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UN人權高專訪華無果 新疆警察文件證中共罪行

2022年5月24日,德國學者、新疆人權問題專家鄭國恩公佈了一批來自新疆的機密照片和文件,佐證了中共罪行的存在。同一天,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發佈這張未註明日期資料照,圖中是被拘留在新疆某地拘留中心的伊力哈木‧伊斯梅爾。

5月28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在結束了對中國新疆等地為期6天的訪問後表示,她此行只是告訴北京政府,在制定反恐政策時要符合國際人權標準。

美國國務院對巴切萊特能否自由調查新疆人權現況不抱希望,24日更直指其在北京諸多限制下的新疆之行是「一個錯誤」。而北京當局始終否認其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

就在巴切萊特去中國的第二天,德國學者、新疆人權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公佈了一批跟此有關的機密照片和文件,佐證了中共罪行的存在。

鄭國恩取得的這批「新疆警察文件」(Xingjiang Police Files),是由匿名駭客從中共新疆喀什疏附縣和伊犁州特克斯縣公安局的電腦系統取得的,包含數千張被關押者的照片和文件,以及主要官員將少數民族視為危險的罪犯直白講話。

文件中提到當時的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2017年的一次內部講話,下令守衛開槍射殺試圖逃跑的任何人,並要求新疆官員嚴加控制宗教信仰者。

文件披露,新疆再教育營的守衛由配備軍用突擊步槍和狙擊槍的特警部隊負責,警察負責運送被拘留者,在運送過程中都要被戴黑頭罩和手銬、腳鐐。

「新疆警察文件」曝光的當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表示,這樣的迫害行為或得到北京當局最高層級的許可。

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Robert Habeck)也對此表示,要改變與中共打交道的方式,將把人權放在更優先位置。

六四」領袖吾爾開希是維吾爾人。他在2020年台灣公視一個訪談節目中說,新疆集中營中關押了至少180萬的維吾爾人。維吾爾人被關押的原因有:留鬍子、不吃豬肉、不參加中共在齋戒月舉辦的活動、在公開場合沒講漢語等。

整個海外維吾爾人現在都不敢與家人聯絡,以保家人安全。吾爾開希的家人已經被監控超過30年,且被限制出境,他也34年未與父母見面了。

訪談節目主持人范琪斐說,集中營的女子牢房長7米、寬3米、高6米,塞了40人,睡眠時間4小時,要分兩班,20人側身睡、20人站着,睡兩小時再起來換下一班睡。女性也要上5公斤腳鐐,有些人還單手上手銬並連着腳鐐。她們每天可以洗手洗臉不到1分鐘,一個月洗冷水澡2分鐘。

2019年,美國國務院發表的《2019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提到,美國政府估計新疆再教育營(集中營)中關押了超過100萬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和其它少數族裔,還有一些維吾爾族的基督徒。這些人只因他們的宗教信仰和種族,或是使用WhatsApp社交軟件就被失蹤、被思想改造,遭受酷刑、身心虐待和性虐待,他們未經審判而被長期拘押,被強迫勞動,甚至被迫做絕育手術。

鄰近的中亞國家幾乎都有被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的受害者,其中以哈薩克人最多,至今已有50萬至70萬人。哈薩克人權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AKHR)已搜集並記錄超過3萬宗受害人證詞。

據《報導者》(The Reporter)報導,2017年11月,哈薩克公民葉爾哈利(Erhali)像往常一樣到新疆霍爾果斯批貨時,被中共警察拘捕,罪名是他去哈薩克(有出國記錄)、信仰伊斯蘭(有宗教信仰),手機下載WhatsApp。

葉爾哈利全家於2012年移民到哈薩克,他常到邊境的霍爾果斯經濟特區進貨,到哈薩克販售。中共警察未經審判就要他認罪,葉爾哈利不接受指控,就遭虐打、電擊、不給飯吃等;警察拷打他時還想出「他妻子帶頭巾」罪行。

一旦進入集中營,囚禁者必須坦白自己有多少親人、認識哪些「可疑對象」,交給官方進行下一波的搜索;接着是驗血、打針,獄警說是為了預防感冒用。每個人需繳交學習費1,800人民幣(約270美元)、打針費250人民幣(約38美元)。

在15平方米的男牢房內,被關押者與尿桶和便桶共存,每一囚室關押20至25人以上。

葉爾哈利因其宗教信仰被列為「強管」對象,每天上課8小時,包括政治思想、習思想和唱紅歌,若考核不過,將延長關押時間。上課時,老師在鐵圍欄外講課、受教者坐在圍欄內。

葉爾哈利親眼看到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甚至漢人被迫害,他想告訴世人,(中共)用集中營「去極端化」的政策是假的,只是在迫害無辜者。

另一位哈薩克受害者阿瓦爾汗(Gulzira Auelhan),出生於新疆伊犂哈薩克自治州。2014年與丈夫移民到哈薩克斯坦,2017年7月,到中國探望女兒時,被中共公安以戶籍註冊問題強行關押。

阿瓦爾汗每天上完洗腦班後,還必須寫思想和學習匯報,要「歌頌(中共)黨、新疆的美好日子,以及(在集中營)日子過得多好」,若不達標就得重寫。

若有上級官員巡視或媒體到訪,這些人都被警告不准說任何實話,即使官員要求一對一面談,獄警還是隨身跟着,記錄每個字。

阿瓦爾汗經歷了4個再教育營,遭關押15個月後,被強制送到伊寧縣家紡服裝工業園,強迫簽一年的工作合同,月薪600元(約90美元),若拒簽就送回再教育營。這些工人每天工作12小時(早上7點~晚上7點)後,還須接受一小時的「政治教育」,護照都被沒收。

中共在國際社會強烈抗議後,新疆當局將部分再教育營改頭換面變成廉價勞動工廠。

據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12月31日對新疆穆斯林廉價勞工的報導,女工面上月薪600元,實際到手只有300元(約45美元),新疆有許多這種擁有上千名廉價女工的工廠。

阿瓦爾汗在他先生和哈薩克人權組織(AKHR)的努力下,被強迫簽了幾份保密書後,2019年1月回到哈薩克,但她在合約工廠的工錢一毛錢也沒拿到。新疆的「強制勞工」無異於中共早前創建的勞教所,只不過換了一個名稱而已。

阿瓦爾汗說,關在集中營的人從17歲到80歲都有,她曾聽一名警察對聾啞人士講:「你們這些人聾啞,但你們的器官是完好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專題部記者萬平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