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武漢參加白髮運動的老人長期遭監控

圖為示意圖。圖為2023年2月15日,武漢爆發大規模抗議。(視頻截圖)

因不滿當局醫保改革而參加大規模抗議活動的武漢老人們,2月8日以來持續遭到當局維穩恐嚇甚至株連家族,他們通過大紀元向外界求助,希望得到關注。

今年2月15日,武漢數萬名退休老人聚集在市中心的中山公園抗議醫保改革。當天警方抓人,下午時分將人群驅散。因為參與活動的主體是老人,外界稱之為「白髮運動」。同一天,遼寧省大連市也有大量退休人員聚集在市政府抗議醫保改革。2月8日,武漢老人也曾以聚集散步的形式表達同樣訴求。

此後,武漢當局對幾乎所有參加抗議的人員進行排查,採用大數據識別等手段,要求參與抗議的人士寫承諾書,對不寫的人威脅將株連影響子孫上學。

郝家益當時參加了「白髮運動」,當局的打壓報復讓他感受到了「白色恐怖籠罩着武漢乃至全國」。

今年3月初,郝家益被叫到居住地派出所做筆錄,警察強行要求查看手機被他拒絕。

「警察給幾乎所有參加抗議的人士建立了非常詳細的信息登記。」他說,連同微信賬號和聊天記錄均被監控。警察和社區負責監控維穩的網格員幾乎每天都要確認他人在哪裏。

「凡是參與過抗議的老人大部分都被約談了,都到派出所做過筆錄,都被恐嚇了。」他猜測,當局可能是擔心老人再次聚集商議發起白髮革命,因而對他們長期跟蹤監控。

此前,武漢民眾2月18日告訴大紀元,2月15日抗議當天,警方幾乎傾巢而動,還緊急調派各個派出所的留守人員趕往現場。當局找專門的人與便衣在現場拍攝,事後按照人臉識別技術一個個上門騷擾。

「我們沒有話語權,沒有行動的自由。」郝家益希望通過大紀元讓外界和國際社會知道在中共暴政下,「我們老人過着什麼樣的生活」。

白髮運動的起因是,中共醫保局2020年8月26日在官網發佈《關於建立健全職工基本醫療保險門診共濟保障機制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2021年4月正式出台,要求3年內完成,廣州等多數地區已開始實施。

儘管當局宣稱醫保「改革」是「利益置換」,但是老百姓認為,本應屬於自己醫保賬戶的錢被扣掉「共濟」了,他們的財產和權益被侵犯。

「這次的醫保革新就是強取豪奪。」武漢梁荔(化名)年近七十,是企業退休的,每月有三千多元(人民幣,下同)的退休金,醫保賬戶的錢被扣掉三百多元後每月只剩下160元。去年12月疫情高發時她也感染了,還差點送命。住院治療自費花了五千多元,而這些錢需要幾年才能攢起來。

上海市高校退休教師顧國平表示,「勞有所養、老有所依是我們老人的共同所想,武漢老人的行為是正當的,我非常支持他們」。

顧國平認為,退休金和醫療保險屬於個人資產,「是我的勞動報酬,不是國家的福利,也不是共產黨給的」。

根據1998年建立的職工醫保制度,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由統籌基金和個人賬戶構成。職工個人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本人工資的2%)全部計入個人賬戶。用人單位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職工工資的6%)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用於建立統籌基金,一部分劃入個人賬戶(比例一般為用人單位繳費的30%)。統籌基金保障住院和門診大病,個人賬戶保障門診小病。參保人員退休後,不再繳費,依法享受醫保待遇。

顧國平表示,當局扣掉個人賬戶的錢是侵權,「老百姓有權把它們告上法庭,維權是正當合理合法」。

大陸關注維權案的資深律師秦銘(因考慮安全為化名)認為,中共的醫保制度建立之初以行政法規的形式明確規定,個人賬戶裏面有一部分錢個人是可以支配的,如果政府沒有出台相應的規定修改原來的比例或者是數額就直接扣掉個人賬戶的錢,很顯然就是違法的。

「(政府)無論找什麼樣的理由和手段去實施這種違法的行為,都改變不了它違法的性質。」秦銘說。

此次醫療改革涉及到全國範圍退休人員的利益。2022年12月起,廣州市實行大幅降低退休人員醫保待遇後,引發老人維權,但抗爭持續至今沒有結果,老人們卻遭到維穩監控。

秦銘認為,打壓維權老人是違法的,「政府只能去解決作為個體提出的這些問題,而不能打壓提出問題的這些人」。

「抗議、維權影響是很大的,影響力會輻射全國。」他說。

秦銘建議,老人們繼續維權可以嘗試要求政府出示扣除賬戶錢的法律依據,如果沒有依據,就可以起訴行政部門或者直接扣除錢的部門違法,走行政訴訟,再一個可以向政府機關申請信息公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26/188192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