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又一美國頂尖學者海歸 出任浙大基礎醫學院院長

4月7日,浙江大學為基礎醫學院新任院長徐浩新舉行入職歡迎儀式。

在歡迎儀式上,徐浩新表示,將充分發揮集科研、轉化、創新基金、團隊培養等於一體的浙大平台優勢,實現溶酶體新技術突破,攻堅世界前沿科學難題,開闢新領域新賽道,塑造醫學科學發展新優勢。

這是最近繼付向東、梅林、陳家明等在美知名華人學者,又一頂尖學者回國。

據悉,徐浩新於2022年12月正式辭去美國密歇根大學教授職務,回國全職加盟浙江大學,任浙江大學求是講席教授。

徐浩新是溶酶體和離子通道領域世界知名學者,2021年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就與這個領域密切相關。他曾獲得美國青年科學家總統獎,受到時任美國總統接見。

儘管擁有着眾多title,但徐浩新表示他的求學之路並非一番風順。本科從北大生物化學專業畢業後,他的考研成績不是特別突出,僅申請到了美國一所普通學校,如今他是國際公認的TRP通道及細胞器離子通道研究專家,也是溶酶體電生理記錄的開創者。

回國後,他表示,一是繼續做好科研工作,培養年輕人才,二是將自己的科研成果轉化出來,「正在籌備在杭州市餘杭區設立成果轉化公司」。

徐浩新教授加盟浙江大學,他是國際公認的TRP通道及胞內離子通道研究專家,是溶酶體電生理記錄的開創者

01

關於個人

問:請您簡要介紹下個人經歷。

徐浩新教授:我本科在北京大學生物系度過,而後去美國深造。我並非一路擁有讓人艷羨的求學經歷。本科畢業後,我考研成績不是特別突出,研究生申請到的是美國一所普通學校。那時的我,人生第一次嘗到了些許挫折的味道。這些挫折對我今後的發展頗有助益:無論取得什麼樣的成績,都要時刻提醒自己戒驕戒躁,始終保持working hard的狀態。

後來,我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做博士後研究,又到密歇根大學任職教授,一直從事神經生物學、細胞生物學、分子生物學等領域的教學和研究。直到今年回國加盟良渚實驗室並任浙江大學求是講席教授。

問:什麼契機讓您決定回國發展?

徐浩新教授:近年來,中國對世界頂尖人才的吸引力不斷提升,以優越的科研環境和廣闊的發展空間吸引人才,為頂級人才提供一展所長的圓夢舞台。原本在國外才能實現的科研抱負,現在在「家門口」也有條件實現。嶄新先進的實驗空間,較為充足的經費支持,對于歸國科學家來說,這些客觀因素一定必不可少。

回國也是為了「圓夢」。我常常思考兩件事: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培養「什麼樣的人」。良渚實驗室是集科研、轉化、創新基金、團隊培養等於一體的新型研發機構,我相信,這樣靈活的運作機制對我實現理想和抱負有足夠吸引力。

未來也更值得期許。中國一直都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在科研上,我們強調「有組織的科研」,不僅可以將有限的人力物力財力集中起來攻堅世界前沿科學難題,也非常有利於開闢新領域新賽道,塑造科學發展的新優勢。

02

關於科研

問:請介紹下您的研究領域。

徐浩新教授:我的研究方向是離子通道,尤其關注溶酶體上的離子通道。相比基因編輯等熱門生命科學研究,離子通道在社會公眾中的認知度並不高。但是,在美國FDA批准的新藥中,有近15%與離子通道相關。溶酶體是細胞的垃圾清理工廠,其功能異常和神經退行性疾病、代謝疾病、腫瘤、衰老密切相關。而離子通道是調節溶酶體功能的重要切入點。

在疾病治療上,尋找疾病發生的直接根源,治本是一種辦法;而有針對性地去遏制疾病的發展,同樣是一種手段。標本兼治,才能最終讓病患遠離病痛。這是我為什麼選擇溶酶體作為研究對象的主要原因。

但是,當初我選這個課題時是有些冒險的。在此之前,人們並不能確定溶酶體上一定存在離子通道。

直到2008年,我的團隊率先創立了細胞內的一種細胞器——溶酶體上進行離子通道研究的技術和方法,突破了溶酶體離子通道研究的瓶頸。之後,這一研究領域成為國際熱點,目前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十幾家實驗室跟進此方面的研究。而這也成為我在2010年獲得美國青年科學家總統獎的主要原因。

問:您一回國,就馬不停蹄組織了很多線上研討會,能介紹一下嗎?

徐浩新教授:我一直重視和熱衷組織學術交流,所以研討會並沒有因我回國而中斷,也沒有因為疫情反覆和國際局勢變化延緩交流的進程,我密集組織了很多線上研討會,既有國際學術大咖主講,也不乏國內青年科學家分享,至今已有30期,並將這些分享給良渚實驗室和浙江大學的老師和同學們。

協同創新、開放創新是大勢所趨,不可阻擋。作為歸國科研工作者,我有責任去推動國際合作。希望通過這些線上研討會,架起青年學者與世界友好交流合作的橋樑,助力他們更好地融入全球創新網絡。

03

關於未來

問:接下來,您計劃開展怎樣的研究?

徐浩新教授:迄今為止,團隊共鑑定12種未知離子通道蛋白,包括8個溶酶體離子通道蛋白。並發表了一系列對溶酶體離子通道TRPML1的研究成果,確立了TRPML1的生理功能,及TRPML1通道與溶酶體功能及多個疾病的關係,開創性地提出了TRPML1通道是治療相關疾病的潛在靶點等。目前,相關研究成果已受到多個國際大型製藥公司的關注和投入,並在美國成立了轉化公司。回國後,我正在籌備在杭州市餘杭區設立成果轉化公司,期待自己的科研成果能夠在祖國大地上結出碩果。

加盟良渚實驗室後,團隊將繼續開展溶酶體離子通道的相關工作,同時也將研究拓展到其它細胞器,並在已發現的另外7個離子通道上展開轉化研究。我的目標是,這些離子通道都能開發出相應的藥物,治療那些困擾人類已久的疑難病症。例如,最近團隊在Cell發表論文,證明了TMEM175,一個帕金森病(PD)的重要遺傳風險因子,是溶酶體膜上的氫離子通道,開發出相應的小分子激動劑並開展了相應的臨床前實驗。

問:您提到回來要「圓夢」,將如何實現?

徐浩新教授:首先,我們要有自信,我們能出頂尖成果,培養出拔尖人才,拓展世界創新性課題,向世界一流研究機構邁進。作為一名科研工作者,我要時刻保持自省,繼續做出紮實、創新、令人信服的科學成果,做出經得起考驗、沉澱得下來的成果。

作為一名師長,我要培養有一定科研品味、敢於提出尖銳問題、敢於挑戰科學高峰的青年學者,為他們搭建跨界、多元、多樣的交流平台,不斷探索持續拓寬國際視野的路徑。

作為學院的院長,我會把鼓勵創新、勇於創新擺在最重要的位置,給青年營造寬容、開放的成長環境,激勵他們勇於突破,時刻追求卓越。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深究科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17/189074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