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江澤民對紅二代斬盡殺絕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貪官治國」下的貪官們高舉的「反貪」大旗比誰都高。在政治鬥爭中因腐敗落馬的高官們,個個都是在大大小小的會議上高唱「反腐倡廉」。「中國第一貪」家族的江澤民,「反腐」的口號更是成了他欺騙民心、打擊政敵的工具。通觀庫恩給江澤民寫的傳記,裏面充斥着江澤民在各個場合大喊「反腐」的講話。

江澤民的最大「貢獻」是在共產黨統治中第一次實現了「貪官治國」。

對於江澤民來說,「貪官治國」並不是壞事。一個人要讓別人對他效忠總要有些理由,有的人是靠他的智慧和威望,有的人是靠國民公認的選舉,而江澤民既無智慧,也未經選舉,如果全部都任用清官,則會凸現他的無能和貪腐,朱鎔基的「清官形象」和「功高震主」已經證明清官路線在江澤民這裏是行不通的。而貪官最大的好處是民憤很大,從聲望上來說,不可能對江澤民帶來威脅。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貪官治國」下的貪官們高舉的「反貪」大旗比誰都高。在政治鬥爭中因腐敗落馬的高官們,個個都是在大大小小的會議上高唱「反腐倡廉」。「中國第一貪」家族的江澤民,「反腐」的口號更是成了他欺騙民心、打擊政敵的工具。通觀庫恩給江澤民寫的傳記,裏面充斥着江澤民在各個場合大喊「反腐」的講話。所以,看一個人的好壞,不要看他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在江的治下,效忠他的「貪官」平步青雲,而二心異己分子則在反腐敗名義下被狠手整治,還有一些對江無用的小卒更成為殺雞儆猴的倒霉鬼。

2000年,江在全國人民的面前,借遠華案大耍兩面手法,赤裸裸地上演一場收拾異己、死保心腹的經典鬧劇。

1.「驚天」遠華走私大案

「遠華案」由來已久。案件的主角是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賴於1994年成立遠華集團,後來從事走私活動。據官方消息透露,從96年到案發,遠華集團從事走私犯罪活動達五年之久,走私貨物總值人民幣530億元,偷逃稅額人民幣300億元,合計造成國家損失830億元。當時被稱為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的「第一大走私案」。

儘管廈門遠華公司走私案在港澳炒翻了天,中國媒體僅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報》的一個角落首次披露,然後媒體一片沉默。2000年海外媒體如《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開始大篇幅報導,使遠華案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據媒體報導,「遠華案」案發的起因,是1999年3月,當時的中共總理朱鎔基接到一封匿名信,揭發廈門市的遠華集團公司大規模走私詳情,其中含有相當詳細的人證物證,因此而扯出這起金額達天文數字的走私大案。

對這起案件,朱鎔基表示:「不管清查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對不講情面」。江澤民也假惺惺地表示:不論是誰,都決不手軟。但不久,專案組就發現案件跟江澤民身邊的人如賈廷安、賈慶林有密切關聯,江澤民的立場立即發生改變。

2000年初,香港《經濟日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中共中央派出的「四二○專案調查組」,必須在3月初兩會召開之前全部結案,以使當局能在兩會期間,將這一案件作為「跨世紀反腐敗大案」的反貪污「重大成果」,公諸於眾。這顯示江澤民最真實的算計,不過是希望能夠利用這個案件來為自己貼金,同時希望儘早結束調查,免得查到自己的家門口上來。

未結案先滅口

到了2000年,紀檢、監察、海關、公安、檢察、法院、金融、稅務等部門協同辦案,廈門特大走私案及相關的職務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在這期間,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員被審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責任。

2001年,各級人民法院已對廈門特大走私案涉及的167起案件做出判決,涉及被告人269人。但在2001年7月還沒有結案時,就已有幾人被判處死刑,並已執行,其中包括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原行長葉季諶、廈門海關東渡辦事處船管科原科長吳宇波,還有王金挺、接培功、黃山鷹、莊銘田、李寶民和李士專等人。

這麼一個世紀大案,在沒有完全查明的情況下就槍斃十幾個從犯,事實上等於把證據消滅了,讓「遠華案」成為結不了的懸案。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案件牽扯到了江澤民自己身邊的人,所以江澤民迫不及待地要殺人滅口。而這種陰險的殺人滅口,卻被江澤民拿來當作自己的決心和成績在媒體上大吹特吹。

江澤民說謝謝賴昌星

在遠華案中,江澤民的心腹、江辦主任賈廷安就曾向賴通風報信。賴昌星透露,他和江澤民五個秘書中的三個都很熟,包括大秘書賈廷安。

很多人對於賈廷安這個名字很陌生。賈廷安是江澤民當總書記時的辦公廳主任。從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時,他就擔任江的秘書。1985年1月,賈廷安跟隨江澤民從北京回到上海。1989年6月,又隨江澤民回到北京。賈是江澤民最重要的秘書、幕僚,內部稱其為「大秘書。」

2004年,江澤民把江辦主任賈廷安調升軍委辦主任,還硬以「特殊情況」和「有利於工作」為由,提出將賈廷安從上校直接擢升為中將。軍委委員們說賈的行政級別也就是司局級、軍銜是上校,這樣做底下會造反。江澤民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軍委討論時,二度被擱置,可見賈廷安是江的心腹。

賴昌星介紹,「他(江澤民)的家在中南海里,是一個大房子,很大。他住一邊,警衛和秘書什麼的住另一邊。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時間,他家裏在裝修,就在釣魚台住了一段時間。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釣魚台住。」

賴昌星對《遠華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說,雖然他和江澤民本人沒有直接接觸,但他曾有意給中央軍委捐款。江的秘書便報告給了江澤民。賴昌星披露,「江澤民說:不用了。他(江澤民)叫我留着錢好好做生意,還說謝謝我。他本來也知道我是他秘書的好朋友。」

有一次江澤民出國訪問回來,賈廷安去接機。賈廷安向江澤民匯報說,接到一份報告,說是廣東一宗汽車走私案跟李紀周有關(公安部原副部長)。然後,賈廷安就叫江澤民的另外一個秘書先問問賴昌星,問這個事和賴昌星有沒有關係。

賴昌星還提到,這個秘書是江澤民家裏的管家,家裏上上下下都交給他。這個秘書來問賴昌星,賴昌星回答:「那個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沒有。」這個秘書說:「知道和你沒有關係,他們就好辦」。

賴昌星隨即在珠海通知了李紀周(當時李紀周隨朱鎔基到廣東反走私),並安排了李紀周的女友、原公安部交通局官員李莎娜躲藏(後已被捕)。

賴昌星和賈廷安關係密切到這種程度,江澤民又還能整誰?不管江喊得怎麼高調,其實都只是他拿來整治自己政敵的幌子。

整治姬鵬飛和劉華清

在這個轟動一時的遠華大案中,江澤民真正要整治的人實際上是中共資深外交官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和軍委副主席劉華清的女兒、兒媳婦。

江澤民鼠肚雞腸,誰要說一句看不起他的話,他是非要報復的。有兩個人一直被江澤民惦記着,一個是姬鵬飛,另一個是劉華清。這兩個人在各自的領域裏人脈都非常深,也都沒拿江澤民當回事。說起來不能怪這兩位老人不尊重欽定的「核心」,是因為江確實平庸無能,樣樣不通。

姬鵬飛曾是中共外事系統實權派,也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腦人物。歷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港澳辦主任、人大副委員長、中顧委常委,權高位重。改革開放前,他的孫子穿戴着從外國帶回來的時髦衣服,走到哪裏都是風頭十足。江澤民是什麼東西?根本沒有放在眼裏。姬勝德提起江澤民來也出口不遜,這都讓江澤民臉色鐵青。姬勝德是中共元老姬鵬飛的獨子,是總參情報部常務副部長,和賴昌星私交非常好。而劉華清的女兒是姬勝德的下級,所以江澤民把他們串起來打。

1999年3月中旬,姬勝德在珠海接獲通知,讓他趕回北京玉泉山參加軍委擴大會議。姬勝德趕到會場一看,發現氣氛不對勁,無人跟他打招呼。接着就被抓起來了,當時大有判死刑之勢。姬勝德出事後,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曾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等請求寬恕獨子姬勝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絕。姬鵬飛絕望之下於2000年2月10日13時52分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關於姬鵬飛的死訊,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只發了一則簡短的消息。江澤民沒有出席他的追悼會,中央軍委、軍方的四總部、國防部也沒有送花圈。但姬勝德母親許寒冰終於通過元老與遺孀路線為兒子爭得死緩。

被關在總參監護所的姬勝德參加完父親葬禮後,感覺前途更加無望,於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脈,併吞服70多片利眠寧(安眠藥),但自殺未遂。姬鵬飛的妻子許寒冰要求江澤民准予其子姬勝德以高血壓症為由保外就醫被拒,又提出每周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又遭拒之後,許悲憤難抑,於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藥自殺,在三O一醫院被搶救了過來。對這個為共產黨賣命一生的家庭,江澤民真有點斬盡殺絕的意思。

對於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江澤民是早就想動手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好機會。劉華清是「六四」之後鄧小平給沒摸過槍的江澤民安排的軍事「保姆」,亂提拔將軍的江澤民當然不肯要人整天給他做什麼指導。

鄧小平在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安排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時,擔心江澤民與軍隊毫無淵源,因而特地安排劉華清、張震兩員老將出任軍委副主席,為江澤民保駕,以穩定軍心。

江澤民在翅膀逐漸變硬了之後,開始在軍中培植自己的勢力,破格提拔了一批中青年將領。不久,江澤民改變了以往不問軍事的習慣,更多的直接插手軍中的事務。劉華清、張震曾經多次聲稱,要由懂軍事的人領導軍隊,以此來表達對江澤民插手軍隊的不滿。甚至有人說,劉華清在政治局會議上經常指著江澤民的鼻子教訓他,因為他覺得他是鄧小平安排下來的,在沒打過一天仗的江澤民面前擺擺老資格是理所當然的。他哪裏知道江澤民是小人,得罪不起。

1999年,五十年大慶,江澤民傳令不許軍隊退休老軍頭穿軍裝,其實就是為了突出自己。閱兵前,江澤民到天安門城樓上會見黨政軍要員,但見劉華清上將軍裝帽徽威風凜凜,江覺得他簡直是跟自己叫陣,憋着火問道:「不是說不準穿軍裝嗎,你怎麼搞的?」劉華清沒有買帳,衝口而出:「你一天仗沒打過都可以穿軍裝,我怎麼就不能穿!」

江一時被噎得說不出話,氣得臉色煞白,渾身哆嗦,直到閱兵式要開始被請下城樓坐上閱兵車時才緩過勁兒來。閱兵回去以後,江便對由喜貴說,要狠狠整整劉華清。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摘自:《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08/1839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