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死刑貪官監獄裏娶小老婆,省長送紅包,電視劇都不敢這樣寫

貪官被判死緩後,到了監獄裏在死緩期內居然能結婚,而且還是娶小老婆,更狗血的是,省長以視察為名跑到監獄裏給服刑的貪官送紅包,並領着服刑貪官在監獄裏公開地浩浩蕩蕩大搖大擺地檢閱監獄的警察……,這種事連電視劇都不敢這樣寫。

這些事都是真實地發生在「青島嶗山土地大案」中的王雁身上。

王雁在青島官場上曾經得意一時,黑白通吃。當年青島的黑老大聶磊在經營陷入困境的時候,是王雁給他弄了塊地,讓聶磊大賺,發了一筆橫財,擺脫了危機,所以,聶磊對王雁的萬分感激,有忙必幫。

王雁在被抓之前,他早就通過各種渠道得到了消息,所以他及時將妻子劉某某和女兒送到美國,並辦理了離婚手續,同時也將貪污受賄的巨款轉移到了美國。

王雁被抓後,他的情人白某到處找人說情,以幫王雁洗刷罪名。她找人給辦理王雁案子的辦案機關山東省檢察院的負責人傳話,說只要能放過王雁,她可以給山東省檢察院捐款1000萬人民幣蓋辦公大樓。那個年代,1000萬人民幣確實能在濟南建起一座辦公大樓,而那個年代,山東省檢察院確實也需要一座新辦公大樓。

1000萬人民幣自然是沒能捐成,因為沒人敢接,因為王雁一案是中央交辦的案子。但王雁收藏的一幅名畫被白某托人連夜從青島送到了濟南山東省檢察院檢察長的家裏,檢察長喜好這一口,見寶大喜,第二天就掛在了自己家裏客廳的牆上。不知道檢察長他自己在那天是否知道送禮人的目的,但心知肚明是官場立身的基本技能。

白某為救王雁出手大方,除了對上層高官送出豪禮之外,對山東省檢察院的具體辦案的調查人員也是毫不吝嗇,僅見面禮就是每人二根金條。在那個1000萬人民幣能蓋起一座大樓的年代,二根金條估計在濟南也能買到一套房子了。

在白某的運作之下,王雁的涉案金額逐步縮水減少,到了最後,涉案金額只剩下了區區的幾百萬人民幣。但儘管如此,王雁還是被判了死刑緩期執行。在那個貪污受賄超過1千萬就極有可能被判死刑立即執行的年代,王雁能被判死緩,已算是大功告成。

直至王雁被判刑,王雁貪污受賄的巨額錢款一分錢都沒有被追回。

王雁入獄服刑後,白某很快通過青島黑老大聶磊打通了山東省監獄的關係,讓王雁在監獄裏受到特殊的照顧。能受到特殊照顧自然離不開錢,白某送給山東省監獄普通獄警的打賞錢的起步價就是5千人民幣,而且還是經常性的按期打賞,過年過節另外再給。在那個年代,5千人民幣對於濟南的獄警不算是小錢了,而且還是定期的經常性的得到。至於白某送給監獄高層的錢,想想就能知道了。

王雁在監獄裏受到的特殊照隨便說二件事就能讓人目瞪口呆:

第一件事是:王雁在入獄服刑後,在還沒有被改判無期還是在死緩期內,就被監獄特批與白某結婚,而且還是由監獄派出專車,拉着王雁去濟南的民政局辦理的結婚手續。這事想想就能讓人驚掉下巴:堂堂的國家監獄,竟然能派專車,拉着一個被判了死緩的貪官犯人,前往民政局辦理結婚手續,而且結婚的對象還是小老婆,是貪官的情婦。這事從古至今即便是放在腐敗的大清朝,也沒有聽說過。

王雁在執政的得意之年生活糜爛,情婦眾多,上到房地產富婆,下到餐廳服務員,白某隻是他眾多情婦之一。白某之所以對王雁鼎力相救,後又以身相許,應該是利大於情。因為白某一邊與在濟南獄中服刑的王雁辦理了結婚手續,另一邊在同時期又與青島黑老大聶磊的二舅在青島同居。這事說明,白某與王雁在情的方面寥寥而已,應該是在利的方面存在着唇亡齒寒巢傾卵破的關聯。而與白某同居的聶磊的二舅,也並不是聶磊真實的二舅,是聶磊的一個重要關係的二舅,聶磊是為了巴結,也稱其為二舅。白某在青島放高利貸收租子的時候,也是黑老大聶磊的手下出面擺平,同時,白某也參與聶磊賭場的投資。這種貪官與情婦以及與黑道老大之間錯綜複雜離奇古怪的奇葩關聯,令人愕然。

第二件事:王雁當年的青島市市長夏耕,後來升任了山東省的副省長,在王雁進入山東省監獄服刑後,2012年1月29日,夏耕副省長以檢查工作為名,來到監獄,給王雁送了1萬元的紅包(可從王雁服刑期間在監獄的個人錢戶上查明核實),並帶領着王雁在監獄裏視察工作,檢閱監獄的獄警。

據當時在場的人描述「監獄獄政科長親自用監獄長的車把王雁和另一名入獄貪官羅某送去接見,省監全體警察和犯人,跑高蹺,舞獅子,準備了一周來迎接省長大人,當天下午,司法廳廳長、監獄管理局局長陪同省長接見了兩個多小時,警察和犯人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身穿制服的警察們對省長和兩個還穿着囚服的犯人又是敬禮又是鞠躬。」

這種跑高蹺舞獅子,全體監獄警察在寒風中畢恭畢敬地接受省長大人率領在監獄裏服刑的身穿囚服的貪官檢閱、省司法廳廳長和監獄管理局局長同時陪同的場面,連電視劇都不敢這樣寫,即便是寫了,也不會有人相信,但這確實是在中國山東省監獄裏發生過的事,而且是千真萬確。

在監獄的那個特殊環境中,隨便一個普通獄警但凡是對某個犯人有一點特殊關照,那麼這個犯人立馬在犯人群里就沒人敢欺負了,更不用說是被省長領着檢閱監獄警察並收到過省長1萬元紅包的犯人。

1萬元,在現在對普通人家也是一個大錢,但1萬元對貪官來說,對夏耕和王雁這樣的人來說,連九牛一毛都不算,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錢。夏耕之所以公開地大張旗鼓地跑到監獄裏給王雁送上1萬元並領着王雁大搖大擺地檢閱監獄,為王雁站台,其目的是向監獄所有人(包括警察和犯人)宣誓主權,告訴所有的人:王雁是我的人,是我在罩着他!

在夏耕視察完監獄後,王雁在監獄中的地位獲得極大提升,獄警們不要說是對王雁進行管理了,估計都會把王雁當親爹來供着。而王雁,不但會在監獄裏活着有滋有味,吃香喝辣,而且極有可能還會在監獄裏幫助獄警辦事,給獄警們排憂解難。甚至有可能活着比在外面當官時還舒服。

查看夏耕與王雁相識和交往的經歷,夏耕一直是王雁的上級,是當時的青島市委副書記市長,重拳在握,且夏耕在青島期間,依仗過硬的後台,連當時的市委書記杜世成都不放在眼裏,我行我素;而王雁只是一個區委書記,而且還不是青島主市區的書記。從工作關係上看,二者之間差了不止一個級別,夏耕應該與王雁之間沒有什麼深厚的工作情感。

夏耕能以省長的身份跑到監獄裏給王雁站台,這只能說明夏耕與王雁之間存在着巨大的利益關係,也是一種唇亡齒寒巢傾卵破的關聯。

夏耕在青島執政期間一直是傳聞不斷,在他離開青島後也不斷有人向中紀委舉報他,中紀委幾次準備調查夏耕,但無奈忌諱他的後台,幾次都不了了之。

據知情人說,夏耕最後是傍上了一個北京的現在已退休的大佬,每當得知中紀委要查辦自己,夏耕就跑到北京,然後,這位大佬就不動聲色地領着夏耕出面參加個活動,出席個飯局,然後又若無其事地把消息散佈出去,中紀委得到消息後,自然不敢輕舉妄動,想來想去,也只好不了了之。

夏耕傍上的這位北京已退休的大佬是誰,知情人含糊地說,大佬的名字是二個字,又進一步地說,現如今,在習的統治下,退了休以後還能如此行事的大佬,在全國滿打滿算也就只有一個半人,王岐山算半個人,那個大佬算一個人。

當年具體負責王雁案子的山東省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少華現已被抓並判了七年刑,不知道她當年的部下們從王雁情婦那裏收受的金條被追回了沒有。李少華被判刑低的理由是她有重大立功表現,不知道她否是檢舉揭發了夏耕,因為以李少華的級別,她至少是要檢舉揭發副省級以上的貪官才能算是重大立功。

都說中國現在的反腐運動取得了重大勝利,其實,真的還差的太多,差的太遠。真的還在路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禁聞網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226/1871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