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著名傳記作者:普京帝國夢想的破滅

俄羅斯現在已經達到了從朝鮮購買武器的極端地步。如果普京升級對烏克蘭平民的攻擊,特別是如果他採用小型核武器,這將直接導致對俄羅斯空戰和炮戰的迅速升級。而且,西方不會允許烏克蘭現任總統沃洛基米爾-澤林斯基將西方拖入類似165年前的克里米亞戰爭(現在已經沒有輕騎兵,也沒有詩人阿爾弗雷德‧丁尼生去記錄這場戰爭)。

9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了罕見的全國電視講話。圖為2022年7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通過視頻主持安全委員會的會議

弗拉基米爾‧普京面臨熄火。

在西方不流血的冷戰勝利、國際共產主義崩潰和蘇聯解體後,普京從蘇聯解體後克里姆林宮的內鬨中脫穎而出。當他接手被裁剪了的俄羅斯時,他面臨着一個明確的選擇:他可以讓俄羅斯軟着陸,從與美國並列的世界超級大國下降到世界大國第二梯隊,或者他可以拒絕承認已經分離的前蘇聯各共和國的合法性,並着手重建俄羅斯,試圖重走彼得大帝和約瑟夫-斯大林的道路。

在選擇第二種方式,即重建大俄羅斯和蘇聯時,他的選擇造成現代社會中最嚴重的失敗:整個社會降級。

從世界大國的第一級降到第二級的最高典範是丘吉爾戴卓爾的英國。這個過程如同為慶祝大英帝國對盟軍在世界大戰中的勝利做出的巨大貢獻,以及或多或少自願將獨立給予幾十個前殖民地而舉行的榮耀慶典。這些殖民地包括巨大的大英印度帝國的六個國家。

丘吉爾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者,伊麗莎白二世是英聯邦的實際建設者,戴卓爾是支持美國的一個令人振奮且有影響力的盟友,並在福克蘭群島維護大英帝國的最後榮光,使英國能夠帶着無損的尊嚴甚至是勝利的音符爬下來。普京在尋求扭轉歷史的過程中,遇到了一場可怕的慘敗,這是俄羅斯自1905年日俄戰爭後最嚴重的災難。

普京有一段時間似乎做出了一些成績,使俄羅斯位於世界第二梯隊大國的前列,像世界上所有其它國家一樣,追隨於美國。但是,對於所謂的「近鄰」,即除俄羅斯之外的其它脫離克里姆林宮統治的共和國:烏克蘭、白俄羅斯、摩爾多瓦,以及三個波羅的海共和國、三個高加索共和國和五個亞洲共和國,情況就變得不同。

這些分離出來的國家總人口約為1.5億,與俄羅斯本身的人口差不多,它們是俄羅斯通過富有野心的沙皇的努力和斯大林根據1939年的《納粹-蘇聯條約》奪取波羅的海國家而逐漸獲得的,鑑於二戰中蘇聯在東線做出的巨大犧牲和貢獻,西方盟國並沒有試圖認真勸說斯大林放棄這些。

西方國家邀請俄羅斯加入七國集團,成為八國集團,甚至還討論過俄羅斯加入北約的問題。大家知道,老布殊總統曾建議烏克蘭議會考慮繼續與俄羅斯合作的好處,這被稱之為1991年8月的「基輔雞演說」(Chicken Kiev speech)。但到了小布殊時期,美國傾向於邀請烏克蘭加入北約。

普京曾公開表示舊俄羅斯和蘇聯解體是悲劇,並認為這本身是不公正的,是歐亞大陸上的一個巨大不穩定因素。2008年,他從格魯吉亞奪取了兩個省,當時該國也在吵着要加入北約,而普京的藉口與希特拉相同,都是因為這些國家的俄羅斯民族受到虐待。

西方對克里姆林宮的安撫停止了,而普京認為俄羅斯依然可與美國對抗,俄羅斯干預了烏克蘭的選舉,促使維克多-亞努科維奇在2010年獲得了總統的位置,這一結果結束了在維克多-尤先科總統領導下親西方的烏克蘭與歐盟日益密切的關係。西方國家對烏克蘭進行了干預和滲透,並幫助煽動了一場政治動亂,擊敗了亞努科維奇,帶來了波羅申科。這是普京在2014年奪取克里米亞的主要起因,也因此俄羅斯被逐出八國集團,七國集團重新出現。

當烏克蘭、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一起交出從蘇聯繼承的核武器時,所有大國都加入了保證烏克蘭獨立和國土完整的行列,但包括俄羅斯和美國在內簽署國的保證明顯沒有價值。

從這時起,大局已定,普京的目標是恢復蘇聯的實力和地位。他不再尋求與西方國家改善關係,而是開始向北京示好。可以猜想對烏克蘭採取行動的一個動機,很有可能是美國拋棄阿富汗的可怕慘敗。美國將他們自己數千名特工和數十億美元的軍事裝備留給他們的塔利班敵人,同時給西方盟國帶來巨大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壓力。

普京對烏克蘭的攻擊是很奇怪的。美國的空中偵察向全世界公開了俄羅斯補給列車以及大量坦克和裝甲運兵車的集結情況。評論員們(我也是其中之一)對這種景象的評論是,這種戰爭準備是瘋狂的。由於可見的俄羅斯部隊只有大約15萬名戰鬥人員和幾萬名支援人員,普京不可能真的試圖以如此不足的攻擊力量佔領一個擁有4000多萬人口的國家。

我們現在知道,他的軍事指揮官認為,他們在亞努科維奇政府中的前忠實支持者可以在基輔發動政變,在幾天內將烏克蘭首都交給俄羅斯侵略者,而抵抗會像2014年在克里米亞那樣迅速消失在該國內部的力量平衡中。俄羅斯的情報部門應該知道,一些北約國家一直在努力訓練一支由20萬烏克蘭人組成的正規軍隊和另外30萬訓練有素的民兵預備隊,而且他們可能已經預料到北約會用武器和彈藥大量援助烏克蘭。

美國人也許應該得到一些讚揚,因為他們只是緩慢地提高了對烏克蘭澤林斯基政府的支持,避免了事態的急劇升級。

俄羅斯現在已經達到了從朝鮮購買武器的極端地步。如果普京升級對烏克蘭平民的攻擊,特別是如果他採用小型核武器,這將直接導致對俄羅斯空戰和炮戰的迅速升級。而且,西方不會允許烏克蘭現任總統沃洛基米爾-澤林斯基將西方拖入類似165年前的克里米亞戰爭(現在已經沒有輕騎兵,也沒有詩人阿爾弗雷德‧丁尼生去記錄這場戰爭)。

普京可以在烏克蘭的俄語區(包括克里米亞)舉行公投。為重振俄羅斯榮耀的笨拙而失敗的努力中,他只能展示這些。伴隨着對烏克蘭入侵的失敗,俄羅斯重新獲得世界第一大國地位的企圖也隨之消亡。普京或任何俄羅斯領導人現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是平息這場戰爭,希望它在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周邊國家贏得一些公投,認真努力地做些事,而不是幾乎每周謀殺一個寡頭,使俄羅斯擁有一個從來沒有擁有過的良好政府。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傑出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領先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富蘭克林‧D‧羅斯福和理查德-尼克遜權威傳記的作者,最近還寫了《唐納德‧J‧特朗普。唐納德‧J‧特朗普:與眾不同的總統》,該書已以最新形式重新出版。關注康拉德‧布萊克與比爾‧班尼特和維克多‧戴維斯-漢森在他們的播客《學者與理智》中的對話。

原文:The Failure of Putin’s Attempt to Restore Russia as a Great Pow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23/1806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