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丹:美國「紅潮」沒有再現的原因

作者:
值得注意的是,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成為眾院議長後,美國國會對中國的態度將更強硬。麥卡錫上月向福斯新聞表示:五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的生活方式、經濟、工作、公司、文化、制度和我們的未來發起攻擊。帶着這樣的立場,拜登即使想緩和美中對峙,可能性也不會太大。

共和黨選成這樣,甚至可以說是輸了,聲勢浩大的「紅潮」並未出現。(美聯社)

美國期中選舉大局已定,與外界選前預期「紅潮再現」相比,共和黨選得很差,不僅沒有拿下參議院,而且在眾議院領先的幅度很小。對比總統拜登的低民調和人民對通貨膨脹等經濟狀況的普遍不滿,共和黨選成這樣,甚至可以說是輸了。為什麼聲勢浩大的「紅潮」並未出現?我認為有幾個原因:

首先,選前外界對共和黨會大勝的期待本來就太高,尤其是媒體的各種民調,驚人地一致認為紅潮到來。我沒有證據,所以不敢說這是媒體故意的,或者是民主黨操作的結果,但顯然,共和黨自身過於樂觀的情緒在客觀上,的確影會響到一些共和黨選民。他們認為已經贏定了,所以沒有必要出門投票。

其次,由於共和黨聲勢太大,且志得意滿,一些競選語言中,有些話講得太早了,例如要彈劾拜登,要進一步修正以前的自由派立法等等。這樣的提早預告驚醒了很多原本無意投票的民主黨人和主張「政治正確」的年輕人,包括中間選民在內,很多選民擔心共和黨掌控兩院之後,美國將陷入更嚴重的黨爭,國家的前景更是一片混亂。因此,民主黨的票在最後關頭被催出來了。

第三,川普因素也發揮了作用。選前,川普的態度非常明確,只要共和黨大勝,他就一定會宣佈競選2024年總統。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共和黨大勝,任誰也將無法對川普形成制衡。對川普再選的擔心,也是民主黨選民,甚至共和黨部分溫和派選民投票的參考值。必須承認,川普現象歷經兩年,還是沒有完全消退,他的一舉一動,仍舊是很多選民的投票參考指標。

第四,經濟問題的確是拜登政府軟肋,但面對世界性的衰退,共和黨也並未拿出更好的應對措施;一些中間選民會認為,即使共和黨上台,也未必能夠解決通貨膨脹問題。因此,經濟問題對民主黨選情的打擊力度,比選前的預期低了很多;

第五,毫無疑問,最高法院關於墮胎權問題的裁決也的確產生了影響,很多自由派和中間派選民,擔心過去幾十年民權運動爭取到的一些權益,會逐漸被最高法院剝奪,這樣的危機感也使得他們不願意給共和黨機會。

選舉結束,民主黨意外地得到選民的寬容,但他們面臨的挑戰依舊嚴重。共和黨拿下眾議院的多數,根據他們已經有的規劃,一定會對拜登啟動彈劾調查的事由,包括了拜登次子杭特‧拜登的生意往來、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共和黨如果要成功彈劾拜登,當然不會過關,但是對拜登來說壓力很大;尤其是杭特的問題,可以說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一旦杭特受到法律制裁,拜登顏面全無。同時,治安和民生問題是人民不滿的主要原因,雖然看來選民願意再給民主黨機會。可是真的能解決嗎?目前看不出來。

值得注意的是,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成為眾院議長後,美國國會對中國的態度將更強硬。麥卡錫上月向福斯新聞表示:五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的生活方式、經濟、工作、公司、文化、制度和我們的未來發起攻擊。帶着這樣的立場,拜登即使想緩和美中對峙,可能性也不會太大。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18/1831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