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2022-2024──美國政治制衡機制的恢復

作者:

2022年期中選舉選,共和黨奪回眾議院,美國嚴重失衡的政治有了分權制衡的可能性。

美國中期選舉結果是:民主黨以微弱多數掌控參議院,共和黨以微弱多數掌控眾議院。一心希望三權齊由民主黨掌握的美國左媒當然表示遺憾,但實則是讓美國政治擺脫了極左勢力一意孤行,面臨權力制約的政治生態。由於國會兩黨投票議事早就成了黨派立場優先,這兩年拜登許多社會主義荒唐議案未獲參議院通過,全賴參議院民主黨籍的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投反對票——這是一位對美國深懷責任感的傳統民主黨人。

中選結果是部分中間選民回歸常識的選擇

2022年中選,民主黨的選舉牌主要是聯邦層面的墮胎法——今年7月,最高法院裁決「羅伊訴韋德案」(Roe v.Wade)違憲,將此項法律權利還歸各州,這項裁決激起許多女性支持贊成墮胎成為聯邦法的民主黨。

但共和黨主打的牌更多:社會主義政策與高通脹、高犯罪率,讓美國人感到生存危機;預計十年內增加87000稅收員警查稅,激怒了商界尤其是中小企業主;在全國中小學加強引導青少年變性,且不許父母干預,讓家長深為恐懼。據皮尤2022年9月調查,美國的社會主義者正在減少:2019年,65%的民主黨人對社會主義持積極態度,如今只有57%的民主黨人表示有積極看法。

除了亞利桑那、賓州等少數幾個搖擺州與民主黨州堅持郵寄選票與延長計票時間(這是2020年大選舞弊的主要手法之一),截至本月22日,計票還未完成,其餘的共和黨州及民主黨州當中的共和黨選區都嚴格監票,因此,這輪中選共和黨奪回眾議院(218票即獲勝),部分恢復了政治權力的平衡。只有民主黨左派很不高興,因為從此結束了一黨專權、為所欲為的日子。

拜登家族腐敗將被追查

目前,雙方已經開始為接下來兩年佈局醞釀:共和黨擁有了削弱總統拜登議程,並進行一系列調查的籌碼。勉強守住參議院的民主黨則趁著換屆前利用手握兩院的優勢,通過一些議程,目前比較有希望的是同性婚姻法案。至於墮胎權,連拜登也承認,目前還沒有達到能夠在國會通過立法的票數。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長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則於11月18日任命傑克·史密斯(Jack Smith)任特別檢察官,專門調查2021年1月6日「國會山騷亂事件」與海湖莊園秘密檔一事,繼續共和黨選民深為憤怒的政治迫害。

福克斯新聞》指稱,聯邦政府對拜登之子亨特的稅務事務調查已經到了「關鍵階段」。

眾議院共和黨領導人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於11月15日贏得了眾議院議長提名,新一屆國會將於明年1月召開,屆時將進行正式投票。早在11月8日中選前,麥卡錫就在CNN的採訪中列出共和黨掌控眾議院之後的主要議程:通過立法控制邊境,阻止更多非法移民湧入美國,同時削減政府開支、對拜登政府展開嚴格調查。據麥卡錫的Twitter發言,眾議院共和黨人正在考慮的調查包括:從阿富汗混亂的撤軍、拜登政府的邊境政策、聯邦調查局對川普住所海湖莊園的突襲、涉及拜登兒子亨特的商業交易,以及與新冠相關的閉校和疫苗命令背後的決策。一些共和黨議員主張要調查美國司法部在部長加蘭德領導下的運作情況——加蘭德因批准一項搜查令而激怒了許多共和黨議員,相關搜查旨在掌握關於川普帶到佛羅里達州住所的機密材料的記錄。

對拜登家族腐敗的調查,早在2020年就開始,領導參議院調查拜登(Joe Biden)家族腐敗交易的是艾奧瓦州共和黨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羅恩‧詹森(Ron Johnson),只因共和黨在國會兩院中都居於微弱少數,此案這幾年一直被民主黨壓着。2022年10月26日,兩位參議員在寫給美國德拉瓦州檢察官David C. Weiss的一封信件重提此案。

2022中期選舉共和黨奪回眾議院之後,共和黨眾議員詹姆斯·科莫(James Comer)和吉姆·喬丹(Jim Jordan)在11月1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指控拜登與其兒子亨特(Hunter)一起積極參與了海外商業交易,他們發現了這對父子陰謀欺騙美國、電信欺詐、違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洗錢、逃稅和其他罪行的證據。一名消息人士告訴《福克斯新聞》,聯邦政府對亨特·拜登及其稅務事務的調查已經到了「關鍵階段」,官員們正在考慮是否以各種稅務違規、可能的外國遊說違規等罪名指控拜登的兒子。

民主黨牽連甚深的FTX欺詐案

另一個將令民主黨十分頭痛的調查是針對從事加密貨幣業務的FTX公司。這家公司為僅次於索羅斯的民主黨第二大捐款人,在中選當天宣佈破產。11月16日,幾名眾議院共和黨人正就他們對烏克蘭軍事援助可能被不當投資於破產的加密交易所 FTX交易有限公司一事,向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施壓。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眾議員特洛伊·尼爾斯(Troy Nehls)和他的幾位共和黨同事給布林肯寫了一封聯名信,信中對美國政府烏克蘭軍事財政援助與 FTX的潛在投資的關係概述如下:該公司的創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中期選舉中向民主黨人提供了大量捐款;烏克蘭政府今年3月正式與 FTX合作,「在拜登總統承諾拿出數十億美國納稅人的美元幫助烏克蘭抗擊俄羅斯入侵的戰爭努力的幾天內,推出了一個名為『援助烏克蘭』的加密捐款網站。」這些議員寫道:「雖然這種合作被吹噓為一種幫助烏克蘭兌現用於彈藥和人道主義援助的加密捐款的方式,但我們非常擔心烏克蘭政府可能將美國近660億美元經濟援助的一部分投資於 FTX,以確保民主黨人掌權,並保持資金流入。」這封信指出,班克曼-弗里德「是民主黨下屬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AC)和組織的第二大捐款人,僅次於自由派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

美國政治最大的長處就是權力制衡。但自從奧巴馬任總統以來,民主黨急劇左傾化,導致美國兩黨政治理念極化。奧巴馬和川普在擔任總統的頭兩年裏,通過說服黨內人士通過了一些優先事項,但在中期選舉失利後,他們轉向使用行政權,預計拜登也會這樣做。拜登和民主黨人當然也會阻止共和黨人的大多數提案,但程式上推翻否決權需要眾議院和參議院三分之二的票數支持。

恢復分權制衡的傳統於美國有利

以上彈劾、調查只是一部分,共和黨眾議員們的清單上還有長長一串待啟動的事項。真正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民主黨與媒體的政治觀念發生巨大變化,都以三權集中於一黨一手為追求目標,將權力制衡看作政治分裂。

紐約時報》與CNN這幾家左派大媒體毫不掩飾自己的黨派立場,就以《華爾街日報》這一政治立場相對中道一點的媒體為例,也持這種觀點。該報在11月18日的一篇《中期選舉後分裂的政府對美國意味着什麼?》中說的話令人吃驚:「共和黨人以微弱優勢掌控眾議院,為華盛頓明年重回一個分裂政府的狀態埋下伏筆,這恐怕會讓通過任何重大立法的機會變得渺茫,……使拜登在新一屆國會調查其政府時陷入被動防守。」

美國的民主,其實就懸在一張選票上。

從這段話中,可以看出美國媒體的政治觀念發生巨大變化。世界對於專制威權體制經常痛詬,認為這些威權體制往往一黨獨大,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用來做比較的參數就是美國憲政約束下的三權分立這一權力制衡機制。我剛來美國時,一部幾十個大學採用的《美國政治》教科書談三權分立時,盛讚美國選民的成熟,說「美國選民很注意權力不能集中在一個政黨手中,在大選時,如果總統選了民主黨候選人,那麼國會議員就會將票投給共和黨」。這絕非是教科書在自誇,即使在2016年時,我也知道身邊不少選民(尤其是中間選民)在選舉時投票就是這樣選擇。

美國的民主,其實就懸在一張選票上。美國的選舉系統出了嚴重問題,集中在大量郵寄選票無法驗證身份與延遲計票過程中,大量郵寄選票源源不斷,而且這些票主要投給民主黨候選人。這次中選中,2020大選出現舞弊的六個州,至少有三個出現類似問題。2020年美國大選,亞利桑那州人口最多的馬里科帕縣(Maricopa)出現嚴重問題,在該州參議院主持的大選法醫審計中發現多項不一致,包括超過5萬張選票可能存在問題。根據官方結果,美國總統拜登在該州的得票比川普僅多出一萬多票。今年中選在投票當天,該州人口最多的馬里科帕縣(Maricopa)還出現了大範圍的打印機故障,計票過程長達近半個月,終於導致該州共和黨拒絕對該縣的選舉結果認證。

可以想像,如果選舉過程不規範化,美國就不可能有公平和誠實的「選舉」,所謂選舉將淪為統治階級的「選擇」。也因此,2022年中選,共和黨奪回眾議院,美國嚴重失衡的政治有了分權制衡的可能性。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26/1834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