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政治局會議朱德挨鬥

—中共罪行錄之一百三十六

作者:

1966年5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一直被認為是文化大革命正式發動的標誌。在這個會上,中共政治局在五月十六日以全票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即五·一六通知),後被稱為文化大革命「綱領性的文件」。兩天後,林彪在會上又發表了他那個著名的、後被稱為「政變經」的五·一八講話。五月二十三日,中共政治局又一次全票通過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正式撤銷了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四人的全部職務。

在5月23日的會議上,朱德因為對批判彭、羅、陸、楊持消極態度而被責令作檢討,接着參會者又對朱德進行了嚴歷批判。

中共中央的檔案館裏,有一份標號為「19660523」的會議記錄,記錄了與會者的發言。

朱德:我過去的錯誤已經作過兩次檢查,第一次是在高饒問題發生以後,我在會上作了檢討。第二次是彭德懷問題發生後,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作了檢討,那次檢討比較長一點。

朱德接着又講了他過去的錯誤,即二十年代井岡山上的問題和紅軍第四軍「七大」的問題。張鼎丞、林彪、陳毅周恩來先後發言和插話。

林彪:彭德懷原來就是聯合這個,聯合那個,犯了這個錯誤又犯了那個錯誤,都是為了個人野心。對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必須徹底揭發鬥爭到底把他搞臭,否則不行。這樣做對你對黨都有好處,這樣,你才可能改好,否則不可能。廬山會議揭發出來這個問題,解決這個問題,是一個很大的勝利。消滅黨的一個最大的隱患。主席幾次講黨有可能分裂,實際就指彭德懷--朱德。廬山會議也考慮到是否要徹底揭開,權衡利害,認為應該堅決揭開,消滅這一隱患,否則會繼續發展,萬一主席到百年之後,就會出現更大的問題。現在揭開,展開堅決鬥爭,保衛總路線,教育全黨,鞏固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這是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利益之所在。要揭發鬥爭到底,你改也好,不改也好。當然我們是希望你改的。

朱德你是有野心的,你檢討得很不夠。有人當是他自己檢討的,不是的!是黨中央決定讓他脫褲子的,不檢討不行。你們是不知道的,陳毅批評他的並不過分。他也不服毛主席,他想當領袖。高崗事情,他也主張輪流,想當主席,自己本事行嗎?

你一天都沒做過總司令,南昌起義後,是無政府,亂走,是陳毅指揮到井岡山的;遵義會議前是李德指揮;以後是毛主席指揮;抗戰時期在前方×指揮(按:也不是朱德指揮)。解放戰爭是主席指揮。你是不行的,但自以為還行。你脫離指揮,下井岡山向南打,三個營損失二個,打敗仗無辦法,還是主席接你回來的。

接着林彪又把問題引導到彭羅陸楊問題上來,說:去年羅瑞卿問題發生以後,在上海會議上他(指朱德)還講,不能講毛澤東思想是世界馬列主義的頂峰,頂峰還會發展嗎?大概頂峰不是毛主席,而是你朱德自己,或者是赫魯曉夫

陳毅:朱德我要問你:你是不是要搞政變?

朱德:搞政變我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這個膽量。

陳毅:我看你是要黃袍加身,當皇帝。你還大力讚揚赫魯曉夫。你野心非常大。

烏蘭夫:更奇怪的是他(指朱德)還說,人蓋棺了是不能定論的。我們講赫魯曉夫反對斯大林是錯誤的,是修正主義的。他說,咱們同蘇聯還是要搞好,他也離不開我們。

薄一波:朱老總經常講蘭花。他說,自古以來,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種蘭花。

朱德:說到現在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我對於我們這個班子總是愛護的,總是希望它永遠支持下去。」

周恩來:反對毛主席我都領導過。寧都會議也是我領導的。雖然弼時同志從後方來了,因為我把毛主席的政治委員代替了嘛。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錯誤和罪惡。王明路線我也犯了,四中全會我也參加了。所以我最大的過錯是1931年到1935年遵義會議這四年之長。這是我一生最痛心的事。然後洛川會議,然後王明回來。1937年底到1938年武漢時代,這都是路線性質的嚴重錯誤。當然還有其他錯誤。解放後還犯過反冒進錯誤等等。這幾件事都是朱德同志一起嘛。

至於朱德同志的帳那就更多了。從井岡山一直打到梅縣,都是盲動主義,軍閥主義,流寇主義。然後是立三路線,你也犯了。然後是王明路線四年,然後又是洛川會議。那時王明沒有回來,那還不是反對毛主席,你沒有領導?然後王明回來。第二次王明路線一直到六中全會,以後還有一些「殘餘」。幾十年歷史,朱德同志跟張國燾鬥爭,前一半應歸功於劉伯承同志的推動。如果沒有劉伯承同志在那裏,黃袍加身,你頂得住嗎?後一半是賀龍同志,弼時同志,關向應同志的共同推動,才北上了。如果沒有這些,你甚至滑到河西去了。「解放」以後,那多了。毛主席常說,高饒彭黃的事,你都沾過邊嘛。你到處發表意見,是一個危險的事。……我們不放心,常委中有這樣一個定時炸彈,毛主席也擔心。毛主席說過,你就是跑龍套,可是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所以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南昌起義,就是有錯誤嘛。我當着資產階級國家的元首尼雷爾的面說:南昌起義,我有錯誤。他聽了很為驚奇:你還有錯誤?那時錯誤嘛,城市觀點嘛。所以,今天我把我對你(朱德)的不滿告訴大家,希望你們大家監督。

從上述記錄稿的開卷說明中來看,批鬥的直接起因是朱德「因為對批判彭羅陸楊持消極態度而被責令作檢討」。這說明兩個問題:一是所有的與會者,包括後來被打成彭羅陸楊「黑後台」的劉少奇鄧小平,都對這一冤案的態度要比朱德無情堅決的多。這正說明了中共黨內鬥爭的毫無人性人情的醜陋風氣:只要某人一「出事」,不管他是誰,不管是自己的老部下還是老朋友,也不管他們之間有多大的情誼,這個人便會即刻成為眾矢之的,人人喊打、頃刻為人敝棄。二是如果有什麼人膽敢「持消極態度」(如朱德那樣)不肯助紂為虐,以鄰為壑、落石下井,那麼這個人也會立刻成為人人喊打的眾矢之的。如果說林彪的「政變經」是為了造成一種發動文革絞肉機所必需的恐怖氣氛,那麼幾乎所有政治局成員對朱德的批判正是大力地推行和蔓延了這種恐怖氣氛,推動了文革絞肉機的轟然起動。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18/1915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