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核酸檢測:大白們也出現了離職潮?

1宏觀

今天看到一個新聞,挺有意思的。

瀋陽多個核酸點竟然停止檢測了,疑因是拖欠工資。

納尼?!作為疫情經濟的最大既得利益者,核酸檢測行業居然沒錢發工資?

有大白在網上發佈罷工消息後,還被約談刪帖。

看到這樣的奇葩情況,不少網友調侃道:既然都發不出工資來了,乾脆以後就不做了吧。

你好我好他也好,豈不美哉?

瀋陽肯定不是孤例,上海的核酸檢測行業也出現了一些狀況。

我們小區有一個核酸檢測點,每天工作時間為上午八點到十點、下午兩點到四點,周末也是如此。

但進入7月以來,有點變化了,有時只有上午檢測,有時只有下午檢測。

這周一我一大早去做核酸,又發現新變化,亭子直接沒人了,只看到告示:周一和周二暫停檢測。

然後我就直奔最近的文化廣場,又發現個異常:一般是兩人作業,一人掃碼一人捅,但這次只有一人,掃捅一肩挑。

我就越來越感到納悶了,上海的常態化核酸檢測政策沒變化啊,檢測頻率和檢測費用跟6月份還是一樣,這業務沒有減少,怎麼員工還減少了?

常態化核酸檢測是活久見,常態化核酸檢測的用工難更是活久見了。

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今天看到瀋陽的這個新聞,我才想到:核酸行業的老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那就是賬單結算。

2結算

核酸亭的工作人員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而是奔着工資來的合同聘用員工。

但核酸檢測的業務款沒那麼容易拿到。

核酸檢測是市民免費的,本來賬單是國家醫保和地方財政負責結算,比例一般是8:2,富得流油的醫保基金承擔80%。

但5月末,國家醫保局發文:拒絕支付常態化核酸檢測的費用,地方財政自己想辦法。

眾所周知,地方財政窮得叮噹響,沒錢的。

那麼,龐大的核酸檢測人員的工資誰來付呢?

今天我們不聊地方財政的困難,這是一道送命題,也是公認的問題,沒啥好聊的,舉世公認的事情,聊不出新意。

業務款可以延期結算,工資可不能延期,一個月不發,員工就人心惶惶。

網上看到一個報道,何雲峰是某市一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主任,5月底招聘了70名核酸檢測員工,但7月初就全部辭掉了。

僅僅堅持了一個月而已。

原因很俗氣:開銷太大了,財政周轉不開。

何雲峰坦言,自新冠疫情以來的兩年多時間裏,該中心業務收入幾近腰斬,加之各種政府補貼未及時發放,資金周轉本就很艱難,不降薪已經是能力極限。

現在招聘了70名核酸檢測人員,每月增加了20-30萬元的開銷。

但遲遲不見上級的財政兜底,何雲峰難以支撐下去,該服務中心用自己的錢支付完員工一個月的薪水後,不得不全部辭退。

在辭退前,何雲峰開了個大會,開誠佈公:如果能接受延遲工資發放,可以留下來繼續干,我十分歡迎;如果不願意,社區中心負責結清大家本月的工資,大家好聚好散。

結局十分現實:所有人員全部選擇領取本月薪水然後走人。

他們寧願待就業,也不願「妥協」接受工資延期支付。

真現實啊,說好的社會責任感呢?說好的抗疫大局呢?

其實我想說,這70人幹得好樣的!

何雲峰絕不是唯一一個辭退大白的社區領導,這70人也絕不是唯一一批辭職的大白。

大部分大白都是核酸公司的員工,核酸公司與何雲峰所在的社區中心沒啥區別,無論是社區中心的財政兜底,還是核酸公司的業務款,都來源於地方財政。

作為「自己人」的社區中心都難以拿到錢,核酸公司就更難拿到了。

3核酸公司

核酸檢測公司的業績暴增,這已經不是新聞,人盡皆知。

但是,業績喜人,不代表公司的現金流好,這是兩碼事。

比如,公司做完了10億的訂單,成本7億,不管公司有沒有收到10億的業務款,都能確認10億的營業收入和3億的利潤,報表反映的業績十分好看。

但如果公司只收到了2億的業務款,根本就不夠覆蓋7億的成本,相當於公司自己墊錢在幹活。

報表是十分好看,但公司的現金流其實很緊張。

就跟你買房是一樣的,房子價值1000萬,看起來你有1000萬資產,十分霸氣,但房子不產生現金流,你每月還得還房貸,日子過得相當緊湊。

這就叫人前瀟灑,人後流淚。

核酸檢測公司就是這樣的。

你如果仔細分析核酸公司的財務報告,就會發現一個現象:

收入和利潤都是暴增暴增,但收到的現金流不多,應收賬款也是暴增。

現在上市公司還沒有公佈半年報,以核酸龍頭萬泰生物的一季度報表為例,2022年一季度的收入超過2020年全年,但收到的銷售現金不及2020年,最終導致一個結果:

2022年的應收賬款是2020年的6倍,遠遠超過收入的漲幅。

另一個龍頭金域醫學也是一樣的現象。

背後都反映了業務款回款難的問題。

這還是國家醫保局同意結算的情況下產生的,現在國家醫保局拒絕結算了,核酸公司就更難收到業務款了。

現金流就會更加緊張。

8月份核酸公司會密集公佈半年報,到時候大家看一看就知道了。

4財政

常態化核酸檢測必須堅持,那就得用錢說話。

這就只有一個選擇:羊毛出在羊身上,加稅。

昨天上海人的朋友圈都在轉發一個新聞:上海免費的核酸檢測延長至8月底。

這是第二次延長了,上一次是延長至7月底。

為什麼不在6月直接宣佈免費至8月底或者更晚呢?

這其實是一個看菜吃飯的問題。

要注意上海7月的一個新政策:上海社保最低基數由原來5975元調整為6520元,原來最低繳費2250調整為2455每月,增加了205元。

按照混檢最高3.5元的價格,以及每人每月15次的檢測頻率,一人多繳納的這205元,能夠支撐4個人的免費核酸檢測。

上海的社保繳納人數是400萬,由於有很多人的繳費基數超過最低標準,因此上海此次上調社保基數,增加的繳納額足夠覆蓋全上海的核酸檢測費用。

說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上海此次上調基數,是低調進行的,是在稅務官網上公佈了,媒體也很少報道;而在以前,都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公佈。

疫情當下,他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當然,上海不是孤例,今年7月,全國31個省市都公佈了最新的社保基數,沒有一個是下調。

我由衷相信,核酸檢測行業當下出現的用工難,是暫時性的,屬於結構性失業、摩擦性失業、周期性失業,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堅持信心,就一定能打贏常態化核酸檢測的攻堅戰。

錢的問題,從來不是問題。

因為一輪又一輪的核酸檢測,花的不是錢,而是ren x;檢測的也不是病毒,還是ren x。(作者:明月思故鄉)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博士學者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25/1780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