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蘇聯對中國的核威脅是如何化解的 中美友好關係的歷史見證

—原題:中美友好關係的歷史見證

作者:
六十年代,中蘇邊境戰爭爆發,愈演愈烈。最後,蘇聯竟至要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核打擊』,打擊中國西北導彈發射基地、核試驗基地,以及北京與東北重要工業城市。而且,還把這個計劃密告訴美國以示好,以求得美國的支持或中立。我們想都沒有想到,被我們罵得狗血淋頭的美帝,卻立即向全球泄露了蘇聯的核打擊計劃,

1943年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中共在重慶公開發行的機關報《新華日報》,發表了以《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為題的社論:.

「……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裏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與怛惻,傑弗遜的博大與真誠。

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

我們堅信,太平洋是不會阻隔我們人民與人民間的交誼的。在患難中,我們的心嚮往着西方。而在不遠的將來,當我們同心協力,消滅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後,為着要在戰爭上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中國,在科學的領域裏更有待於盟邦的援助。在過去,民主潤澤了我們的心;在今後,科學將會增長我們的力。讓民主與科學成為結合中美兩大民族的紐帶,光榮將永遠屬於公正、誠實的民族與人民。」

毛澤東也在1943年高度讚揚了《新華日報》,稱其為除八路軍、新四軍以外的「另一方面軍」。他對到訪延安的美國官方代表團也說過,中國共產黨的奮鬥目標,就是要在中國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

下面就讓1943年以前歷史與1943年以後至今的歷史來說話吧。

1894-1895年甲午中日戰爭失敗後,國際帝國主義在中國掀起了強佔租借地和劃分「勢力範圍」的狂潮。1897年德國強租膠州灣,把山東劃為它的「勢力範圍」;隨後,俄國強租旅順、大連,把東三省、內外蒙古、新疆劃為它的「勢力範圍」;英國除了通過兩次鴉片戰爭先後強租了香巷島與擴租新界以外,又強租了威海衛,把長江流域劃為它的「勢力範圍」;法國強租了廣州灣,把雲南、廣東、廣西劃為它的「勢力範圍」;日本除了割佔台灣以外,把福建劃為它的「勢力範圍」。列強還在各個城市設立了「國中之國」的租界。

一句話,中國面臨着被列強瓜分而淪為殖民地的嚴重危機。

而列強的「勢力範圍」,基本上就是列強預定的瓜分地盤。彼等皆已協調妥當,只等動手瓜分中國的信號。這個信號就是某個可供動手瓜分藉口事件的偶發。

在中國面臨着隨時被列強瓜分的關鍵時刻,新興的美國出手了。1899年美國國務卿約翰海向有關各國英、德、法、俄、意、日,提出了「中國門戶開放宣言」,請各國維持中國領土及主權之完整。19世紀末,美國在經濟上幾乎超過了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實體。因此,美國的「門戶開放宣言」很有說服力;再加上各國因爭奪「勢力範圍」,時起衝突。於是,列強紛紛表態,接受了美國的意見,中國這才免除了被列強瓜分而淪為列強的「次殖民地」。

1900年(庚子年)8月,日、俄、德、英、美、法、意、奧八國聯軍侵華戰爭爆發。清政府利用盲目排外、赤膊上陣的義和團抵擋敵軍的子彈。聯軍從天津向北京進發,攻陷北京,慈禧太后光緒帝西逃。次年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其中最厲害的一項是:清政府賠款白銀4.5億兩,分39年還清,本息共9.8億兩,史稱「庚子賠款」。各國的分配比率以俄國最多,佔28.97%……,美國佔7.32%。面對巨大的賠款金額,量全國之財力都沒法還清。

1908年7月,美國駐華公使向中國政府聲明,將美國所得庚子賠款的半數作為教育基金退還中國,資助中國派留學生赴美學習,創辦清華大學。在美國的帶頭作用的影響下,俄、法﹑日﹑英﹑比﹑意﹑荷等國也先後效法美國退還了部分賠款。

美國退還庚款不是偶然的。在列強議定賠款數額時,美國就提出了儘量減少賠款的意見。而且,美國素有退還多餘賠款的慣例。早在1863年,仇外的日本封鎖馬關海峽,攻擊西方商船。法、荷、美、英四國聯軍出征日本,逼迫日本開放海峽,賠償300萬美元,由四國均分。美國把賠款存入國庫不動用。直到20年後的1883年,美國國會通過議案,全額退還賠款。日本拿到這筆錢,在橫濱港建了「美利堅碼頭」作為紀念。

美國的退還庚款引發了中國社會的一片好評,對中國社會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庚款生前後三批,造就了大量中國精英人物——中國現代化進程意義上的第一批近代知識分子。如:詹天佑、茅以升、梅貽琦、胡適、錢三強、錢偉長、錢學森、竺可楨、郭永懷、趙元任、鄧稼先楊振寧,等等。

中國台灣的清華大學每年還能收到美國寄來的庚子賠款支票。

或言:美國為何這麼慈悲?美國是個憑正義、公正行事的國家。如:巴拿馬運河本是美國1903出巨大資力、人力開鑿的,而巴拿馬政府卻在1977要求歸還巴拿馬運河。當時的美國總統卡特說:美國作為一個大國應該按道義行事,於是就把巴拿馬運河白白送給了巴拿馬。可見美國政府是講正義、公正的。美國是個民主國家,美國政府之所以講正義、公正,是因為美國老百姓講正義、公正;美國政府是老百姓票選出來的。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歐洲爆發,後來波及到全世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國捲入了這場戰爭。戰爭的一方為德奧等等同盟國,一方為英法意等等協約國。歐州列強無暇東顧,日本趁機對德宣戰,派兵侵入山東,取代德國在山東的侵略權益。遠在西半球的美國宣佈實行中立政策。對美國素有好感的中國也奉行中立政策。1917年因德國潛水艇擊沉美國商船,美國對德宣戰。美國預判同盟國必敗,就竭力推動中國與美國保持一致,參與對德宣戰,以便戰後收回山東主權。中國有識之士也發出了這種建議。於是,中華民國放棄了中立,參加了對同盟國開戰。1918年大戰以同盟國的失敗而告終。中國這才破天荒地成了一次大戰的一個戰勝國,國際地位開始提高。

一次大戰原本是歐州列強為爭奪領土與殖民地、勢力範圍的鬥爭而爆發的,而戰後不管哪一方勝利,殖民地、次殖民地與貧弱國家的人民,都不會改善自的命運。唯獨美國參戰後,總統威爾遜就於1918年1月發表了名為《世界和平綱領》的十四點原則。它倡導以「開放、民主、和平」的精神,來建立戰後世界的新秩序,使大小各國同樣獲得政治獨立和領土完整的相互保證。如:提出民族自決權,反對秘密外交,大國裁減軍備,以門戶開放原則保護弱國的領土與主權的完整,建立「公正而持久的和平」,並成立具有盟約性質的普遍性的國際聯盟來保證其原則的實施。威爾遜的世界和平綱領讓全球都為之轟動,受到世界愛好和平民主人民的廣泛好評。

因而大戰結束後,人們在慶祝協約國勝利時,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欠發達地區,颳起了一股對威爾遜崇拜的狂潮。北京青年遊行時,曾圍繞美國駐華使館高呼「威爾遜萬歲」。

1919年初,戰勝國在巴黎召開和平會議。與會國凡27個,代表1000名,中國代表團第一次作為戰勝國參加了這一個空前規模的國際會議。其中的英、美、法、意、日被稱為「五強」。美國總統威爾遜帶着十四點原則赴會。主要討論簽訂對德和約的問題。

日本在會上要求把它取代德國在山東的權益合法化;中國代表顧維鈞與日方牧野展開了唇槍舌戰。他從法理、歷史、種族、文化、國防諸方面闡明山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重申各國有義務尊重民族自決與領土完整,尊重威爾遜的十四點原則,強烈要求把山東還給中國。特別是他說的「中國的聖人是孔子,故鄉在山東,西方的聖人是耶穌,故鄉在耶路撒冷;所以,中國不能失去山東,就同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一樣」,博得了「全場鼎沸,掌聲如雷」。美國總統威爾遜,英國首相勞合·喬治,法國總理克里孟索紛紛離席,走上前去和顧維鈞握手致賀。

會後,美國公使芮恩施謂中國「既得多國之贊成,自應堅持到底,勿稍放鬆」,萬一日本以兵力恐嚇,請先通知本公使,當首先電告巴黎大會。由此可見,從美國威爾遜的十四點原則到美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力挺中國,美國是竭力支持中國收回山東主權的。

可是,1917年日本已同英、法、意分別達成秘密協議:應允在戰後和會上支持日本繼承德國在山東的一切權利;日本還以退出和會要挾彼等滿足其要求;1918年9月,段祺瑞政府在與日本簽訂的西原貸款密約中,以簽上「欣然同意」字樣,肯定了日本在山東的控制權。凡此,都令支持中國的美國感到獨力難撐,愛莫能助。於是,由日本取代德國在山東的權益就這樣地被巴黎和會合法化了。

中國外交的失敗,引發了「五四」學生運動。「拒絕和約簽字!」成為時代的最強音。中國代表在簽字日,以斷然缺席的方式,拒絕了在巴黎和約上簽字。一個弱國居然敢於面對列強說「不」,這不得不使巴黎和約與國際社會都「為之愕然」。英國《泰晤士報》評曰:巴黎和會是近代中國人第一次對西方人說「不」的國際會議。日本代表牧野深顯擔憂:「余深信此種感情早已浸潤於中國一般國民,醞釀已數年之久。」

威爾遜的十四點原則因種種原因而成為一紙空文。但我們不應輕言它是欺騙中國的。事實上,正是這個十四點原則激發了中國國民的愛國激情,成了引發「五四」運動的一個因素。在兩年後的1921年,美國邀請中、英、日、法、意、荷、比、葡在華盛頓舉行會議。美國以調停與施壓,迫使日本把山東主權歸還了中國。與會國還簽簽訂了《九國公約》,尊重中國的獨立與領土的完整。威爾遜的十四點原則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似乎超前而理想化了,但它的處理國際關係的精神,成了二戰後聯合國創立的準則。

斯大林親口說:「沒有美國的援助,要想戰勝法西斯德國,是不可想像的事情。」赫魯曉夫在回憶錄里說:「沒有美國的大規模援助,蘇聯不可能組織起來一次大規模的會戰。」

彼等對美國在蘇德戰爭中的評價,同樣適用於美國在中國八年抗戰中的評價。

中國全面抗戰爆發後,美國就對日本進行了經濟制裁,其中的能源斷供,給了日本致命的一擊。

美國對中國的抗戰一共援助了多少錢?

在現金上,珍珠港事件之前,美國援助中國合計1.7億美元。珍珠港事件之後,中美就成了盟國。美國通過租借法案又向中國提供五億美元援助,合計6.7億美元。

在物資上,援助了大量的戰略物資,如槍支彈藥、飛機大炮、汽車船舶。在當時折算成美元合計8.46億。因中國沿海港口被日本控制,為了將美國援助的物資運送過來,美國開通了穿過喜馬拉雅山到中國西南的駝峰航線。在3年零一個月里,共空運各種物資達65萬噸。

在人員上,美國援華的航空志願隊與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總共擊落、擊毀日軍飛機2600多架。在空戰中,美國總計損失飛機568架,犧牲、失蹤的飛行員1579人。

按照當時的價格統計,中國在抗戰中所獲得的美國援助,總價值約為16.02億美元。超過了從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所有對外賠款的總和。

在抗戰後期,經中美談判與美國的帶頭,廢除了清政府與列強簽訂的包括領事裁判權在內的一些不平等條約。

與此同時,以美國為主力的同盟國在太平洋戰爭中,完全而徹底地消滅了日本的海軍,最後,以一錘定音的兩顆原子彈,迫使日本無條件投降。

中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美國把中國看作同大英帝國相等的參戰大國,把中國軍隊同蘇聯紅軍相提並論。羅斯福說:「中國武器裝備這麼落後,在戰鬥中卻非常的頑強。拖住了大約80%的日本陸軍,20%的日本海軍,30%的日本空軍。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有多少個師團的日本兵,可以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下歐洲打下印度接下來就是太平洋戰場。」因而戰後的中國,才成為國際社會公認的與美蘇英並列的四大戰勝國,並在美國的大力支持下,成為與美蘇英法並列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從此,「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中共實行向蘇聯「一邊倒」的方針政策,旋又發生韓戰,中美友好的關係才劃上了一個句號。在長達22的1949-1971年間,中美關係處於隔絕與對峙狀態,美國一變而成了個頭號帝國主義。

六十年代,中蘇邊境戰爭爆發,愈演愈烈。最後,蘇聯竟至要對中國做『外科手術式核打擊』,打擊中國西北導彈發射基地、核試驗基地,以及北京與東北重要工業城市。而且,還把這個計劃密告訴美國以示好,以求得美國的支持或中立。我們想都沒有想到,被我們罵得狗血淋頭的美帝,卻立即向全球泄露了蘇聯的核打擊計劃,繼而嚴正警告蘇聯,如果輕舉妄動,美國將對蘇聯實施核報復。就這樣,我們才避免了一場輕則國家癱瘓、重則亡國滅種之災。」須知:當時,中美還沒有建立外交關係哩。難道這不是美國的仗義之舉嗎?!

美國總統尼克遜得到報告後,緊急召開會議磋商。尼克遜道出了一句偉大而耐人尋味的政治理念:「我們能夠毀滅世界,可是他們卻敢於毀滅世界。」

美國為何這麼仗義呢?蘇聯是個集權主義國家,不講人道,理性缺失,人性喪失殆盡,原子彈掌握在獨裁者手裏,是十分可怕的;美國是個民主國家,講人道,講人性,有理性,原子彈的投放得經過政治家們的理性思維,得國會與公眾的授權。這就是美國與蘇聯對待人類,對待地球的世界觀的天壤之別,這也是

理性主義的人類觀,對非理性主義的反人類觀的勝利。

蘇聯的野蠻侵略行徑,引起了毛澤東的警惕,在他看來,蘇聯社會帝國主義已經取代了美國帝國主義的位置。這在中共十一大的文件里有充分的說明。

以上鐵錚錚的歷史見證,一般國人盲然不知,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每天所聽到的,就是現代義和團「拳魁」的叫囂戰爭,胡說八道,如:「美國實行種族滅絕政策,屠殺了一億印地安人!」「美國亡我之心不死!」「美國好戰侵略成性,建國兩百多年,只有16年沒有打仗。」「美國軍援烏克蘭抵抗俄羅斯,是打代理人戰爭。」甚至說:「俄烏戰爭就是美國策劃與挑起的。」彼等連起碼的歷史常識都置之不顧而肆意踐踏歷史,用心險惡,莫此為甚!1900年義和團的盲目排外,是其愚昧無知所至,而現代義和團則是「高知」組成的,彼等不是不明是非,不明政治歷史的真相,而是明知其非而妄言是之。這不是「名為愛國,實為誤國」,「名為反美帝,實為禍及人類」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29/1809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