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已成負面資產?他們越年輕,越討厭中共

中國一帶一路和各種各樣的投資,讓東南亞各國對華人的不放心從內政問題走向外部化。(美聯社

中國江蘇德龍鎳業公司位於蘇拉威西島(Sulawesi)莫羅瓦利縣(Morowali)的一座鎳礦工廠1月14日爆發的衝突。

東協相對歐盟來說,目前還沒有比較結構性的民粹主義問題,但因為中國或華人問題所產生的右翼民粹主義,卻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印尼上一次再蘇哈托當總統的時候,就曾經發生過所謂的排華事件,同時這種狀況在穆斯林為主的南東協以及菲律賓比較嚴重,因為這個區塊都是民主國家,而且華人和非華人種族之間的分野比較明顯,像泰國那種到底是不是華人都已經分不太出來的狀況,要排華還真不可能。

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都是民主國家,所以這種民粹的土壤才有可能產生,北東協大部分都是民主制度實行的亂七八糟,甚至有像老撾與越南這樣一黨專政的國家,自然也就沒有民粹的空間,越南民間反中的聲浪,必定是官方操作的。

馬來西亞原本就有馬來人和華人之間種族政治的課題,馬來人雖然沒有刻意排華,但時常把華人問題當作政治操作的空間,比方華人掌握了經濟、印度人掌握了專業,所以馬來人必須掌握政治,又或者華人滾回中國這一類的訴求。而同時華人常常為了反政府出現親中的言論,但這也有世代差異,近十年馬來人和華人在反中這件是逐漸趨同。

菲律賓主要是西海問題,自然也有民族主義的問題在裏面,但為什麼中國的企業會成為民粹課題,就是因為中國的企業投資時會形成所謂的中華兩岸跨國政商聯盟,這種狀況在非洲是最嚴重的,如何看嚴重的程度就是看和統會和洪門等組織綿密度來判斷,總之,華人企業家若願意充當買辦,那就會造成非華人族群的不滿,因為這些所謂的買辦他們拿了好處並不會給予其他人;同時,中國企業的幹部常常會用高壓管理的方式對待員工,東南亞,尤其是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完全不吃這一套,所以過去許多台商只要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國家時,一定會產生很嚴重的摩擦跟衝突,因為台商高級主管會把中階的中干帶到東南亞,導致基層幹部和員工之間出現衝突。

另外就是,中資看中的是東南亞的天然資源以及比中國還要更具前景的內需市場,但若要說內需市場,東南亞各國偏好的外國產品以日本為優先,再來是韓國,台灣的產品往往為了避免被誤認為中文,常常直接本土化,所以大部分的人往往不知道這項產品來自台灣,中國的優勢就只有廉價的公共建設而已,但除了廉價,基本上沒有其他的優勢,所以大部分的中資都是奉中共中央之命,到當地開拓一個據點之後,當作後續戰略之用。

而穆斯林國家尤其是印尼,又視中國對待新疆為不可饒恕之罪過,雖然印尼政府常常極力淡化,但民間抗議聲浪不斷,尤其是印尼在現任總統左科威執政多年之後,伊斯蘭保守派希望可以重返執政,而伊斯蘭相關的團體、政黨等大部分都有比較明顯的反中傾向,比方現任印尼雅加達特區首長阿尼斯在印尼被認為是種族主義者,但他反對一帶一路,還和時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進行多項合作,而這件事背後其實也是一種民粹的操作,因為左科威上台之後和中國維持一定程度的緊密關係,尤其印尼是中國海上絲路的宣傳國,所以先前才有印尼政府僱用台灣人去擔任監督一帶一路的監造團隊。但即便是這樣,印尼伊斯蘭基本教義的極端人士,依舊認為左科威是親中的。

換言之,中國一帶一路和各種各樣的投資,讓東南亞各國對華人的不放心從內政問題變成外部化,這讓很多華人近年開始逐漸和中國這個符號切割,所以華人內部也出現衝突,越年輕的越討厭中國,老一輩認為他們數點忘祖,年輕一輩對中國無感情又認為是負面資產,對華人年長者的視中國為祖國,完全無法接受,因此華人的本土化、非華人敵視中國的民粹化,都伴隨著中國在東協投資,以及中國粗暴的管理方式,而成為不可逆的趨勢,換言之,東協的右翼民粹主義奠基的問題根源,正是中國。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王文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29/1907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