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何與懷:烏克蘭撐過被中國網民訕笑、輕蔑的一年

作者:
在普丁侵烏戰爭一周年之際,習近平派遣中共最高級的外交官前往俄羅斯,就已經標誌着世界秩序正進入一個轉捩點。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支持烏克蘭,就是制止獨裁者之戰。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假如戰爭狂人發瘋得逞,那麼,全世界將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火之中。

一年了,過去中國網民對烏克蘭澤倫斯基的輕蔑、狂妄,如今都變成了嘲諷自己的笑話。(美聯社

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2022年2月24日那個早晨。

 

 

2022年2月24日早晨,普丁就烏克蘭局勢發表緊急電視直播講話。(圖片截自網絡)

2022年2月24日早晨,普丁就烏克蘭局勢發表緊急電視直播講話,其後,就悍然揮軍對烏克蘭十個地區發起了襲擊,特別指向首都基輔。普丁妄圖以閃電戰一舉攻下,三天之內便大功告成!

在中國眾多網站上,「勢如破竹!普丁霸氣!」的歡呼也像戰場戰火一樣鋪天蓋地,震耳欲聾。中共媒體幾乎同步這樣「報導」戰況:

11:45普丁喊話烏克蘭士兵放下武器回家。

12:12俄軍登陸烏克蘭第四大城市奧德薩。

12:13俄軍已突破哈爾科夫州界,基輔與哈爾科夫烏軍指揮所遭到火箭彈襲擊。

12:59俄國防部:僅摧毀烏軍事設施,未危及平民(精準打擊軍事設施,以後可能再次看見…)。

13:54開戰一小時,烏克蘭海空軍已全軍覆沒。

14:02烏克蘭國民衛隊司令部被摧毀(未曾設想的速度……)

14:10俄國防部:烏克蘭邊防軍未進行抵抗,防空力量被完全壓制。

14:14烏克蘭邊防局稱白俄羅斯武裝力量向俄羅斯軍隊提供支援。

16:00俄羅斯國防部表示,大批烏軍士兵放下武器並丟棄陣地。

與「報導」戰況同時,得意洋洋的輕蔑的「烏克蘭笑話」滿天飛。

有一個說,大概2月24日8點57分的時候,澤連斯基給普丁打電話,緊急跪求說,烏克蘭願意與俄羅斯以各種形式在任何平台展開對話。然後喜劇演員對媒體哭訴道,普丁不接我電話,怎麼辦…人們告訴他,不用打什麼電話了,因為普丁馬上就可以在烏克蘭省首府基輔,召見澤連斯基省長了。到時候面對面,你就可以說說想聊點什麼?比如祝拜登身體健康?

有一個段子說:

一個俄羅斯人跟烏克蘭人吹牛說:「我們普丁可厲害了,他每天過問前線戰況有時還去前線檢閱。」

烏克蘭人看看他說:「我們澤連斯基更厲害,他根本不用去前線,前線每天都在向他靠近。」……如此等等。

一年了,這些輕蔑,這些狂妄,如今的確都變成了笑話。不過,絕不是笑話烏克蘭,相反,是笑話發動戰爭的號稱「戰鬥民族」的首領,是笑話對普丁滿懷信心的支持者和期望者,是笑話制定「中俄戰略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的中共決策者。

一周年了,烏克蘭屹立不倒

他們當初似乎也有理由相信和享受他們的報導、笑話、段子,相信和享受他們的輕蔑、狂妄。

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國國力懸殊太大了。一開戰,勝負似乎已經不是懸念。烏克蘭人在他們繳獲的俄羅斯軍車中,就居然發現了為閱兵特做的制服,顯然,俄軍深信在幾天之內就在基輔市中心勝利前進,舉行盛大的閱兵典禮。

中國大五毛司馬南造謠。(圖片取自網絡)

而且,烏克蘭不但弱小,也沒有足夠的思想準備。開戰前一段時間,儘管美國情報部門,儘管美國總統拜登,頻頻發出警告,說普丁會很快入侵,世界上大多數人並不相信,其中也包括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因為俄方散佈的所謂「北約東擴威脅論」完全站不住腳,俄國打烏克蘭,既沒有必要性,更沒有迫切性。所以事到臨頭,一聲炮響,準備不足的烏方不免相當狼狽。美國對澤連斯基是否能夠堅持得住也沒有信心,建議並準備好緊急護送他離境到國外成立臨時政府。俄羅斯杜馬主席2月26日便「透露」:澤連斯基前一天已經逃離烏克蘭首都。中國一群大網紅大五毛也跟着造謠。司馬南自然趁機賣弄一下,他的謠言是澤連斯基「腳底抹油,撒丫子顛兒了」。

2022年2月25日晚,澤連斯基和烏克蘭政府官員走上基輔街頭。(圖片取自網絡)

但是,澤連斯基拒絕了美國政府的好意。當地時間2月25日晚,他和烏克蘭政府官員走上基輔街頭。他在視頻(影片)嚴正向世界宣佈:「領導人在這裏。總統辦公室主任在這裏。總理在這裏,總統在這裏。我們都在這裏。我們的軍隊在這裏。社會公民在這裏。我們都在這裏捍衛我們的獨立。國家將榮耀歸於我們的保衛者。榮耀歸於我們的烏克蘭保衛者。」

這位烏克蘭總統,七零後,喜劇演員出身,真的出乎世人意料,非常了不起,值得世界欽佩。戰爭爆發後,在最初最危險關頭,並從那時起,作為一位民選總統,他一直堅守崗位,把生死置於度外。他凝聚全國民心,獲得北約援助,抵抗住了強大的俄軍攻勢。

他,僅憑在戰爭中的表現,就足以在烏克蘭青史留名

波蘭總統杜達在俄羅斯入侵周年紀念日發表講話。他回憶那個不無悲壯的晚上:「入侵前的那個晚上,我在基輔與澤連斯基在一起。他告訴我『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告訴他,『你可以相信波蘭,我們還會見很多次面的』。」

一周年了,結果的確如此。

不過,一切都很不容易。

《戰爭的面龐》,為烏克蘭藝術家達莉亞·瑪律琴科(Daria Marchenko)創作。作品的規格是2.4×1.7米,總共耗費了來自前線的大概5000枚子彈殼,每一枚子彈殼背後都是一個士兵的生命。通過藝術家的設置,我們可以看到戰爭瘋子普丁的恐懼、驕傲、殘暴和怨恨、悲傷和疑慮、想要摧毀世界的意願、甚至面對上帝審判時的表情。(圖片取自網絡)

過去一年裏,烏克蘭這個被普丁視為俄羅斯一部分的國家,其城市經受了俄軍5000次導彈恐襲、3500次空襲、1100次無人機襲擊,但烏克蘭屹立不倒。烏克蘭人民同仇敵愾,其悲壯,其犧牲,其大無畏的英雄氣慨,讓世界刮目相看。

「你還記得一年前的那個晚上嗎?有史以來最長的夜晚。」一位烏克蘭記者寫道:我們起身,坐在筆記型電腦前,在寂靜中喝着威士卡。基輔最後的和平之夜。我們知道會發生什麼。在夜晚結束之前……黑暗正在加深。我們知道我們會做我們應該做的,直到最後的結局。然而沒關係。這是唯一的辦法。一切都說完了,親人都照顧好了,所有的安排都準備好了。就這樣吧。聽到窗戶玻璃在導彈爆炸聲中嘎嘎作響……但是,一年後……我們還在。我們看到了無法想像的事情。勇氣、恐怖、死亡、煙霧、腐肉的氣味、驕傲、喜悅、淚水,組成了去年的記憶。還會有更多。這位記者說,今晚他要點燃蠟燭以紀念死難者。榮耀歸於烏克蘭。

《爸爸媽媽不見了》(圖片取自網絡)

是的,不能忘記那些保衛家園的死難者。「數十、數十萬張照片在您的心底和靈魂中留下深深的傷痕。他們提醒我們從二月到二月走過的路。它必須存在於我們的DNA中。」這是澤連斯基在周年紀念講話中說的話,讓我們記住。

一周年了,公道自在人心,正義從不孤單

普丁侵烏戰爭一周年前夕,2023年2月23日,紐約時間下午4點40分,聯合國大會通過了歐盟發起、烏克蘭起草的實現「公正和持久和平」的決議草案。聯合國大會再次要求俄羅斯立即無條件從烏克蘭撤軍,呼籲實現「全面和持久」的和平。

讓我們記住,棄權的是中共國等三十二個國家;反對的僅有七票,來自俄羅斯、白俄羅斯、敘利亞朝鮮、厄立特里亞、尼加拉瓜和馬里。而投贊成票的國家高達一百四十一個,佔了聯合國成員的絕大部分!這是聯大關於尋求烏克蘭和平的第六個決議,前五個決議無不和這次一樣以絕對多數通過。這個決議雖然不具有強制性,但它清楚表明:無論普丁及其狐朋狗友如何狡辯,都無法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公道自在人心,正義從不孤單。

是的,公道自在人心,正義從不孤單。

普丁侵烏戰爭一周年過後一天,2月25日,在北京歐洲聯盟成員國駐華使團的團長們向烏克蘭駐華臨時代辦表示了對烏克蘭的聲援。他們呼籲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一致要俄羅斯立即停止對一個主權獨立的烏克蘭進行的無端、非法和霸道的軍事侵略。

原來與俄羅斯關係密切的一些國家的動向也點出問題。例如,沙特阿拉伯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員國,2月26日,它的外交大臣突發「涉險行為」,現身基輔,與澤連斯基面對面會晤,宣佈向烏克蘭援助四點一億美元和石油及成品油。這是兩國於1993年4月建交以來沙特外交大臣首次到訪烏克蘭,而且帶來不薄的禮物,看來沙特已經對這場戰爭的前途下注了。

更不要說那些與俄羅斯臨近、飽受這個核大國威脅的東歐、北歐國家。它們還忠告烏克蘭:俄羅斯軍隊沒有從烏克蘭領土上撤離,就不應該進行和平談判。可想而知,徹底打垮俄羅斯是這些國家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地球村絕大多數成員都自覺站在了歷史正確的一邊。在普丁侵烏戰爭一周年之際,為了顯示與烏克蘭同心協力,許多國家的地標性建築,如巴黎艾菲爾鐵塔,如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大樓,如紐約市帝國大廈,如首爾漢江河畔的水上建築三光島,如馬尼拉天主教大教堂,如羅馬競技場,如立陶宛維爾紐斯的三十字架雕塑,如雪梨歌劇院…在這段時間都點亮了,披上了代表烏克蘭國旗的藍黃新裝,閃耀着耀眼的藍黃兩色的美麗光芒。

紀念烏克蘭抗俄一周年,雪梨尼歌劇院披上了代表烏克蘭國旗的藍黃新裝。(圖片取自網絡)

紀念烏克蘭抗俄一周年,巴黎艾菲爾鐵塔披上了代表烏克蘭國旗的藍黃新裝。(圖片取自網絡)

一周年,可以做出某些總結了。人們就發現普丁對世界有八大「貢獻」:一,將一個為了和平放棄核武、原本默默無聞的鄰居「捧」成世界矚目的中心;二,讓歐美空前團結;三,成功迫使兩個中立國加入北約;四,讓烏克蘭軍隊的裝備北約化;五,讓烏克蘭人民形成了堅強的民族國家認同;六,讓烏克蘭獲得了全球幾乎所有國家的同情和支持;七,讓全世界重新認識到普丁邪惡的擴張本性;八,俄羅斯軍事實力外強中乾,大勢已去,被歐美強行去納粹化幾乎無可避免。

歷史會銘記這一切。

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假如戰爭狂人發瘋得逞

但是,事情並沒有完。

俄烏戰爭打了一年,開戰之前全世界都覺得普丁完全不必要因而也不會訴諸武力,如今竟然成了1945年以來最大規模最為血腥的一場戰爭。這一場不折不扣的侵略戰爭,完全是普丁自我膨脹造成。他要恢復祖上偉大的俄羅斯榮光,一怒之下便悍然發兵侵犯一個主權國家,悍然破壞現行國際秩序國際法規。

那麼,事到如今,普丁會停手嗎?

習近平和普丁互贈最高勳章。2017年7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向國家主席習近平授予了俄羅斯國家最高勳章「聖安德列」勳章。(圖片擷取自網絡)

看來歐美有能力繼續援助烏克蘭,這樣一來便會最終打垮俄羅斯。但是,一旦俄軍在戰場上徹底崩潰,俄羅斯聯邦大概率要陷入分裂,普丁的政治生命也就到了盡頭,此時他會不會使用核武器孤注一擲?

人們不安地看到,俄烏戰爭一周年前夕,2月21日,普丁宣佈俄羅斯將暫停履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這是兩個最大的核武國之間現存的最後一項軍備控制協議,普丁此舉是長達數十年的正式軍備控制時代可能消亡的最新跡象。普丁強調,俄羅斯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核武器視為自身防衛手段。據有關資料,俄羅斯核打擊國家名單依次是:英國、波蘭、德國、法國、美國、日本。二戰後,人類歷史上三次面臨核戰威脅: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發生在蘇美之間;1969年,珍寶島事件,發生在蘇中之間;2022年至今,俄烏戰爭,發生在俄烏之間。為何每次都有俄羅斯和它的前身蘇聯?這難道不值得國際社會反思嗎?人們不能不想到去年開戰時所流傳的那個「金句」:「俄羅斯都沒有了,還要世界幹什麼?」

習近平和普丁互贈最高勳章。2018年6月8日,習近平向俄羅斯總統普丁授予首枚「友誼勳章」。(圖片擷取自網絡)

今天,在這個嚴峻關頭,世界也注視着北京。

眾所周知,一年前,普丁敢於悍然侵烏,顯然是得到北京默許和支持。2022年2月4日,侵烏戰爭開戰三周前,俄羅斯總統普丁與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簽署了雙方「無限合作」的《聯合聲明》。他們原來設想普丁在歐洲閃戰滅烏,北京便在東方武力犯台。幸好烏克蘭人民在澤蘭斯基總統領導下,得到世界各國支援,同仇敵愾,頑強抵抗,習普的如意算盤沒有得逞。

但他們不會死心的。

習近平支持普丁,和普丁稱兄道弟,是出於共同的利益需要,出於共同的價值觀。他們都將美國視為對其雄心大計和獨裁專制的主要威脅,反美是他們的共同任務。對習近平來說,最壞的情況是普丁垮台,俄羅斯由一位親西方的領導人所領導;即使普丁繼續掌權,被羞辱和削弱的俄羅斯也會讓美國看起來更加強大。而一旦解決了俄羅斯問題,美國就會將注意力轉向更加孤立的中共國。

烏克蘭郵電局發行俄國入侵一周年郵票:著名英國街頭壁畫藝術家Banksy在一座被俄軍炸毀的建築物牆上所作的壁畫。(圖片取自網絡)

習近平已經發出警告:超預期隨時會發生,準備迎接驚濤駭浪!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2月24日通過決定:為適應戰時訴訟特點,調整《刑事訴訟法》各種具體規定,一旦戰爭爆發,就會有適用戰時法律訴訟的狀況。同時,中共國各地「國防動員辦公室」紛紛掛牌。所謂「國防動員」,就是戰爭動員。

在普丁侵烏戰爭一周年之際,習近平派遣中共最高級的外交官前往俄羅斯,就已經標誌着世界秩序正進入一個轉捩點。

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支持烏克蘭,就是制止獨裁者之戰。

一周年了,讓我們記住:假如戰爭狂人發瘋得逞,那麼,全世界將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火之中。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13/1876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