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濠仲:走向世界的台灣 沒時間糾結洪都拉斯預告斷交

作者:
今天,中國之所以必須升高武統威勢,幾如備戰之姿,到頭來仍得動刀動槍打算用搶的,不正說明了歷來它在「斷交戰」、「更名戰」撒下的巨大資源,不僅無以撼動台灣的國際存在,甚至還出現了反效果,反造成更多國家願意公開對台灣表示支持,從這點來看,或可說其實是中國一步步把台灣推向了這個世界。

左手即將失去,右手重新拾回,台灣早有如此國家外交的本事和條件。(美聯社

以「邦交國數字」反映台灣外交關係,一直有很大討論空間,從國際承認角度,邦交國愈多,代表一個國家愈確定存在,如果邦交國愈來愈少,當然表示愈少人認為你是一個國家。但台灣其實很早之前已經跳脫了這種形式上的標準,而且恐怕是全世界最不受這種條件框限的特殊國家。

因為,當20年前台灣的邦交國為現在的兩倍時,台灣受到的國際關注度,並不比今天高,甚至可以說,經由台灣民主選舉所表現出的主體性,以及經濟上的對外連結和對內自主,它在多數國家眼中,雖不具正式承認關係,卻多被視為確實存在的國家(不管是不是被正式稱為「國家」),台灣和世界交涉的機制,除非涉及聯合國組織和其附隨系統,否則通常和「邦交國」(如友邦在聯合國組織協助提案等)並不直接相關。

至於我們看到,只要是民進黨執政,中國就會積極促成台灣斷交,用意當然是為了造成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承認台灣的既成事實,並造成「台灣邦交國如果是零會如何」的心理動搖,以為這是「選錯政府下的外交失利」;但另一方面,國民黨時代所倡議的「外交休兵」,卻也不是一種正常的國家外交形式,因為「邦交國數字」反而被迫框限在既有狀態。也就是選民進黨也許會斷交,選國民黨,則也一個建交都不能有。很簡單的推論,蔡英文執政下失去的邦交國,有可能在國民黨上台後全部拾回?

「斷交戰」是中國大國戰略之一,就如同它在聯合國不斷試圖透過官方文字攻城掠地,以形塑台灣屬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印象,都是着眼於在不必出動武力下即收復台灣的行為,例如擴大解釋聯合國2758號解釋,中國正努力將它「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等表述,外溢詮釋為「聯合國已決議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此外,中國過去屢屢強勢要求諸多國外公司網站在標記台灣時,必須按照國際標準組織(ISO)代碼所稱,即「TW」、「TWN」或「158」,其註記為:「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在國家字段則是空白。然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遇到不少國際航空公司、飯店業者會將台灣標示為Taiwan, Province of China的原因。

總之,無論斷交,還是將台灣更名為「中國的一省」,都是中國針對台灣的外交戰,並無涉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不能建交和斷交意義幾無差別)。但站在台灣一方,卻未必只能受制於此,尤其在愈以權利、義務和不被消滅的基礎上,去正視一個國家存在與否的現代,便在在為台灣的國家概念和生存權創造了有利條件。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近年開始着眼於深化與其它國家發展非官方關係的原因,透過半官方外交、民間外交的形式,尤其和主要國家建立多元化的經濟聯繫,同樣都有鞏固國家存在的作用。

2021年G7峰會,與會國曾高調支持台灣,並反對中國在台海進行侵略性軍事活動,但台灣國家地位並未受到G7任一國家正式承認。其他近來一連有澳大利亞、歐盟、法國、德國、日本、英國和美國等國會議員訪台,甚至連過去關係不甚密切的東歐國家立陶宛、捷克,也都和台灣建立起了交流管道,以現代國家眼光,這無疑也都有確認台灣國家地位的意義。

以往國與國的往來或許局限於「主權國家」的基礎,但台灣在「非主權國家」的應對和善用上,也愈趨得到主權國家的效果。雖然這和正視被承認的國家仍有很大差距,但在中國唯一對台灣採取單邊制裁和極限施壓的戰略下,台灣能走到今天,和烏克蘭能擋下俄羅斯的攻勢,應該同樣都屬不可思議。

今天,中國之所以必須升高武統威勢,幾如備戰之姿,到頭來仍得動刀動槍打算用搶的,不正說明了歷來它在「斷交戰」、「更名戰」撒下的巨大資源,不僅無以撼動台灣的國際存在,甚至還出現了反效果,反造成更多國家願意公開對台灣表示支持,從這點來看,或可說其實是中國一步步把台灣推向了這個世界。

左手即將失去,右手另外拾回,台灣早有如此國家外交的本事和條件,當有心走向世界,又怎有時間糾結於洪都拉斯的預告斷交。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17/1878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