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避而不談1問題!習只是暫時軟化 不可能放棄清零

要習承認清零失敗,並放棄清零,可能不容易。抗議潮爆發後,他最多只能選擇性地放寬一些政策,但暫時性的放寬,不等於就此放棄清零政策;在人民普遍覺醒的新形勢下,他沒有選擇,必須抓住機會,儘快取消清零,並承認大陸疫苗效力低,必須向西方借購疫苗,為老人接種,這才是他自救之道。

習近平1日會見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理事會官員2日向媒體透露,習對米歇爾說,中國過去一周的抗議浪潮,參加者多是年輕人和學生,又說Omicron病毒的毒性比之前的Delta病毒輕,因此可以稍減封控措施。對習所說,有輿論認為,習政府可能會放寬封鎖措施,甚至可能放棄整個清零政策。但要他放棄他一手造成和親自指揮的政策,可能嗎?

答案是不太可能。因為自數十城市一周前爆發抗議潮之後,習政府雖放寛了一些限制措施(例如北京市政府2日宣佈,5日起民眾搭公車和地鐵,將不再需要陰性的檢測證明),甚至在一些地方取消了原有的封控。但這些暫時軟化手段,絕不等於放棄整個清零政策。有分析指出,習政府視後續抗議情況而決定放寬程度,若抗議潮平息,最多只會做一些「精準措施」的改變,但絕不會放棄整個政策。

從習掌權十年看,他的施政總是一條路走到底,一直以集權為最重要目標,高舉黨權和維護政權最重要,因此要控制一切,控制政府、社會、經濟、企業、以及9000萬黨員和14億人民,舉國上下都要聽黨中央的話,而他就是黨中央的核心;為了抓權和控制,他不惜搞垮經濟(十年來經濟成長率年年下挫),不惜搞垮外交(與侵略烏克蘭的普京結盟,被整個西方孤立),將香港變成一個紅色城市,還要武攻台灣,這些政策都出於他的左傾社會主義路線,要他改變這些錯誤政策,放棄以控制社會為目的清零政策,將是十分困難。

習近平在一個多月前的20大報告中強調,建黨和崛起,靠的是長期不斷的鬥爭;鬥爭的對象是一切阻礙中共發展的矛盾和敵人,鬥爭手段可以暫時調整,例如遇到困難時,暫時放軟手段,因此在數十個城市爆發的抗議潮之後,可以軟化手段,暫作應付,但長期的鬥爭是不會停止的,鬥爭對象也不會改變。例如對付香港的民主派,在2014雨傘運動和2019反送中運動之後,必繼續鬥,直到2020年通過港版國安法,把參加過示威的民主派打成反革命,將香港變成一個紅色警察城市,鬥爭才告一段落。對台灣民主派和台獨人士的鬥爭,當然也是一樣的。

蘇聯和蘇共於1989至1991崩潰倒台後,中共吸取教訓,盡力避免重蹈相同的覆轍,所以由那時起,就收緊政治,打倒和消滅一切民運異見於萌芽階段;眼前的「年輕人和學生」(習對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所言),竟敢繼1989學生之後再站出來抗議,那絕對是不能「原諒」的,講求鬥爭的中共,絕不可能對學生讓步,因為一旦讓步就可能失去控制,那是威脅到中共政權存亡大事。

習沒有向米歇爾解釋,為什麼學生和年輕人會如此不滿,為什麼忍受不了清零生活,但這才是學生和年輕人抗議的基本原因。過去三年,大學生被困在宿舍,有時連吃飯也成為問題;年輕人除了遭受封鎖之苦,還大量失業(失業率接近20%)。上海今年春天封城時,2500萬人禁足在家,不准出門兩個月,因此爆發滔天民怨;新疆和西藏更被封鎖100天,富士康鄭州廠工人被鎖在廠內一個半月。野村投資研究發現,11月初開始,有超過4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封鎖,佔全大陸人口的30%。習近平有什麼權力去推行這樣不顧人民死活的非理性政策?

這次抗議潮,被輿論看成為1989天安門民運以來最大抗議潮;「白紙運動」的意義在於,人民借着白紙,反對專制政府封鎖和壓制言論,以及剝奪人民的自由。抗議浪潮反映人民對習的封鎖普遍覺醒,不再接受政府宣傳所騙,揭發政府無權封鎖人民和人民有權反抗的事實,年輕人因此喊出「共產黨下台」和「習近平下台」的口號。可以想見的是,習20大雖然成功奪得第三個任期,但他只顧抓權,對一切內外政策卻一條路走到黑,自造陷阱,難以自拔。

要習承認清零失敗,並放棄清零,可能不容易。抗議潮爆發後,他最多只能選擇性地放寬一些政策,但暫時性的放寬,不等於就此放棄清零政策;在人民普遍覺醒的新形勢下,他沒有選擇,必須抓住機會,儘快取消清零,並承認大陸疫苗效力低,必須向西方借購疫苗,為老人接種,這才是他自救之道。否則,覺醒的人民,隨時再爆抗議,引發政治危機,要他下台之聲,也將會繼續響亮地喊下去。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世界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206/1838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