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施壓習近平?中共破天荒發佈高失業率報告

—中國年輕人失業率20% 李強:真實數字可能更高

「中國勞工觀察」的李強認為,中國破天荒的發佈如此高的失業率,可能是出於政治需要。「因為馬上要開二十大了,我覺得中國現在在較勁的過程中。習近平時代的中國經濟在放緩。這種問題如果不被暴露的話,那麼是不是這種情況還會持續。李強分析說,按照中國的常規,這種數字一般是被隱藏的。「中國從來沒有報道說我們有多大的危機,對不對。這個東西報道出來實際上就是說中國經濟面臨危機了。那麼失業率報的這麼高,從某種程度來講的話應該是在跟習近平施加壓力。」

資料圖:疫情中的武漢街頭(2020年4月14日路透社)

中國國家統計局於8月15日發佈7月份國民經濟運行數據。7月份,16-24歲城鎮青年人失業率為19.9%,比上月上升0.6個百分點。這也是自統計局2018年1月發佈此項指標以來的最高數字。今年夏季中國畢業學生數創歷史新高,超過1千萬。在經濟持續下滑的大環境之下,萎縮的製造業,屢受挫折的教培行業以及互聯網企業等無力吸納大量年輕勞動力,嚴峻的就業形勢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年輕人失業率7月份創新高

8月15日,中國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付凌暉就7月份國民經濟運行情況的記者會上,介紹說今年以來「受超預期因素影響,就業壓力有所加大」。他在記者會上說,7月份,16-24歲城鎮青年人失業率為19.9%,比上月上升0.6個百分點。

付凌暉說,青年人失業率高,一方面企業受疫情衝擊,生產經營困難,吸納就業能力有所下降。尤其是青年人就業佔比較高的第三產業恢復緩慢,制約了青年人就業。另一方面,青年人進入到勞動力市場,目前更多傾向於穩定性比較強的崗位,求職期待和現實崗位需求存在落差,也影響了青年人的就業入職。

統計局2018年1月才開始正式發佈城鎮16-24歲青年人失業率,以代替之前籠統的城鎮失業率。自從發佈此指標以來,歷史均值是12.5%,歷年6-8月畢業季都會達到年內高點。

據教育部統計,2022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達1076萬人,比2021年增加18.4%。今年畢業生人數首次突破千萬大關,數量創歷史新高。

位於中國北京的經濟學家李泓(應本人要求使用化名)告訴美國之音,這個數字意義重大:「一個就是這個比歐洲都高了。中國年輕人的失業率從來都沒比歐洲高過,今年過去的兩個月是頭一回。」

同時,他認為真實的失業率實際超過20%:「20%通常是一個心理上的坎,通常不太會想報出來這個數。19.9%就是卡在很邊上了,覺得沒到20%還算OK。」

李泓分析說:「1100萬的大學畢業生,還有幾百萬的職業學校的畢業生,還有將近100萬的高中畢業生,再加上中學畢業生,這加起來保守算差不多2000萬。去年城市新增的崗位只有1100萬。所以這麼講的話,其實年輕人的失業率是應該遠遠高於這個數才對的。那這麼算下來,16-24年輕人的失業率輕易就超過三分之一,十個裏面三個失業。這個才比較正常一點。」

位於紐約的NGO「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也認為,真實的數字可能更高。他告訴美國之音:「農村的數據都沒統計。中國應該是有一個全面的數字,只不過我們不知道。我們只是看到現在這個已有的數據。但是這個數字都已經讓人對中國經濟很擔心了。這個數字太高了。」

為什麼年輕人難找工作

2022年6月15日,國家統計局發佈最新GDP數據: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按不變價格計算同比增長0.4%,上半年同比增長2.5%,遠遠低於2022年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5.5%的預期目標。

「這個失業率在這裏反映出來中國整個製造業面臨很大的問題」,李強告訴美國之音:「這個是以前沒有的。因為以前年輕勞動力一出來,整個市場消化掉了。」

他認為,這很大程度說明了製造業的衰退。「製造業需要年輕工人嘛,現在製造業萎縮了。還有原來大學生可以去做文員,去做貿易。貿易也萎縮了。管理層需要有經驗的,不要年輕人。這個年齡是非常尷尬的一個年齡。製造業是最容易去的,但是製造業在萎縮,他們去不了,不招工。」

李強認為,衰退的不止是製造業:「包括一些大公司,或者貿易公司,電子行業等等,高科技的公司,都面臨在萎縮的過程中。」

李泓也分析說,就業市場近兩三年尤其嚴峻。「2018年之前就業形勢空前大好。而且互聯網企業創造了最多的城市就業,想吸納多少就吸納多少。今年各大廠都不招人的話,就業率就是差一點。」

2021年年初颳起的為減負而整頓教培行業的旋風,讓整個中國的教培行業幾乎全軍覆沒。2021年,教培業龍頭新東方市值下跌90%,辭退員工高達6萬人。另一家領頭教培機構猿輔導在去年中旬也減員將近一半。業內人士估計,此次打壓教培業將會影響到多達3百萬的就業崗位。

中國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在2021年7月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具有合法資質的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大批關門,本身就會帶大量員工失業以及退費糾紛。校外教育培訓業保守估計有8000億產值,校外教育培訓的從業人員有幾百萬之多,培訓機構關門,也就意味着員工失業。」

2021年末,互聯網行業大戶包括騰訊、字節跳動、阿里巴巴也陸續傳出裁人的消息。據《財經》雜誌2022年5月報道,騰訊大部分事業群都在裁人,包括騰訊雲、遊戲業務、廣告業務等等。一位遊戲業內人士告訴美國之音:「騰訊今年一季度開始裁員,這是一個特別壞的徵兆。因為這屬於中國經濟最前沿的。然後最容易的公司開始裁員,這是很大的一個輻射效應。」

躺平和擺爛的年輕人是否給中國帶來警醒

近兩年最流行於網絡的幾個詞或許可以形容很多年輕人的心境:躺平,擺爛,摸魚。這幾個詞基本都是體現了新一代年輕人對於現實的無奈感,不願意再付出努力。

李泓認為,對於不少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眼高手低也造成了他們的預期和現實脫節之後帶來的挫敗感。「我覺得年輕人日子不好過是真的,可是他們那個緩衝很充裕也是真的。就是回家跟父母住嘛,回小的城市。」

他解釋說,年輕人覺得日子很不好過,其實就是因為沒法拿到自己最想選擇的工作,留在最想留的城市。「他們其實對自己的市場定價其實也有些誤解。這麼多年一直有誤解,只不過今年特別明顯。自己給自己定價特別高,一定要在一線城市,拿好工作。其實他們那個定位其實也就是二線三線。只不過頭幾年經濟好,給了大家一些過高的預期。」

不過,李泓認為,7月份因為畢業季的原因,失業率應該已經達到最高峰了。「因為經濟非常差嘛,19.9%也不算太高。7月份是找工作的頂峰,都顯示出來了。再往後的話,失業率會降下去的。」

另外,他強調,實際情況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糟,因為今年也是退休高峰。「1962年是嬰兒潮,多生2400萬人,這2400萬人過去三年一直在退休,今年會騰出來至少1000萬個職位吧,其中有一些是可以轉到一些新畢業的學生頭上的,但不是所有,因為很多是高級職位。」

「中國勞工觀察」的李強認為,中國破天荒的發佈如此高的失業率,可能是出於政治需要。「因為馬上要開二十大了,我覺得中國現在在較勁的過程中。習近平時代的中國經濟在放緩。這種問題如果不被暴露的話,那麼是不是這種情況還會持續。」

李強分析說,按照中國的常規,這種數字一般是被隱藏的。「中國從來沒有報道說我們有多大的危機,對不對。這個東西報道出來實際上就是說中國經濟面臨危機了。那麼失業率報的這麼高,從某種程度來講的話應該是在跟習近平施加壓力。」

「現在中國面臨瓶頸,經濟放緩。如果中國還繼續走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一切都是政治需要,和西方國家關係持續惡化,通過內需來解決就業人口。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個數據就是給他一個警醒,這條路是非常艱難的,也會影響政治穩定。」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819/1791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