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軍受騙空運20名共軍高級將領的背後

作者:
就這樣,靠着對美國人的欺騙,靠着蘇聯主子的幫助,中共在東北大肆搶奪勝利果實,阻撓國軍接收東北,直接挑起了內戰。最初,因抵禦外侮而導致元氣大傷的國民政府,本意是希望避免內戰的,因此對中共的種種作法一忍再忍,甚至通過了「和平未到最後絕望時期,仍不放棄和平」的決策。而最能說明蔣介石真誠希望避免內戰的,是戰後立即開始的民主憲政建設。 然而,毛和中共假和談而真心發動內戰,使中華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為避免內戰所付諸的努力都付之東流。

1945年9月9日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代表中國簽署日本投降協定書。(大紀元

近幾年,隨着中共禍亂世界的內幕不斷被揭開,美歐逐漸從「擁抱熊貓」的夢中醒來,開始將中共視為最大的威脅,並採取對立競爭的態勢,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科技乃至從所有方面脫鈎,共同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擴張。一系列舉措雖然將中共打的是叫苦不迭,但美歐也發現,被中共矇騙的這三十多年中,本國因受到中共滲透,在諸多方面都受到了挑戰。

只能說西方國家是真不長記性,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美國人就曾幾次上了中共的當,甚至還幫了中共的大忙,讓中共最終竊取政權,為禍中國,為害世界。今天就說說美軍受騙的一件往事。

1945年8月25日,在日本宣佈投降後不久,一架美軍運輸機運載着20名共軍高級將領,從延安飛到了華北共軍根據地,這些將領是陳毅劉伯承鄧小平林彪、陳錫聯、陳賡、薄一波、陳再道、張繼春、滕代遠、楊得志、宋時輪、王近山、蕭勁光、鄧華、鄧克明、傅秋濤、李天佑、聶鶴亭和江華。他們皆是當時中共軍隊中重量級的人物,或是軍區司令、副司令、政委,或是軍長等,可以說囊括了晉冀魯豫、東北、華中三大戰略區的主將。其中的3人在中共篡政後被晉升為元帥,十幾人獲得中將以上軍銜,而鄧小平更是成為繼老毛之後的又一代「核心」。

不過,當時的美軍並不知道這些人的真實身份,美軍高層也不知道下屬的行為,而當時的美軍只是出於人情往來,以為幫了中共一個小忙而已。事後美軍才知曉,這一被中共迄今津津樂道的美軍上當之舉,實則幫了中共的大忙。這背後有着怎樣的故事呢?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9月2日,在東京灣的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日本代表在投降書上簽字。中華民國政府亦派代表出席了日本投降儀式,並在其投降書上簽了字。根據盟軍最高統帥、美國將軍麥克阿瑟所劃受降地區的規定,中國戰區受降範圍為中華民國、中國台灣和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中國東北由蘇俄受降。

因為中華民國是全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而且正是在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下,中國人民進行了十四年堅苦卓絕的對日持久抗戰,為抗戰付出了重大的犧牲,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這也是為什麼只有中華民國政府才有對日受降權和對日受降的指揮權。凡屬於中華民國的任何地方政府和軍隊,均只能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統一指揮下才擁有對日受降的權力。

因此,中華民國政府及其所隸屬的抗日軍隊不僅在名義上,而且在實際上,擁有代表全體中國人民對日本的受降權。中華民國政府在指揮和接受對日受降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上是毫無疑問的。

然而,當時偏安在西北的通過抗戰得以養精蓄銳的中共,早已不顧什麼道義,也根本不考慮人民正在期盼和平的中共,開始迫不及待地準備奪取抗戰的勝利果實,並與國民黨奪權,首先就是強行奪取對日的受降權,其要求中共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和華南各抗日游擊隊接受日軍、偽軍投降,並將其視為理所當然。

如8月9日夜,當延安獲悉日本投降和蘇聯對日宣戰的消息後,毛澤東立即向中共軍隊發出了對日軍「實行廣泛進軍」的命令。8月10日夜至8月11日下午的18小時內,毛向中共軍隊連續發出了七道命令,其用心竟是「立即發動二十萬大軍以奪取中原」。

為此,毛還命令各地中共軍隊,要強行對日受降,強行阻撓政府軍受降,強行「佔據及破壞全國各地交通要道」,「收繳日軍武裝」,並「將反抗的中國人當漢奸處分」,同時以「中國解放區抗日軍總司令」的名義,擅自指定受降地點,命令日軍司令岡村寧次向中共軍隊投降。

事實上,中共根本不具備單獨對日受降的權利。首先,其在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就已經宣佈其政權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管轄下的「地方政府」,並為中華民國政府所接受。其軍隊亦為國民革命軍之一部,番號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和「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

其次,中共在八年全面抗戰中堅持假抗戰和真擴張的陰謀抗戰策略,早已使他們在道義上和在實際上,完全喪失了自己原來所具有的、在中華民國政府及其軍事委員會指揮下的對日受降權了。

正因為如此,在日本宣佈投降之際,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為避免中共乘機叛亂,特別在他有關對日受降的命令中,「警告轄區敵軍,除接受(中國)政府指定之軍事長官的命令之外,不得向任何人投降繳械」,同時向全國各部隊發出了「應就原地駐防待命」的命令。

8月11日,蔣介石還就此項命令致電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在今作戰地區境內之部隊,應接受各該戰區司令長官之管轄。」而朱德在接到蔣介石關於由政府統一籌劃受降的命令後,竟公然回電反駁,稱蔣的命令是「完全錯誤」的,甚至威脅說:「如果你不公開承認你犯的錯誤,並公開撤回你這個錯誤的命令,我便徹底反對你的命令。」其流氓嘴臉可見一斑。

更可恥的是,8月13日,毛在為新華社所寫的社論中顛倒黑白的說:「我們要向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民宣佈:重慶統帥部,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和中國真正抗日的軍隊。中國解放軍抗日軍隊在朱德總司令指揮之下,直接派遣他的代表參加四大盟國接受日本投降和軍事管理日本的權利。要不是這樣做,中國人民將認為是很不恰當的。」同日,毛在中共內部講話中稱「內戰的危險是十分嚴重的,因為蔣介石的方針已經定了」。

8月23日,國民政府總司令何應欽致信日軍司令岡村寧次,要求其所屬各部「應立即在各自之原駐地及指定地點待命,非蔣委員長或本司令指定之部隊指揮官,不得解除日本陸海空軍之投降武裝及交出佔領地區以及分讓物資。」日軍當即提出共軍想通過武力強行解除日軍武裝、日軍自衛之事,何應欽的答覆是:「除受命於何應欽總司令者外,可一律視為土匪,日本軍對他們即使採取自衛行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句話,日軍的投降對象只能是國民政府軍。

此時的幾百萬國軍也將在美軍飛機、軍艦等現代化交通工具的幫助下,從大西南被運往前線和日佔區。毛和中共自然很着急,因為無恥的中共高層意識到,此時趁亂奪權和佔領更多地盤是再好不過的了,而一大關鍵是需要將在延安養精蓄銳、具備指揮才能的共軍高級將領,運送到關鍵的華北、華東和東北地區前線。這些將領是在1943年回到延安參加整風運動的,之後留在了延安。

對於沒有任何現代化交通工具的中共高級將領而言,如果按照騎馬加步行的速度,他們不僅要經過黃土高原和黃河等兇險的自然環境,還需要通過國軍的封鎖。從延安趕往華南、東北、華東至少需要兩到六個月時間,這當然會影響奪權和佔領地盤的計劃,於是毛和葉劍英想到了利用美軍飛機,實現自己的目的,即便內心有些擔心這些將領的安全。

那麼,美軍為何會上當呢?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出於打敗日本的戰略需要,開始關注中國除國民政府之外的另一股力量:中共。加之美國左翼記者斯諾、史沫特萊撰寫的多篇讚揚中共的文章、書籍,以及毛和中共不斷高讚美國民主,甚至高呼「美國萬歲」的宣傳伎倆,誤導了西方政界乃至民眾對中共的印象,美國政府根本沒有認清中共的本質,反而對其抱有好感,並在處理對華事務時要求蔣介石要聯合中共抗日,好像中共不抗日是蔣的政策所致。

1944年7月,美軍還派出觀察組成員來到延安,了解中共實力及其在對日反攻中的作用,探詢日後美國與中共合作的可能性,同時為共軍提供了一些聯絡設備和武器裝備。駐華美軍司令部上校包瑞德任觀察組組長,美國駐華大使秘書謝偉思、易登等人同行。抗戰結束後,觀察組成員陸續離開延安,直到1947年4月,中共暴露醜惡嘴臉掀起「反美」風潮,延安的美方軍事人員才全部撤走。

就在1944年的10月,美軍派出一批轟炸機轟炸日軍在山西太原修建的兵工廠,一架美軍轟炸機被日機擊中,美軍飛行員跳傘逃生,後被中共搜救人員找到。美軍飛行員建議中共在空中看到的一處開闊地帶建一個機場,方便運輸一些物資,方便降落。美軍看到的那個開闊地帶是中共根據地長寧村,離延安三百多公里。

中共高層研究後,很快同意。不久,一座長3千米,寬30餘米的極簡機場在長寧村被修建完成。跑道由黃土構成,跑道四周種滿了莊稼,每次飛機起飛降落時,都有共軍戰士點燃篝火進行導航測距,當飛機起飛後,戰士們再清理現場。此後,美軍觀察組飛機可以在這個簡易機場降落、起飛。

如今,在如何利用美軍飛機運送中共20名高級將領到前線之事上,毛讓負責與美軍觀察組打交道的八路軍參謀長葉劍英具體安排。葉劍英於是致電包瑞德道:「我們這裏有些同志想要趕往太行山區,與久未重逢的家人見一面,能夠借用你們的運輸機送他們一程?」至於這些「同志」姓名、身份則略而不談。

對葉劍英印象不錯、內心也感謝共軍修建了機場的包瑞德,大概認為這是小事一樁,也沒有詳細詢問這些人的身份,更沒有向了解美國官方政策的上級請示,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葉劍英的請求。於是就有了開頭一幕。

據說為了保證乘機人員的安全,中共嚴格保密,沒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一個人的姓名、級別。而鄧小平等人一直到8月25日凌晨才知曉自己將要在上午9點前往延安機場集合,上級還明令禁止他們告訴任何人此行計劃,只能自己攜帶行李前來。葉劍英親自在機場進行安全檢查,乘坐飛機的每個將領身上也都裝備着為預防不測應急使用的降落傘及武器。如果不是心中有鬼,何不大大方方坦言相告美軍呢?這說明中共內心早就不安分了。

上飛機前,陳毅提議合影留念,說是以防萬一。因為20人中無人懂英文,所以負責與美軍聯絡的翻譯科科長黃華成為第21名乘客,機上有4名美軍。據黨史資料透露,這20名共軍將領中有人在飛行途中感概說:「想不到打了這麼多年仗,今天第一次坐上飛機,而且還是美國人的飛機,真是稀罕事,不過他這個艙門關不上,就像我這個漏風的牙齒一樣,哈哈哈!」

在飛行4個多小時後,關不上艙門的美軍飛機將21人送到了太行山區的長寧機場,並安全落地。太行軍區司令員李達立即發電報給毛,毛這才鬆了一口氣。

而被送到太行山區的這20名共軍高級將領在短暫休息後,立即趕赴各自戰區,將各根據地和游擊隊集結起來,準備與國軍開戰。如劉伯承和鄧小平趕往駐紮在河北邯鄲涉縣的八路軍129師司令部,薄一波、陳賡、陳錫聯、陳再道等留駐晉冀魯豫根據地,陳毅趕往華東戰區,林彪前往東北戰區。

正是這次空運,使中共本來至少需要兩個月艱苦的運送任務,在半天之內即告完成,其時間甚至比美軍開始空運國軍先遣人員去接受日、偽軍的投降,還早了一天。

據中共黨史文章稱,蔣介石得知美軍空運名單後,氣得渾身發抖,怒喊道:「共產黨實在是太狡猾,我們錯失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消滅敵人的機會!」是啊,如果這20人死於空難,中國的歷史說不上真的會被改寫。

而這些中共將領及時到達戰區,集結兵力,爭分奪秒與國民政府搶奪多地的受降權,對國軍顯然是不利的。如在重慶談判期間的1945年9月10日,劉鄧就組織了山西上黨戰役,重創正接受日偽投降的國軍閻錫山部。9月11日,抗日名將馬占山的東北挺進軍由綏遠進至察哈爾受降時,竟被中共軍隊圍殲三千餘人。10月17日,中共又開始調動軍隊,對歸綏的傅作義部展開包圍……

中共除於察哈爾、河北、山西、山東、蘇北等地強行對日受降以外,還曾對三萬拒絕向中共投降的日軍實行進攻、包圍和繳械,對日寇打了一場八年來從來沒有打過的「大戰和運動仗」,獲得了從未有過的「抗日戰果」。

而毛在蘇聯的命令和國內的輿論下,於1945年8月26日,也就是美軍機將20名共軍將領送往前線後的次日,赴重慶談判。10月10日,國共雙方在重慶簽署了《會談紀要》,也稱《雙十協定》。從達成的十二方面協議來看,關於「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和「承認國民黨、共產黨及一切黨派在法律面前同有平等合法地位」的協定條文,在事實上具有巨大的進步意義。

然而,毛在和談結束剛剛回到延安時,馬上就向軍隊發出了「立即向蔣管區發動進攻」的命令,公開破壞《雙十協定》。還是他自己說得好:「這一次我們去得好,擊破了國民黨說共產黨不要和平、不要團結的謠言。」這才是毛的真心話,因為他要欺騙國人和美國人的目的達到了。

在共軍20名高級將領以及千餘名幹部進入東北、華北後,中共又在蘇聯的默許和暗中幫助下,將數十萬軍隊開入了東北,蘇聯還將從東北百萬日軍所獲得的武器給了中共軍隊。

就這樣,靠着對美國人的欺騙,靠着蘇聯主子的幫助,中共在東北大肆搶奪勝利果實,阻撓國軍接收東北,直接挑起了內戰。最初,因抵禦外侮而導致元氣大傷的國民政府,本意是希望避免內戰的,因此對中共的種種作法一忍再忍,甚至通過了「和平未到最後絕望時期,仍不放棄和平」的決策。而最能說明蔣介石真誠希望避免內戰的,是戰後立即開始的民主憲政建設。

然而,毛和中共假和談而真心發動內戰,使中華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為避免內戰所付諸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中華大地上烽煙再起,中共趁機竊取了政權,為禍中國迄今。而美國人當年的無意之舉,在中共竊國的這段歷史中究竟該如何評價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12/1939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