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留守兒童排隊「餵豬」

7天假期已經過去一大半,小朋友們作業任務過半了嗎?

這個問題扎不扎心?如果還有拓展作業沒做完,可能更扎心。

昨天,貴州20多個留守兒童排隊擺拍餵豬完成作業的視頻火了,拍攝者記錄了留守兒童託管中心真實的生活片段,卻意外地在網上掀起了關於‌‌‌‌「應付作業‌‌‌‌」的爭論。

有人批評家長不應該助長孩子‌‌‌‌「應付作業‌‌‌‌」,但也有人說該批評的是這種‌‌‌‌「形式主義作業‌‌‌‌」,既然無法達到教育的作用,還不如不要佈置。

家長不是‌‌‌‌「真媽媽‌‌‌‌」,作業卻是‌‌‌‌「真作業‌‌‌‌

一開始看到熱搜上的標題‌‌‌‌「20餘名留守兒童輪流擺拍餵豬完成作業‌‌‌‌」,一頭霧水,印象中的留守兒童是鄉村里和祖輩生活在一起的孩子,這20多個孩子怎麼會‌‌‌‌「組織‌‌‌‌」在一起擺拍?給他們擺拍的又是誰呢?

抖音號‌‌‌‌「羅麻麻‌‌‌‌」擁有17.7萬粉絲,介紹是‌‌‌‌「在貴州一個偏遠小鎮做留守孩子託管十多年,抖音記錄我和孩子們的生活,不慘不賣慘,不接受捐款……‌‌‌‌」。

裏面的羅麻麻名叫羅英,實際上她已經被媒體報道過多次,此前一次是託管中心的一個小男孩因為特殊原因兩年時間一直沒有家人探望,羅英偷偷給孩子加餐‌‌‌‌「偏愛‌‌‌‌」。還有一次被報道是託管中心一個孩子被重點中學錄取時喜極而泣。

因此這次排隊擺拍視頻里的‌‌‌‌「家長‌‌‌‌」並不是這些孩子的父母或者家人,而是留守兒童託管中心的負責人羅英。

視頻被媒體發現後也有記者採訪了羅英,她解釋說:學校老師佈置的作業是要孩子幫家長幹活,如果每個孩子都真的餵豬,豬也吃不下。以前還有給家長捶背的作業,如果每個孩子都給她捶背,那是要被捶骨折了。

羅英說得挺實在:‌‌‌‌「我作為這些留守兒童的臨時家長,的確要配合老師完成這些作業。‌‌‌‌」

羅英配合老師完成作業顯得‌‌‌‌「駕輕就熟‌‌‌‌」,翻看之前的視頻,9月30日是孩子們排隊給她洗腳,也是兩三秒一個,最後一個沖入鏡頭的是羅英的老公,場面還相當溫馨。

從‌‌‌‌「羅麻麻‌‌‌‌」賬號上的視頻以及之前媒體的報道看,這個留守兒童託管中心的負責人是一個對孩子們挺負責任、有愛心的臨時媽媽。因此這個時候如果再批評要管二三十個孩子的臨時媽媽沒有真實地完成‌‌‌‌「幫家長幹活‌‌‌‌」的作業,似乎是要求太高了。

有網友說,家長如此歡樂地給孩子們擺拍,助長了他們‌‌‌‌「應付任務‌‌‌‌」的心理,對他們的成長不利。網友此話雖然沒什麼錯,但如果考慮到這些孩子長年沒有父母親人照顧,從很小就生活在這樣的集體中,他們中間還有更多值得擔心的問題比‌‌‌‌「應付任務‌‌‌‌」的缺點更要緊。

羅英的託管中心每個月託管費只要幾百元,最小的孩子三四歲,其中還有發育遲緩的特殊兒童,想來每日的運營並不容易,需要得到社會的更多關注。

‌‌在貴州偏遠地區留守兒童比較多的學校里,是不是應該佈置‌‌‌‌「幫家長幹活‌‌‌‌」的作業,這的確值得商榷。

羅英所在的貴州省黔南州,隨便搜索了一下,就出現了好幾家留守兒童託管中心,這說明當地生活在託管中心裏的孩子不少,如果班級里有幾個留守兒童,老師就應該考慮佈置這種作業是否合適,是不是有其他的作業形式可以替代?或者對他們‌‌‌‌「區別對待‌‌‌‌」?

其實,大城市學校里的拓展作業,也不是沒有這種問題,有的作業‌‌‌‌「臣妾真的做不到‌‌‌‌」,或者實在太耗費大人和孩子的精力,是不是就不要再佈置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綜合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06/1812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