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這個事,水有點深:村婦與三官員「夜泳溺亡」

夏季是溺水的高峰期,差不多每年夏天都一樣。

湖南婁底雙峰縣杏子鋪鎮石壩村32歲的少婦陳某不會想到,有三個大男人保護着,還都是國家幹部,她居然就把命給丟了。

上游新聞報道,8月6日晚,杏子鋪鎮政府劉某勇、王某文、易某武等3名幹部駕駛一輛越野車,將陳某帶至溪口水庫游泳。陳某溺水後,三個人見死不救,倉皇離去,任由陳命喪水庫。

這個事,水有點深:村婦與三官員「夜泳溺亡」

32歲的少婦陳某

三個男人,劉某勇曾任杏子鋪鎮高速公路指揮部成員,王某文系杏子鋪鎮污水站站長,易某武系杏子鋪鎮移民站站長,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

一個女人,因修高速家裏的水井被污染,認識了劉某勇。初次相見還陌生,再次相見動感情,一來二去情更濃,相約夜裏去游泳。

四人相約夜泳,三加一,三和一,夜晚,野泳,女人溺水,男人跑路,跑了三個男人,丟下一個女人,三跑四剩一,女亡……這是懸疑小說里才會有的細節吧,但實實在在的就發生了。

就是這麼離奇,就是這麼邪乎,就是這麼的不簡單。

這幾名幹部真是夠敬業的,深夜還在陪同人妻加班加點,巡堤查險,消除安全隱患,只是有幾個細節值得關注。

一是,四個人去游泳,究竟是真的去游泳,還是游泳之意不在游,而在乎水中之「擁」也。如果是去游泳,幾個人平時是否有游泳的愛好,有沒有魚翔淺底的本事,如果沒有,帶沒帶救生圈等必要的裝備,保護裝置和安全措施是否到位?如果不會游泳,又不做必要的安全防護,那麼夜泳的目的究竟何在?

二是,如果三名幹部會游泳,在發現陳某溺水之後,為什麼不是主動搶救,而是駕車逃離?如果幾個人不會游泳,按照杏子鋪鎮鎮長朱曉濤的說法,事發時岸上有20多個村民在乘涼,這些村民住在水邊,常年與水打交道,裏面一定有水性好並且有能力下水救人的,三個人為什麼不尋求村民的幫助,而是撒腿跑路,錯失最佳的搶救時間?

三是,既然是四人相約下水游泳,為什麼只有劉某勇和陳某下水了,另外兩個人在岸上看戲?如果約好了游泳,卻不下水,王某文和易某武吃飽了撐的?

四是,從下水到陳某溺水,這中間有多長時間?兩個人是分別游泳,還是相擁游泳?既然是「相約夜遊」,想必各游各的可能性不大,這中間劉某勇對陳某是否做過什麼?陳某溺水前,劉某勇在幹什麼?岸上看戲的兩個人在幹什麼?

五是,杏子鋪鎮鎮長朱曉濤介紹,他們是相約去游泳。關於誰約的誰,說法不一,劉某勇的妻子說是死者陳某主動約其老公劉某勇去游泳,陳某的丈夫說是劉某勇打電話約他的妻子陳某去溪口水庫游泳。這個查看兩個人的通話記錄就能搞明白。

六是,陳某的丈夫和二姐均稱陳某不會游泳,但陳某的二姐又介紹,事發前一天,陳某曾與二姐的兩個小孩在溪口水庫游泳。關於陳某會不會游泳的問題上,陳的家人的說法自相矛盾。

這個事,水有點深:村婦與三官員「夜泳溺亡」

七是,陳某事發當晚出門時跟婆婆說,她和女兒同學的媽媽去游泳。並且,陳某是當晚8點多自己騎摩托車趕到的污水站,然後被三人用越野車帶到溪口水庫。陳某為什麼要對家人說假話?

八是,陳某溺水後,劉某勇等3人為什麼既不救人,也不喊人救人,甚至連報警電話也不打,而是製造假象,回到污水站將陳某的摩托車騎到事發地,然後毀滅證據,把死者的手機和摩托車鑰匙丟進河裏?

泯滅良知,喪盡天良!

這個事,水有點深:村婦與三官員「夜泳溺亡」

救援現場

可憐了陳某,原以為會是一個浪漫之夜,卻不料赴的是一場死亡之約。

可憐了陳某的丈夫,為了能讓妻兒老小過上好一點的生活,在廣東和江蘇兩地跑奔波忙碌,一個多月沒和妻子見面,再見時已是陰陽兩隔。

可憐了陳某的女兒,小小年紀就失去了母愛,這對孩子幼小的心靈是多大的創傷。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賓曰語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14/194057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