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風口浪尖時刻,字節跳動遭自己人「狠扎一刀」

—前高管指控字節跳動充當中國政府「宣傳工具」

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公司的標識

字節跳動「黨組織」監控應用程式 對所有數據有最高權限

字節跳動一名前高管起訴該公司錯誤將其解僱的訴狀周五曝光,其中透露,這個擁有TikTok的科技巨頭從競爭對手那裏獲取數據,並在北京辦公室有一個中共黨組織,負責監控公司應用程式,並對所有數據擁有"最高權限"。

紐約時報12日的報道,擁有TikTok的中國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一名前高管指責這家技術巨頭的"違法文化",包括在其早期從競爭對手Snap-chat和Instagram平台竊取內容,並稱該公司是"中國共產黨的有用宣傳工具"。

這些說法是音譯名為餘音濤(Yintao Yu)的字節跳動前高管周五提起不當解僱訴訟的一部分,他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1月期間,擔任字節跳動美國業務的工程主管。他提交給三藩市高級法院的訴狀稱,他被解僱是因為他對一個竊取其他公司知識產權並從中獲利的"世界性計劃"表示了擔憂。

紐時說,在余先生的訴訟中,最引人注目的說法是字節跳動在北京的辦公室有一個由中共黨員組成的特別小組,有時被稱為「委員會」,「負責監控該公司的應用程式」,"指導公司如何推廣共產主義核心價值觀",並擁有一個可以完全關閉中國應用程式的"關閉開關"。

據該訴狀說:這個中共黨員委員會對公司的所有數據都有最高權限,甚至包括存儲在美國的數據。

另據路透社說,字節跳動公司在美國的前工程經理餘音濤「羅傑」(Yintao "Roger"Yu)稱,在他向公司管理層提出對該公司從其他平台(主要是Instagram和Snapchat)獲取用戶內容的擔憂後,在2018年11月被解僱。

餘音濤在訴狀中還說,字節跳動製造假用戶以誇大其指標,充當中國共產黨(CCP)的有用宣傳工具。他要求法院下令禁止字節跳動從其他社交媒體平台檢索內容。

在回應該投訴時,字節跳動說:"我們打算強力反對我們認為是毫無根據的索賠和指控。余先生為字節跳動公司工作不到一年。

該公司還對其從競爭對手那裏獲取數據的指控回應稱,它是按照行業慣例和整體政策獲取數據的。

這場糾紛發生時,字節跳動旗下的TikTok在美國面臨一些議員要求在全國範圍禁用的呼聲越來越高,這些議員擔心中國政府對該應用的潛在影響。

RFA/

 前高管指控字節跳動充當中國政府「宣傳工具」 前高管指控字節跳動充當中國政府「宣傳工具」

周五,一名被字節跳動解僱的前高管對這家科技巨頭提出了一系列指控,其中包括從競爭對手,比如Instagram和Snapchat 那裏竊取內容,並且根據中國的國家利益對平台上的不同內容進行壓制或者推廣,充當中國政府的「宣傳工具」。

據美聯社報道,上述指控是於尹濤(音譯)提起的針對字節跳動不當解僱訴訟的一部分。於曾在2017年8月到2018年11月之間擔任字節跳動美國業務的工程部主管,他宣稱自己是在披露公司「不當行為」之後遭到解僱。

他指控中國政府在字節跳動的北京總部監控其工作,並就如何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供指導。他還稱,政府官員有能力關閉中國版的抖音平台,並且保留了進入公司所有數據的通道,包括存儲在美國的信息。

出於安全顧慮,美國軍方、聯邦政府以及超過半數的聯邦州,已經實施禁止公用設備和儀器使用安裝TikTok。在歐盟、新西蘭和加拿大,類似的措施也已生效。美國國會很多議員正在努力推動以國家安全為由要求全面禁止這款中國公司字節跳動擁有的社交媒體應用。

據《紐約時報》報道,於尹濤現年36歲,在中國出生長大,現居美國三藩市。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自己任職期間,TikTok上的美國用戶數據是存儲在美國的,但是在中國的工程師可以訪問它。

他還表示,在字節跳動任職期間曾經到該公司在中國的辦事處工作過一段時間,親眼目睹了中國版抖音的工程師如何調整算法,推高表達仇日情緒內容的熱度,並且他們是毫不猶豫地這樣做的,沒有經過任何的辯論。

字節跳動方面在通過電子郵件回復《紐約時報》的聲明中回應稱,「將強烈反對該訴訟中我們認為是毫無依據的指控和主張」。該聲明還表示,於先生在字節跳動工作了不到一年,他的僱傭關係於2018年7月結束。在他短暫的工作時間裏,他參與開發了一款名為Flipagram的應用,該應用已於數年前因為商業原因停止運營。

於尹濤針對字節跳動的這起訴訟由三藩市一名專門處理僱傭糾紛的律師代理。於要求這家科技公司向他支付收入損失、懲罰性賠償以及他在被解職時未歸屬於他的22萬股字節跳動股票。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14/1901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