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梁京:俄國兵變意義重大

作者: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西方情報部門早就料到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與俄國軍方上層的矛盾會引發嚴重衝突,但此次瓦格納集團兵變過程還是讓這些長期研究俄國的情報專家十分驚訝,最意外的,是衝突的血腥程度遠比他們預料的要低。如果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也就是說,此次兵變的前因後果,與歷史上俄國的權力博弈有許多相似之處,但畢竟今天的世界已經有了過去所沒有的「文明」約束。

問題是,如何理解當今世界對人類血腥權鬥的「文明」約束,是人性變好了嗎?是道德水準普遍提高了嗎?當然都不是。這種「文明」約束來自這樣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局部地區的大規模殺戮,尤其是大國內部的殺戮,可以很快就演變成整個人類的滅頂之災。因此,此次瓦格納集團發動兵變,反普京的西方國家沒有任何火中取栗的心態,而是嚴防俄國內亂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全球後果。最驚人的發展,不是普京像歷代沙皇那樣下令無情鎮壓,而是他的命令竟然沒有得到有效執行,從而讓瓦格納部隊長驅直入,逼近莫斯科。可以想像,如果沒有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的即時和有效的干預,大規模的流血幾乎不可避免。

盧卡申科為什麼要干預?他為什麼能有效干預?俄國軍警為什麼沒有對叛軍斷然鎮壓?可以有很多解釋,包括對普京發動這場不義之戰的不滿,但我相信一個具有決定性的因素,那就是包括普京在內,都意識到了殺戮一旦開始,後果很難控制。

坦率地說,普京和習近平之所以能綁架俄中兩個大國人民的身份尊嚴,推動各種倒行逆施,就是看準了西方怕流血,不敢像歷史上那樣強行干預。此次瓦格納兵變的重大意義就在於,這個事變表明獨裁者倒行逆施帶來的內部危機,並不像他們自信的那樣容易控制,而是恰恰相反。可以說,盧卡申科這次促成普京與普里戈任達成交易,是對整個世界穩定的一大貢獻。

在慶幸這個有偶然性的發展之餘,世界不得不更加清醒地面對這樣一個嚴峻的事實,那就是俄中兩國獨裁者帶來的危機和災難,不可能指望普京和習近平自己去收場,甚至不可能指望這兩國內部的政治過程去收場。這正是美國和西方陣營越來越無法迴避的難題和挑戰。對於這個難題和挑戰,沒有萬全之策,而只有靠加強一切理智尚存的國家之間的團結,審時度勢,相機行事。

在這個意義上,俄國兵變為支持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秩序的各個國家和各種力量,提供了寶貴的信息,也提供了重要的時間窗口。這是因為俄國兵變震撼了普京的貼心夥伴習近平,有可能迫使習近平的中國進行調整,從而給美國和整個世界更多的機會和時間,協調應對更大危機,特別是應對中國危機全面爆發帶來的挑戰。習近平會不會因俄國兵變失敗而對普京的俄國伸出更有力的援手呢?我認為這種可能性相當大,但對美國和西方來說,不一定是壞事,因為習近平這樣做意味着推遲台海之戰的時間表。美國和西方確實還需要一段時間來理清思路,形成一套比較自洽和完整的內政和外交策略,就像二戰初的羅斯福一樣,讓兩個法西斯國家的惡行來促成內部團結一致。也就是說,俄國兵變最積極的意義,就在於在重要的歷史關頭,這個事變堅定了世界正義一方的信心和團結。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28/1920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