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審美降級?以前影視劇里的妝造到底有多好看

娛樂圈近些年出了個詞兒叫「審美降級」,原本是指資本給觀眾強行餵屎,非要力捧一些演技平平又外貌平平的明星上場而觀眾又不買賬,因此被取笑為降級。

但現在別說內核美貌,就連外在造型都越來越降級了,麻袋風、未來風、倭風、金屬風、葬愛風無一不是在力證:

演員讓人看不下去算什麼,服化道也讓人看不下去。

天知道以前影視劇里的妝造到底有多好看多經典多讓人懷念啊!

《亂世佳人》裏的綠裙子

誰能相信這是一部80年前老電影裏的妝造呢,拍攝於1939年。

時年26歲的費雯麗,頂着盛世美顏出演任性又自私的農場主女兒斯嘉麗,因為家境衰落想去跟「舔狗」白瑞德借錢度過難關,但又不想寒酸地出現在白瑞德面前讓人瞧不起,於是把家裏的綠窗簾拆下來做了一身衣服。

厚重的天鵝絨布料泛着柔軟的光澤,金色的扎帶被做成腰帶,最初看到準備用窗簾布做衣服的情節時笑得我一跟頭,虧她想得出來。

可等到成品出來後,綠色公主裙和綠色小禮帽搭配着費雯麗一雙綠寶石般的眼睛,屏幕前的我跟白瑞德雖然性別不同卻一樣愣了神。

《蒂梵尼的早餐》中的黑裙子

說完費雯麗,就不得不提一下另一位同時期的女神柯德莉·夏萍,《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小黑裙讓人眼前一黑,緊接着又讓人眼前一亮。

觀眾普遍認為赫本的小鹿眼是純真的代名詞,但穿上這件黑色長裙加上一條多層珍珠項鍊,頓時變得精緻優雅,怎麼說呢,一條長款小黑裙瞬間把女神從高二學生變成了坐在寶格麗喝下午茶的「白骨精」。

《花樣年華》裏的旗袍

說到電影裏的中國風,張曼玉在《花樣年華》裏的旗袍造型是個繞不開的點。

據稱劇組是找了老師傅全手工縫製了23件風格花色各異的旗袍,每一件都被張曼玉穿的很有韻味,完美的詮釋了老上海風情。

曖昧幽浮的婚外情里,巷口昏黃的路燈下,蘇麗珍說:「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

周慕雲說:「我也沒想過。以前只是想知道他們怎麼開始,現在我知道了,原來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我原以為我心裏沒什麼,但是我現在開始擔心你先生什麼時候會回來,最好是別回來。」

一件花色繁雜的無袖旗袍露出女人誘人的白皙手臂,正如蘇麗珍此刻的心情。

心裏的曖昧欲望早就像滿天的煙花爆炸般抑制不住,但嚴密的立領又仿佛在說明雙方都有家庭,凡事要適可而止。

《延禧攻略》裏的雲肩

雖說《延禧攻略》口碑褒貶不一,但看得出來死丫頭在服化道上是下了功夫的,劇中的女性角色誰還沒幾個雲肩呢?

清朝,雲肩原本是漢人婦女為了避免低垂的髮髻上油污灰塵蹭髒了衣領和肩部所用的物件,後來被宮中貴族所熟知成為流行的日常服飾。

於正在劇中的運用雖不符合史實但讓人大開眼界,宮裏娘娘的四合如意雲肩、串珠雲肩、瓔珞雲肩風格各異,高貴妃的珍珠雲肩尤其讓人驚嘆,自此又帶火了一波「雲肩潮」。

《上錯花轎嫁對郎》裏的步搖

化妝師楊樹雲曾自謙《上錯花轎嫁對郎》是自己唯一一部沒有得獎的作品,但這些造型早就在觀眾心裏封了神。活潑的李玉湖和嫻靜的杜冰雁,演員固然都是頂級美人,但十幾套美不勝收的步搖也給妝造加分不少。

婀娜多姿的身段配上搖曳生姿的步搖,這才是古裝美女的正確打開方式啊。

結語

近幾年的影視劇無論中外,靠譜妝造只能說偶有滄海遺珠,大部分還是在好看和難看之間選擇了好難看,內娛更是重災區。

戲服妝造也是影視的一部分,不知道為啥時代在進步,而審美卻在斷崖式退步?

咱也不敢問。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娛聞星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28/1907272.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