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這是拿我兒子的命換來的錢」!

—他沒了腎臟和兒子,又失去了「拿命換來的錢」

看到群里有人說掃描「鄭州車站西南出口」的場所碼,自己的健康碼就會「神奇」地變為「紅碼」,李東枝自己也試了一下。於是,片刻之後,家住湖北武漢的李東枝,就真的變成了「紅碼」人員。由於幾乎沒有勞動能力,除了低保,楊寶東家裏唯一的儲蓄就是兒子去世時公司給的100萬賠償金。「這是拿我兒子的命換來的錢。」楊寶東來到了火車站,在登車前幾分鐘,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他的紅碼變成綠碼了。

「真的紅了」。

看到群里有人說掃描「鄭州車站西南出口」的場所碼,自己的健康碼就會「神奇」地變為「紅碼」,李東枝自己也試了一下。於是,片刻之後,家住湖北武漢的李東枝,就真的變成了「紅碼」人員。

而湖北宜都的楊寶東則是親身經歷了「入豫變紅碼,離豫變綠碼」的離奇旅程。

更離奇的是,幾乎從未離開居住地、行程碼相同的一對情侶,在掃完那個神奇的場所碼之後,兩人的健康碼竟然出現「一紅一綠」截然不同的結果。

同樣的場所碼,卻出現「忽紅忽綠」的結果,只因被賦紅碼的三個人都是河南村鎮銀行的儲戶。

而他們,是一群無法取款的人。

「這是拿我兒子的命換來的錢」

54歲的楊寶東是一位失去了土地的農民。除了土地,他還因病失去了一個腎臟,而在7年前的一場事故中,他失去了自己的獨子。

在失去獨子之後,楊寶東夫妻五年裏嘗試了七次試管嬰兒,兩年前,兩人終於迎來了一對雙胞胎女兒。

「我兩個小孩才剛兩歲,小寶要喝牛奶,家庭開支很大,買這些存款都是為了補貼家用。」2020年8月,楊寶東在度小滿平台上看到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推出了一款名為「重陽寶」的多期限存款產品。

在產品介紹中,「年利率高達4.85%」讓楊寶東不禁心動,而「銀行存款」、「保本保息」、「已參加存款保險」這些字眼,更是讓平時連股票基金都不敢買的楊寶東堅定不移地認為這是一個幾乎沒有風險的存款產品。最關鍵的是「可隨時全額支取」,這與楊寶東日常開支較為頻繁的需求完全吻合。

於是,從2020年8月開始,楊寶東購買了多筆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的存款產品。在4個月的時間裏,楊寶東在度小滿平台合計購買了18.5萬存款,其中上蔡惠民村鎮銀行12.5萬,柘城黃淮村鎮銀行6萬。

就在楊寶東把錢存到村鎮銀行之前的兩個月,武漢的李東枝也把自己的100萬存款存到了另一家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的賬戶中。

李東枝知道這家村鎮銀行純屬巧合。那年夏天,她和愛人去開封旅遊,在火車站看到了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的廣告。出於做財務工作的職業敏感,平常就精打細算的兩人便開始打聽這家銀行的存款利息。

「7天通知存款利率高達1.85%,老家這邊銀行最多也不過1%左右,在這家銀行買比老家銀行強多了」。李東枝和愛人便合計着把錢存到這家離武漢500多公里的村鎮銀行里。

和楊寶東一樣,李東枝對風險也看得很重。自己已經56歲了,而且上面還有三個八九十歲的老人需要贍養,29歲的兒子婚事也開始提上了議程,這一切都讓李東枝不得不小心翼翼。

但銀行客服「儲戶存款存取自由,每次支取沒有限額」信誓旦旦的承諾,還是讓李東枝放下了戒備。夫妻二人分別在銀行的櫃枱辦了一類卡,買了100萬的7天通知存款。後來,因為覺得利息高,而且隨存隨取都沒出過問題,於是,在2021年賣了一套舊房子之後,李東枝又把130萬的賣房款存到了村鎮銀行的賬戶里。

不僅如此,李東枝還把這個「好事」推薦給了家裏人,李東枝的兒子存了200萬,公公婆婆和妹妹存了600萬,大哥存了200萬,小弟存了200萬……再加上自己和丈夫前前後後存的400多萬,一家人在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以及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三家村鎮銀行里一共存了1600多萬。

在此後的日子裏,楊寶東和李東枝一家放在村鎮銀行里的存款看起來絲毫沒有風險,無論何時支取,錢總能順利地取出來。

唯一的變動出現在2021年。

當年,由於監管新規出台,區域性銀行不准異地攬儲,度小滿平台的村鎮銀行存款產品下線。

不過,在這時村鎮銀行貼心地告知儲戶,度小滿平台無法購買了,但可以到村鎮銀行的微信小程序上去買。

於是,楊寶東在2021年7月6日至9月份三個月的時間裏,通過微信小程序又購買了60.9萬的存款產品。而由於銀行存款保險的保障上限是50萬,為了規避風險,楊寶東還特意將這60.9萬分別存入自己和妻子兩個人的名下。

不過,風險還是降臨了。

4月18日「驚變」

4月18號這天,楊寶東準備照常支取存款產品的幾百塊利息補貼家用,卻發現不論是上蔡村鎮銀行還是柘城黃淮村鎮銀行的存款派息都無法提現了。

武漢的李東枝同樣發現了這個突發情況。

4月16號,是李東枝母親的祭日,由於花費了一些錢,所以,她準備在4月18號這天取出10萬塊錢來補貼家用。但是李東枝發現,自己存在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的錢死活取不出來了。

無法取款的消息瞬間在網上傳開了,儲戶們開始瘋狂地給銀行客服打電話,但無一例外均無法接通。

在焦急地等待了一天之後,李東枝一家人再也坐不住了。他們兵分兩路,李東枝帶上兒子、老公一家三口直奔鄭州的新東方村鎮銀行,而大哥、妹妹則趕赴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

很快,第一個壞消息傳來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鳳凰網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6/1762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