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揭公安系統買官內幕 甘肅商人失聯

甘肅商人蔡雲峰舉報原甘肅公安廳副廳長買官賣官一系列腐敗問題後失聯。(視頻截圖/大紀元合成)

近日,一名甘肅商人實名網絡舉報原甘肅公安廳副廳長買官賣官一系列腐敗問題後,引起了甘肅警界大地震。據知情人士透露,9月21日舉報人微博已被清空,微信被註銷,手機已經是空號。

甘肅從事酒店業的商人蔡雲峰,日前在網絡上發佈兩萬字的舉報信,揭發自己和已去世的原甘肅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姚遠夫妻關係密切。他多次為姚遠的賣官活動充當中間人。

舉報信中涉及幾十名與姚遠夫妻有關聯的幹部,為了證明自己的舉報信完全真實,他同時錄製一段視頻說明。

據自由亞洲電台消息,一名匿名知情人說,周二(20日)下午5點後,蔡雲峰向他表示有警察上門,其後蔡即失去聯繫。在談到蔡雲峰的舉報動機時,這名知情人指蔡本人現身患重病,並且破產。陷入絕境的他向原來官場上的朋友們求助,卻都遭到了冷待遇,是故他決定大爆料。

蔡雲峰在9月20日被警方敲門後失聯。其在網易和微博上有關舉報信的文章及網帖21日已經被刪除。

另一位調查此事的資深調查記者也證實,他最後聯絡蔡是周二(20日)晚上。他認為,蔡作為行賄受賄的具體參與者,他必會因這次實名舉報陷入更大的麻煩,尤其危險的是,很多被他舉報的對象,還是當地警方的實際負責人。

目前,蔡雲峰處於失聯狀態,他的微信賬號被註銷,手機號已成空號。也有傳言,蔡雲峰9月20日晚間已被「高空墜落」死亡。

大紀元記者多次致電蔡雲峰,但電話語音提示稱,該號碼是空號。

甘肅警界二十餘人買官曝光

一位匿名的前媒體人在文章中分析,蔡雲峰實名舉報信部分內容的亮點:

1.扯出了兩任甘肅原省委書記,一個是已經身陷囹圄的王三運,另一個是平安着陸的陸浩;

2.牽連出了公安部兩名部局級官員,一名是現任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馮姓主任,另一名是現任公安部監獄管理局局長朱守科,一個是副部級,一個是司局級;

3.舉報信中稱已公開的舉報線索和事實才是全部舉報內容的三分之一,沒有公開的那三分之二內容才是真正的王炸。甘肅警界估計要大地震了!

甘肅原省委書記陸浩。(網路圖片)

甘肅省政法委副書記徐永勝。(網路圖片)

據網上資料,姚遠是浙江嘉善人,1955年生,2014年癌症病逝,時年59周歲。姚遠的父親姚某是酒泉鋼鐵集團公司(所在地嘉峪關)原副總經理,姚遠的警界仕途也是從嘉峪關市公安局起步的,一直升任到甘肅省公安廳黨委委員、常務副廳長(正廳級)。

舉報人蔡雲峰是姚遠在嘉峪關工作期間(1990年後)認識的朋友,一路跟隨姚遠到蘭州做生意。姚遠給蔡雲峰介紹生意,蔡雲峰也充當姚遠的貪腐犯罪代理人,也就是俗稱的白手套。

蔡雲峰在舉報信中詳細列舉了姚遠和其妻林明宇的腐敗資訊,比如,在甘肅、北京黃山等國內多個城市至少有12套房產。賣官安排二十餘人進公安等系統。姚遠妻子還曾向原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的妻子行賄。

大紀元記者聯絡蔡雲峰舉報信中所提及的官員,現任甘肅省政法委副書記徐永勝、已官至公安部監所管理局黨委書記的朱守科、消防總隊負責人柳國柱、蘭州市公安局張曉安等,電話不是拒接就是通話中,也有的關機或空號。

此外,姚遠妻子林明宇的電話,目前顯示暫停服務。姚遠女兒姚宇航的電話也是處於通話中。建築商人張開然的電話號碼打通但沒有人接。

中共官場是一個貪腐的體系

蔡雲峰選在二十大前的敏感時間曝光此事件,引起甘肅警界人人自危。9月22日,流亡荷蘭的異議人士林生亮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甘肅省政壇吹哨人蔡雲峰的爆料,揭露了公安系統性大面積買官賣官的政治生態。以往我們只看過軍隊大規模明碼標價的大案要案,如郭伯雄徐才厚的案子。公安系統這種大規模腐敗的案件應該是首次曝光。」

林生亮表示,「這個跟中共高層長期實行選擇性反腐有關,高層領導指望刀把子在權力鬥爭中發揮重要作用。是否會打破慣例,公佈這次舉報調查結果,尚待觀察。」

「舉報人作為曾經的紅色商人,本身在官場上進行權錢交易中獲取利益,如今作為失意人選擇站出來舉報,我們應該支持他的行動,他的舉報讓更多的民眾看清這個中共公安部門血腥罪惡的真面目。奉勸那些至今還在為中共苟延殘喘賣命的爪牙們,要學習蔡雲峰一樣記錄下所見所聞,關鍵時刻到來之時可以贖罪和保命。」他說。

旅居澳洲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蔡雲峰的舉報只不過是中共官場的一個小切片,放大後大家一仔細看就知道中共的官場是一個什麼狀況,只是反映出這個問題。」

「中共官場最普遍的兩種貪腐行為一個是利用自己的官職貪腐,一個是利用自己的官職去賣官。軍隊的官職很多年前就已經是明碼標價。你要從哪一級提到哪一級,要多少錢,就成了行規。這種行規它一直延續着,包括其它的部門也是這樣。所以說中共整個官場體系就是一個貪腐的體系。不可能有清廉的,你清廉根本就上不去。」

李元華表示,「你只要是貪腐的,周圍的人其實都是自保地去記錄所有他知道的事情,只不過就是拿出來不拿出來。當年的薄熙來王立軍翻臉時,為什麼王立軍就能拿着薄熙來那些資料去美領館?就是說所有人都會去掌握別人這些東西,這就是中共『鬥』的這種基因。都在預備着某一天你得罪了我或者我有什麼需要的時候,我就用手中的這些材料來整治(對手)。」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23/1806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