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唐山狂徒,陳繼志的法外生活

將黑社會、惡棍、暴徒、人渣等一切負面的詞彙,掛在陳繼志的頭上,都不為過。綜合網絡上的各種報道,可以勾勒出陳繼志這個唐山狂徒,近十年的法外生活。

唐山打人事件曝光之後,陳繼志這個名字,已經家喻戶曉。

將黑社會、惡棍、暴徒、人渣等一切負面的詞彙,掛在陳繼志的頭上,都不為過。

隨着輿情的發酵,越來越多關於陳繼志過往的消息,在媒體上曝光出來。

綜合網絡上的各種報道,可以勾勒出陳繼志這個唐山狂徒,近十年的法外生活。

關於陳繼志的消息,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

那一年,澳門賭場生意火爆,去澳門博一博,成了不少人的旅遊項目。

當時出現了不少掮客,帶着身邊的富人,去澳門賭博,他們有個專屬名字叫「迭碼仔」。

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紀曉波,他的恆升集團,那幾年賺得盆滿缽滿,算得上是迭碼仔的天花板。

那一年陳繼志34歲,知道做迭碼仔賺錢,帶着唐海縣的兩個人去澳門賭博。

兩人回來後說被坑了80多萬,賭博這事本來就不光彩,輸了錢也沒處說,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陳繼志

這事之後,對陳繼志來說,有兩點是確定的:一是他賺了點錢有了一台車,二是他染上了賭博。

2015年的一天,陳繼志賭輸了身上的現金,於是將自己的豐田酷路澤,抵押給了一個叫商惠凱的男子,借出了10萬元。

很快,陳繼志就把這10萬元輸了個精光,手上沒錢,車自然是贖不回來。

但陳繼志的腦迴路,與一般人就是不一樣,他既不想還錢,還想把車拿回來,商惠凱自然是不會同意的。

於是,2015年的一天夜裏,陳繼志讓自己的兄弟劉濤,夥同高傑、王磊和侯程亮,將商惠凱抓住,然後就是一頓圍毆。

打完之後,他們並不解氣,又將商惠凱帶到陳繼志家的一個大院裏,然後對其再次毆打。

作為頭號馬仔,劉濤打得最為賣力,他拿起車鎖,往商惠凱頭上狠狠地砸去。

商惠凱被打得鮮血直流,事後被診斷為額骨凹陷、粉碎性骨折,但只被認定為輕傷。

陳繼志命令手下將商惠凱塞進後備箱,他們在路上轉了十幾個小時,企圖找一個偏僻的地方,把商惠凱給埋了。

天無絕人之路,當他們在挖坑的時候,商惠凱找到了車鑰匙,迅速開車逃出生天。

商惠凱報案之後,卻遲遲抓不到人。

這事發生之後,陳繼志頻繁坐飛機去外地,躲避風頭。

陳繼志通過一個叫劉博的人,認識了一個干旅行社的陳一霖。劉博常年在陳一霖這裏購買機票,信用良好,都是分期付款。

認識之後,陳繼志有樣學樣,也從陳一霖這裏購買機票。剛開始買了都會付錢,後面就沒有再給錢了。

從2015年到2016年,不到兩年的時間,陳繼志欠下了43640元的機票錢。

如果是一個正常的三線城市小鎮青年,哪裏花得了這麼多機票錢?

奇怪的是,2016年這一年,機票錢都付不出來的劉繼志,卻在唐山一口氣入股了兩家公司。

2016年6月28日,陳繼志註冊成立了唐山韻弘水產品養殖有限責任公司,擔任法人代表和唯一股東。

2016年7月29日,唐山市異域風情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註冊成立,陳繼志持股30%,擔任監事。

陳繼志感覺風頭已過,又在唐山過起了安穩日子,準備好好經營事業。

沒想到,第二年,又出事了。

2017年的一天,陳繼志將自己的車借給小弟劉濤開。

劉濤沒有駕駛證,在唐山市路北區翔雲道上,製造了一起交通事故,導致8車相撞。

事故發生之後,劉濤棄車逃離了現場,屬於肇事逃逸。

7個受害車主,將劉濤和車主陳繼志告上法庭。

禍是自己小弟闖的,車是自己的,陳繼志只好認栽,承諾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陳繼志承擔責任的方法,不是賠錢,而是賴賬。

受害車主不得不申請強制執行,2018年8月15日,法院連續兩次給陳繼志送上限制消費令。

這一年,對陳繼志來說,禍不單行,他的小弟劉濤,因為之前非法拘禁的事被抓了。

2019年,為了能讓劉濤輕判,並讓自己免於處罰,陳繼志找到當時的受害人商惠凱,答應賠償50萬元醫藥損失。

商惠凱沒有吸取上次的教訓,酒酣耳熱之下,還沒有拿到賠償款,就簽下了諒解書。

拿到諒解書的陳繼志,再一次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支付50萬元。

劉濤被判吃兩年牢飯,刑期為2018年3月21日至2020年4月20日。

把劉濤的事處理完之後,陳繼志又被陳一霏告上法庭,4年前他拖欠的3萬多元機票錢,一直沒有支付。

虱子多了不怕癢,陳繼志對這些債務糾紛和法院的判決,都有自己一以貫之的處理辦法:賴。

就在陳繼志官司纏身的時候,遠在江蘇興化的陳曉亮也倒了大霉。

陳曉亮因為開設賭場罪,被法院判了三年,刑期從2018年7月到2021年7月。

2021年1月,陳曉亮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減刑半年,提前出獄。

2022年6月10日,陳繼志和陳曉亮等一行9人,在唐山機場路燒烤店喝酒吃燒烤,後面發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目前,尚沒有明確的信息,為何天各一方的陳繼志和陳曉亮,會走在一起組局吃宵夜。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陳繼志和陳曉亮都有一個共同點,曾經都涉過賭;陳繼志做過迭碼仔,自己也是個賭徒,陳曉亮更是開設賭場被抓。

還有5個月的時間,世界盃比賽就要開始了,有傳言陳繼志在上一個世界盃賺了不少錢,兩人是否為接下來的合作洽談,也未可知。

不管是不是兩個賭徒為世界盃做準備,都已經不重要了,他們接下來能合作的,就是一起吃牢飯了。

從這幾年陳繼志的經歷來看,我發現他有一個特別作死的能力:就是他總能因一件小事,不斷地生出大事。

從最早的10萬元賭資,他和小弟劉濤搞出了非法拘禁和故意傷害;因為借車和欠劉濤的人情,搞出了一單肇事逃逸。

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事,莫過於吃個宵夜喝場酒,他能搞出一場震驚全國的大案,最終走上不歸路。

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麼一個劣跡斑斑的爛人,都背上了刑拘在逃的罪名,卻能長期逍遙法外。

真是怪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江湖大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8/1763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