縮」模式,部分區、縣因為拆分、合併而「消失」,或許並非危言聳聽。

其實,縮減公務員編制已經討論了很多年了,大家有沒有想過為啥在今年開始正式落地?

因為,2023年我們迎來了一個歷史性的拐點:中國人口負增長。從發達國家的人口增長規律看,人口負增長基本不可逆。總人口減少,需要公共服務的人自然就減少,提供公共服務的人必然也要減少。當然,最重要的是隨着人口流出,城市收縮,人口與財政供養比例嚴重失衡。

說白了,就是老百姓養不起這麼多公務員了。

我們都知道,今年就業形勢並不樂觀,雖說有些學生是帶着情懷與熱情去考公,但是大多數還是為了那份安穩,而想盡辦法爭取鐵飯碗崗位,想着考上公務員就能「躺平」了。為了上岸更是不在乎崗位,各種冷門,偏門都會搶着去報。從今年開始,旱澇保收的公務員鐵飯碗,或許隨着改革一去不復返。

不僅僅只是公務員的鐵飯碗保不住,最近幾年大家打破腦袋擠進教師崗位的飯碗,也會保不住。

邏輯和公務員相似,但情況還略有不同且更加嚴峻。

教師配置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必須按照社會需求的最大量來配置。

2016年我們全面實行二孩政策,當年出生人口的大幅增長達到1723萬,這些小孩現在都到了讀小學的時候。所以,整體上看全國各地都出現義務教育學位預警的現狀,導致教師需求量大增。

加上教師待遇的穩定性,很多年輕人就開始趨之若鶩地考教師編制。

實際上,從2017年開始生育出生人口持續快速下滑,2022年只有956萬,接近少了一半。

入學的人減少,學校也會相應減少,需要的老師當然也要減少。

出生人口進入負增長後第一個受影響的就是學前教育,比如最近《中國新聞周刊》報道,第一輪幼兒園關閉潮已經到來:在一些地方,2021和2022年私立幼兒園將面臨招生困難,少數公立幼兒園也會對招生感到不滿。這種情況不僅發生在北京等一線城市,也發生在山東臨沂等三線城市。

這個影響就像「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樣,接下來受影響的就是義務教育的小學、初中,再到高中和大學。

從現在開始,今明兩年小學老師需求出現峰值後開始下降;6年之後,中學老師需求出現峰值開始下降,10年之後大學老師出現峰值開始下降。

再考慮到人口流出,城市收縮的影響,有些地方教師資源過剩將更加凸顯。隨着這些地方學校的撤併,教了幾年書的你,恐怕只能另謀生路了。

所以,年輕人千萬不要被考公、考教師的潮流給卷了進去。對於絕對多數人來說,你現在有多瘋狂,以後就會有多後悔。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暴財經pr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23/1944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