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刻赤大橋被炸:一場完美的敵後破壞行動

克里米亞大橋(又稱刻赤大橋)被炸了。

這是俄烏開戰以來,克里米亞大橋首次被襲擊。

在克里米亞大橋被炸後,俄媒當即表示,克里米亞大橋遭到烏克蘭的導彈攻擊。但克里米亞當地政府宣稱,克里米亞大橋是因汽車爆炸引起。

烏克蘭方面則立即回應道:「一切都將屬於烏克蘭!」

「克里米亞大橋事件僅僅是一個開始!」

這等於烏克蘭承認了,克里米亞大橋的爆炸就是烏軍所為。烏克蘭在對俄方面,正在變得越來越強硬,不再藏着掖着。在此前,克里米亞機場薩基爆炸,彈藥庫爆炸,烏克蘭一直都沒承認是自己所為。而俄軍因沒有抓到兇手,也不想承認克里米亞被烏軍襲擊,把鍋甩給了煙頭。

事實上,烏軍對克里米亞的襲擊從未停止過。在紅利曼包圍戰期間,大家的目光都被紅利曼戰役所吸引。但在克里米亞,烏克蘭游擊隊成功引爆了克里米亞貝爾貝克機場,俄軍多架戰機被摧毀。

一直以來,烏軍都堅持兩線作戰。一條是正面戰線,另一條是敵後戰線。只是最近烏軍在正面戰線上取得的戰果過多,掩蓋了烏軍在敵後戰線取得的戰果,以至於克里米亞貝爾貝克機場被襲,都沒有多少人知道。而本次克里米亞大橋被襲擊,距離貝爾貝克機場被襲,前後相差時間也沒有超過一周。

烏軍的特種游擊隊從未停止過戰鬥。對俄軍而言,現在的局面是首尾難顧,根本無法預判烏軍會出現在哪裏,什麼時間,在哪裏發起攻擊。俄烏正在進入「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的互相挨打格局中。在克里米亞大橋被襲之前,俄軍發射了50枚精確制導導彈,打擊了基輔州附近的烏軍預備役訓練營。

我們可以把烏軍對克里米亞大橋的襲擊看作對俄軍的回應。烏軍的反擊能力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徹底逆轉了單方面挨打的格局。從克里米亞大橋被襲開始,烏軍是真的放飛自我了,開始按照1991年的俄烏邊界,去打擊俄軍佔領的一切烏克蘭領土。

正如烏克蘭空軍所言:「一切都將屬於烏克蘭!」

這也展現了烏克蘭奪回克里米亞的決心。

從爆炸現場來看,隊長認為,克里米亞大橋不是導彈襲擊,而是烏軍的敵後游擊隊提前佈置了高爆炸彈。理由有三:

一是,如果是導彈襲擊,橋上的油罐車應該被炸成碎片了,而不是依然保持着較為完整的狀態在燃燒。

二是,如果是導彈襲擊,俄羅斯在克里米亞部署的S-400防空導彈系統不可能沒有預警。烏克蘭沒有超音速導彈,只有亞音速導彈,是比較容易攔截的。要是導彈襲擊,俄防空系統啞火,那隊長真的就無語了。

三是,如果是導彈襲擊,天空中會有導彈飛行的尾焰,也會留下飛行軌跡,衛星系統是可以偵察拍照的。但到目前為止,全網沒有相關照片。

最可能的就是,烏軍特種游擊隊在橋下提前安裝了炸彈,當油罐車路過時,烏軍引爆了炸彈,並點燃了油罐車。或者,烏軍把炸彈藏入了無人駕駛的汽車裏,當汽車靠近油罐車時,烏軍引爆了炸彈。

這是一次幾乎完美的敵後破壞行動。就像先前一系列的克里米亞大爆炸一樣,俄軍依然沒有抓獲兇手,宛如盲人摸象,只能靠猜。俄軍既無法鎖定烏軍的特種游擊隊成員,又無法預判敵後攻擊會在哪裏發生,非常地被動。

從克里米亞的一系列爆炸來看,至少傳遞出二大信息:

其一,烏軍特種游擊隊的敵後破壞行為越來越嫻熟,越來越專業,隱藏於克里米亞的平民之中,打完就跑,神龍見尾不見首,對俄軍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其二,俄軍內部很可能出了叛徒!烏軍特種游擊隊為什麼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地完美脫身?如果沒有俄軍內部的叛徒裏應外合,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俄軍若不能抓出叛徒,打掉烏軍的內應,克里米亞大橋還會被炸第二次,第三次......

對俄烏戰爭而言,克里米亞大橋具有重大戰略意義。它是俄軍後勤物資運輸的唯一橋樑。在烏克蘭戰場上,俄軍有兩條主要後勤運輸路線。第一條是別爾哥羅德方向,通過鐵路運輸,直接進入盧甘斯克。但這條運輸線上的關鍵交通樞紐斯瓦托夫正在被烏軍強攻,隨時面臨丟掉的風險。

第二條就是通過克里米亞大橋,先把物資運輸到克里米亞,再中轉至頓涅茨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地區。尤其是赫爾松的俄軍,主要就是依賴於克里米亞的物資補給。而今,克里米亞大橋被炸毀,運輸中斷,俄軍就只能依靠海運和空運了。

克里米亞大橋是一座並列雙線路大橋,它的高層線路是鐵路橋,低層線路是公路橋。毫無疑問,海運和空運對重型裝備的運輸能力遠遠比不上鐵路運輸。鐵路可以直達克里米亞,但如果採用海運,還需要在港口進行裝卸,運輸效率將大幅降低。

而且,在裝卸過程中,也很可能遭到烏軍敵後特種游擊隊的攻擊。對烏軍而言,炸毀克里米亞大橋有着巨大的意義:

其一是,切斷克里米亞大橋這條俄軍的後勤運輸大動脈,讓俄軍裝備彈藥補給更加艱難。

其二是,為全面收復赫爾松做準備。烏軍在赫爾松集結了12.5萬大軍,在第聶伯河左岸準備全殲2.5萬俄空降兵,一舉拿下赫爾松市。而俄空降兵部隊要想堅守陣地,就必須獲得後方源源不斷的物資彈藥補給。若是補給跟不上,這2.5萬俄空降兵是很可能被烏軍包餃子、全殲於第聶伯河左岸的。

這裏不像哈爾科夫,也不像紅利曼。俄空降兵的身後就是寬度1000米的第聶伯河,沒有退路可言。

其三是,向俄羅斯展示烏軍的決心:收復克里米亞已被納入烏軍的戰鬥目標。烏軍要解放的不只是烏東四州,他們還將奪回克里米亞,把俄軍逼退至刻赤海峽的對岸,恢復1991年的俄烏邊界線。

其四是,整個烏東地區已經沒有禁區了,烏軍將打擊烏東的一切目標。在此之前,烏軍一直表現很克制,不敢襲擊克里米亞大橋。但現在,克里米亞大橋也不再是禁區了。這場俄烏戰爭不會再有領土上的妥協,要麼,俄軍徹底擊敗烏克蘭,要麼,烏克蘭收復烏東四州以及克里米亞。

否則,俄烏兩軍將一直打下去,雙方都不再給自己留退路。現在就是打明牌了,圈定戰場,圈定目標,不死不休,鏖戰到底。

在隊長看來,俄軍的重大補給線都已經被納入烏軍的打擊目標。烏軍這套王八拳打得很準,又很致命,拳拳都打在了俄軍補給線的大動脈上。俄軍要逆轉這種局面,不是一般的難,而是難上加難。

對俄軍而言,現在最危險的還不是克里米亞,而是赫爾松。

當克里米亞大橋被炸斷後,俄軍該如何守住赫爾松?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牲產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09/1813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