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慧超:「國企書記夫人」維權,也要躺在地上撒潑打滾

作者:

「國企書記」、「50輛賓利」、「深圳豪宅」……

當這些標籤一同擠進公眾的眼球,那整件事無論起源為何,各方纏鬥為何,都已不再重要,基於多年來形成的刻板印象,公眾所有的關注點只會聚焦於一個詞彙:

腐敗。

相信很多人已經在不同渠道,圍觀過那段充斥大量髒話和不雅片段的豪宅地庫糾紛視頻了。

這段視頻被冠以「深圳國企書記夫人調50台賓利堵勞斯萊斯」的標籤,迅速成為瓜田裏最璀璨的那顆瓜。

視頻發酵僅僅一天之後,賓利女車主口中的「國企書記老公」,已經被公眾扒了個底朝天,他所供職的上市公司,職務履歷和年薪數額,均被公之於眾。

當然,認真考究的話,關於張書記的爆料,倒也不涉及「私隱」的範疇。因為深振業作為國企上市公司,其高管履歷和年薪範疇,按證監會規定,本身就有義務向公眾公開。

圍觀者的興趣,更聚焦於那位開賓利,自稱「國企書記夫人」的女車主身上。

在不加價的情況下,一輛基礎配置的賓利添越落地,也要將近300萬,而這個級別的豪車,哪有不選配不加價的?

畢竟,根據深振業的財報披露,張書記的年薪不過37.5萬元。

張書記的這點年薪,是怎麼給夫人配得起一輛賓利的?

所以,當她在激怒狀態下喊出「我家裏有50台賓利」之後,一切都不再受控,更與糾紛本身無關了。

(二)

輿情鼎沸之下,反而並沒有多少人,去真正關注,那個作為導火索的車位,到底是屬於誰的?

根據媒體梳理,簡單而言,此事真正的癥結,在於開發商將地下車位「一女兩嫁」的行為:

當初開發商為了賣公寓,承諾買房送車位,「賓利姐」作為公寓業主,也獲得開發商贈送的「私家車位」。

占車位的車主是住宅業主,長期以來,住宅業主認為,車位是業主共有的,所以不存在私家車位一說,當本來阻擋住宅和公寓車位的隔離拆開之後,雙方的矛盾就出現了。

昨天,深圳國資委和相關媒體,針對這件事給出了初步的調查回應。

通篇看下來,幾個關鍵點:

1.賓利女車主和深振業的高管張曉中,確實存在親密關係。但二人並非夫妻,「賓利姐」只是張書記的女朋友,二人並未領證。網傳的「婚禮現場」,為二人確定情侶關係時所拍。

2.豪宅和賓利車,均為張書記女朋友的個人資產,且購置於二人相識前。

3.占車位的並非勞斯萊斯車主,而是路虎車主,他並非網傳的某國企高管,是一家私企的負責人。

我不是媒體,不是紀委,也無意搜羅網絡上真假難辨的各方爆料,靠想像力和主觀印象完成一次「鍵盤反腐斷案」。

我只是感嘆,整件事自始至終,連同它所折射出的幽暗隱喻,都充滿了drama的味道。

(三)

整段視頻中有一個很耐人尋味的細節:

張女士叫囂要用車堵死路虎車之後,張書記先是開了一輛豐田埃爾法過來。

稍微懂車的朋友都明白,埃爾法是一輛隱性豪車,動輒需要加價二三十萬才能買到,落地價輕鬆過百萬,用它堵路虎,一點也不掉價。因為開路虎的不一定真有錢,但家裏有埃爾法的肯定是真土豪。

但張女士卻埋怨道:

「開它過來幹嘛?把我的賓利開過來!把它倒回去,把賓利給我開過來!」

可以感受到,在視頻中,已近乎歇斯底里的張女士一直在向周邊的人強調,自己是開賓利的,「就是比你們強」!

回到糾紛本身,對於張女士而言,維護自身權益最有效的武器,最需要強調的東西,應該是那紙蓋有開發商公章的車位使用權合同。

但弔詭的是,在所有流出的視頻中,激動的女車主只提及了一次「合同」,而把幾乎全部的嘶吼用來強調「賓利」。

當圍觀者表達對賓利車的不屑之後,張女士徹底被激怒,她衝到那個回懟她的人面前,嘶吼着嚷出了一句話:

「你沒有!你窮(買)不起!」

一個人的三觀,往往會被不經意的小細節袒露。

「賓利姐」所試圖強調和宣示的東西,倒映出一種我們異常熟悉的處事邏輯:

無論是公開宣佈自己是「國企書記夫人」,還是反覆強調「把我的賓利開過來」,她都試圖以絕對的實力「碾壓」對方,讓對方敬畏其背景和財富實力。

這一切都讓人過於熟悉了。

無論是激憤之下一時衝動,還是長期思維慣性下的「路徑依賴」,「賓利姐」所展現出來的底層價值觀,充滿了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熟悉味道。

我們可以做一個有趣的情境假設:

假設私家車位被占的是其他的公寓業主,「賓利姐」會因為自家車位也存在「潛在被占」的可能性,站出來為共同利益發聲嗎?

假設其他業主都了解「賓利姐」的背景深不可測,從不敢占她的車位,但卻一直侵佔其他的私家車位,這種情況下,「賓利姐」會站出來為其他人的利益發聲嗎?

我覺得,這兩個假設的答案,並不太難回答。

我們這個世界裏,有太多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虔誠信徒,在他們的眼中,整個世界仍是一副「弱肉強食的叢林模樣」。

他們的內心對法治規則,其實是鄙視的。他們相信絕對的實力要強於昌明的法治。

很多時候,他們自身就是規矩的破壞者,甚至自己所築起的財富金字塔,乾脆就是建立在對規則的逾越之上的。

這些人從骨子裏相信,只要我背景硬,乾爹強,人脈廣,關係多,那我就可以立於「三界之外」,不受世俗規矩的束縛。

甚至,可以明火執仗地欺負、侮辱那些被規矩捆成如「粽子」一般的「凡人」。

(四)

斯文掃地。

這是很多人對這起車位糾紛的評語。

確實,數千萬的大宅,數百萬的豪車,和假摔廝打,互罵婊子的場景,形成了刺眼的對比。

原來,有錢人的體面也如此不堪一擊。原來,有錢人解決問題的方式,和底層潑皮也沒有什麼不同,無非都是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罷了。

這顛覆了長期以來公眾對新貴階層的想像。當然,我仍看到很多人發出這樣的感嘆:

「有錢人不一定斯文體面」。

其實,我向來認為,國人對「斯文」一詞的認知存在某一層不自知的「假寐態度」。

即長久以來,談及「斯文」一詞,公眾印象中更關注個體的修養和素質,而有意無意地忽視了公共大環境對個體尊嚴體面的呵護度。

維護「斯文」,即個體的體面,需要支付巨大的社會成本和長期建設。

但很多時候,我們有意無意地忽視了這一切,轉而天真地認為,只要自己變得足夠強,足夠富有,就可以長久地維持歲月靜好的生活。

但在一個垃圾成堆,蛆蟲遍地的環境裏,縱是一個綾羅綢緞的人,也是難言體面和斯文的。

「斯文」的珍貴,貴在能夠呵護「斯文」的大環境。

換言之,當個體面對糾紛矛盾時,有司及其一應系統能夠提供暢通完善,且相對公平公正的公力救濟渠道時,哪怕是騎單車的人,也不願躺在地上撒潑打滾。

在一條泥坑遍地,甚至撒滿釘子的爛路上,賓利車的後座,並不見得會比拖拉機舒服多少。

如果這條路一直得不到修繕,那無論你的皮鞋多麼昂貴,總有一天,也要沾得滿腳泥濘。

篤信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人,總有一天,會遇上食物鏈上游的「掠食者」,很多時候,只有當自己也遭受不公的審判,不義的欺辱,他們才會喊一句:

「規矩何在?」

(五)

我想說的正是這點:

縱然你名校畢業,履歷光鮮,億萬身家,在「規則混沌」之地,單純有錢,並不一定能換來歲月靜好的體面生活。

一件生活中毫不起眼的小糾紛,就可以讓你精疲力竭,瘋態盡顯,縱然坐擁廣廈豪車,卻只能任由自己像個小丑般,丟掉自尊和優雅的面孔,躺在地上打滾——

任看客們嗤笑調侃自己的「底褲」。

當然,我也很難理解那些訕笑「賓利姐」的普通人,更不恥那些把張女士內褲品牌都扒出來的無聊看客。

一件深思之下,那麼令人無力的事,竟然把他們看得高潮迭起——

這道小小的坎,連賓利車都開不過去,咱們這些騎共享單車的人,有什麼資格嘲笑他者的狼狽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思維補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09/1759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