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廣宇:懶政之惡

作者:

前段時間鼠頭鴨脖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官方第一時間發出通告稱經過鑑定那就是鴨脖,後來在輿論的壓力下官方又自我打臉改稱那塊「鴨脖」確為鼠頭,算是最終給出了符合民意的交代。為什麼第一份官方通告會給出如此荒謬的結論?當然可能是對涉事單位的故意包庇,但還有另一種原因可能性也很高,就是官方對於學生這一弱勢群體的任何訴求都習慣性地反對或無視,不管訴求是否合理。

類似的現象在中國學校是頻繁發生的。即使是數一數二的重點大學,學生們對於宿舍條件、食堂衛生和價格、對留學生的不合理優待等問題也會有許多不滿,但校方幾乎從不解決實際問題,而是一味的壓制言論和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比如有學生在群內倡議罷餐抵制某食堂,那麼最後被處理的一定是這個學生而非有問題的食堂。對弱勢群體的欺壓就是懶政的表現,因為壓制弱勢群體的訴求比解決訴求要容易得多,儘管解決問題是官方的責任。

在社會上也是如此,各級政府和部門掛着為人民服務的牌子,可是在人民需要其服務時卻百般推脫,設置重重障礙。丟了手機電腦,到派出所立案都難。哪怕是丟了孩子也無法讓中共公安部門認真辦案,絕大多數都是找不回來的。老百姓要找有關單位辦點事情開個證明,工作人員那個臉色讓人覺得全世界都欠了他的,事情能踢皮球不辦就絕對不辦,不然也要找碴說資料不齊全讓你跑上三四趟。當老百姓的利益受損,比如買到了爛尾樓,當局不是去解決開發商和銀行等責任單位,而是打壓購房者的維權行為,並強迫他們繼續還清貸款。類似的現象想必人人都有耳聞或親身經歷。

執政者不去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和承擔應盡的責任就是懶政。長期的懶政必然引起社會功能和秩序的失調。訴求得不到解決、問題不斷積累使得百姓對政府充滿積怨,量大到引起質變就會導致社會動盪。持續的懶政必現惡果,即使執政者的初心並非行惡,而只是嫌麻煩而已。

懶政的根源是道德敗壞而非意識形態。中共也聲稱官員為人民服務,也把玩忽職守定為一種罪行,可見其本意也是不支持懶政的。其它意識形態的國家,包括宣揚自由民主的社會也不乏懶政的個例。但總體上講,共產黨這種集權獨裁體制之下更容易誘發懶政,甚至於出現全社會系統性的懶政,這是與其意識形態下的制度缺陷分不開的。

一個理想的社會要有合理的制度結構和能夠使其正常運作的官僚系統,需要體制內的每一個人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在其位,謀其政,不徇私,不枉法,這是掌權者最基本的社會責任和道德品質。是為百姓服務的窗口,就儘量提供合理高效的服務,不推脫不煩躁,從百姓的角度着想,讓他們少跑幾趟就能解決實際問題;是警察就在資源能力範圍之內儘量維持治安,主動採取措施防範犯罪,認真公平對待每一個案件並儘可能解決;是城市的管理者就應當以市民的利益優先來規劃基礎建設和機構配置……不必強求像諸葛亮那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但最基本的恪盡職守還是得做到吧。只要做到這些社會就能夠正常運轉,而且對一些小的缺陷也有自我修復癒合的能力。比如說社會中出現新情況由於制度漏洞沒有具體部門負責管理,當百姓將問題反映到相關部門後,他們如果在自己職權範圍內確實無法解決,那也應當向上級反應最終填補漏洞。

做好自己的工作本來是每個人的本分,但道德敗壞後以私利為重的人連這一點也無法做到。體制內的工作做多做少做好做壞都不影響個人利益仕途,那麼乾脆躺平擺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百姓辦事多麻煩多累啊,能推就推,能拖就拖。不在自己職權範圍之內的一概踢皮球,反正不歸我管也不知道誰能管;實在推不掉的也各種找茬,少了一份材料漏了一個證明,把人糊弄走了自己落得清閒。警察辦案多累多辛苦啊,有限的經費還得應付上面的差事,普通老百姓報的小案子就打發了事,能不立案就不立案省得影響破案率。什麼鴨脖裏面出現鼠頭,又不是吃了會死,就這幫學生名堂多,也不考慮社會影響,這要是坐實了食堂衛生問題的話監管機構得多多少麻煩事啊,不如直接宣稱鑑定結果就是鴨脖銷案了事……

私德有虧者掌權後會行懶政甚至惡政(以權謀私),無分古今中外。中國古代取士的方法最重德行操守,舉孝廉,科舉考試的範圍也是四書五經儒家思想,目地就是讓有德者居高位來維持社會穩定和健康發展。這種方法不能說絕對有效,但多數時間還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維持官場風氣,抑制懶政惡政的出現。現代西方的做法則是在制度上進行權力分散(三權分立)交互監督,同時用民主選舉制度保證當權者的私利與選民的利益一致。當然西方制度也並非完美,機構冗餘導致行政成本增加效率降低,民主制度又會導致政客一味討好選民而在政策制定上短視和偏頗。在現代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情況又如何呢?

由於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缺陷,凡是共產黨治下的社會都會出現理論和實際不吻合的情況。宗教迫害和信仰鉗制下人們失去了對神的信仰和無私向善的行為準則。「美好的」共產主義社會遙遙無期,失去夢想的民眾必然追逐當世的私利和物質享受,共產黨的官員們也不例外。進入體制就是為了鐵飯碗和福利待遇,甚至當官就是為了貪污腐敗都成了小朋友的夢想,這是畸形思想下全社會範圍內的道德下滑。而共產黨的獨裁統治又缺乏民主和三權分立的監督制度,這就使得官僚機構中的懶政現象普遍存在。更糟糕的是中共統治從上到下口是心非,宣傳一套實際執行又是另一套,潛規則盛行,基層人員如果嚴格做好表面的本職工作甚至可能和上級意圖相衝突。比如上級要抗疫清零,要求百姓居家不得外出,小區設置路障,樓房門洞焊死,作為消防部門要不要違抗上命保障消防通道呢?懶政瀆職無非百姓遭殃,違旨抗命那可是大逆不道,孰輕孰重這幫人精們可是門兒清。這樣的道德環境,這樣的制度結構,懶政惡政必然是普遍全面的現象。

縱然懶政並非直接作惡,但泛濫日久也無異惡政甚至暴政。比如鼠頭鴨脖事件,若監管部門為了省事就包庇食堂聽之任之,那麼不但該食堂將有恃無恐,社會上其它學校食堂和食品行業也會有樣學樣,最終劣幣驅除良幣,行業糜爛,整個社會受害。類似的事例在中國發生過何止百千次?千里之堤尚且潰於蟻穴,何況朽木上蛀蟲遍佈,豈有不倒之理?防腐靠制度,但要從根本上解決道德問題只能靠信仰。信仰缺失,制度建設又跟不上的中共政權將何去何從?基層不辦實事也無法將民意向上傳達,高層脫離民意胡亂指揮更加導致基層無法辦理實事,這是惡性循環。社會就像一個有機的生命體,機體的健康有賴每個細胞的分工合作。若是某些細胞只顧搶奪養料自身生長,那就會成為癌症腫瘤,若不切除將有性命之憂。中共不正是中國社會中趴在百姓身上吸血的腫瘤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706/1923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