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聯社:為了面子 習疫苗決定就讓上海損失驚人

《美聯社》25日發佈一篇長篇報導,名為「中國對國產 mRNA疫苗的賭注阻礙了國家發展」(China’s bet on homegrown mRNA vaccines holds back nation),稱早在2020年春天,中國製藥公司復星醫藥,就獲得了輝瑞和 BioNTech製造的 mRNA疫苗的大中華地區分銷權。然而,儘管它很快獲得了香港和澳門政府授權,但二年多過去後,復星仍未在中國獲得批准,主要原因還是來自官方的錯誤政治考量。

中國政府官員最新披露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導致中國大面積封城背後,有一個醫藥方面的考量,做出這個決定的,實際上是中南海,而習近平的這一個決定,僅在上海就造成了4兆人民幣的損失。衛生專家表示,這種延遲,將政治和民族自豪感置於公共衛生之上,可能導致冠狀病毒死亡和更嚴重的經濟損失,因為整個城市將被封鎖以隔離未受保護的人口,而這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健康經濟學家陳曦說:「最大的問題是重新開放的延遲。」「後果將是巨大的,供應鏈中斷,各種服務部門的中斷。」

面對新變種 Omicorn,原來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以及使用其它一些效果較差的西方制疫苗的國家,都紛紛轉向 mRNA疫苗,作為加強針和新疫苗來注射。這意味着中國產的滅活疫苗科興和國藥,其實是被拋棄了。

一位中國衛生官員和另一位直接參與談判的人士告訴《美聯社》,這是因為中國希望自己掌握 mRNA這項技術,而不是依賴外國供應商。

被中共當局給予厚望的中國公司,叫做「艾博生物」,由曾在 Moderna工作的美國培訓科學家 Bo Ying於2019年創立,2020年以來,已經獲得了融資。這家公司和中共軍事醫學院以及上市醫藥公司「沃森生物」合作。中國媒體稱「艾博生物」正進行二期臨床試驗,是進展最快的國產 mRNA疫苗。

中國科興疫苗

目前這個疫苗面臨兩個難題,第一,儘管初步試驗表明有效,但是證明是否能預防感染或減輕症狀的大型研究尚未完成,結果未定;第二,專家表示,即使研究能完成並且疫苗被證明有效,製造數百萬劑疫苗也將是一個挑戰。儘管 Abogen早在2020年12月就建成了一家製造工廠,預計年產能可達1.2億劑。但是工廠建成和批量生產產品,不是一個概念。

中國的生物製藥合同製造商「百因諾生物」(BioInno Bioscience)的首席運營官 Scott Wheelwright也表示,大規模生產疫苗和確保質量將是一個難以清除的障礙,因為 mRNA仍然是一項新技術。

耶魯大學的專家陳曦說,中國應該批准輝瑞生產的疫苗(也就是復星醫藥獲得授權的「復必泰」),來更好地保護老年人口。

長江商學院會計學教授、長江商學院創辦副院長、上海國家會計學院創辦副院長薛雲奎,日前發表了一篇分析文章《上海封控成本考》,在網上被熱傳之後,遭到了當局封殺。

這篇文章中,薛雲奎認為,與「封控」相關的成本可分為三類:直接成本、隱性(間接)成本與或有成本。經過他的測算,這些加起來為4.07兆人民幣,接近2021年上海市全年的工業總產值(4.32兆)。其中隱性成本高達3.97兆,平均每天為763億元。如果加上或有成本,整個封控的損失,遠超2021年上海的工業總產值。

第一,直接成本,是指直接與封控相關的成本,如生活物資成本、核酸/抗原檢測成本、方艙醫院建造成本、社區志願者補貼成本等。

第二,間接成本,包括房租水電燃氣成本、核酸檢測的等待時間成本、產值下降的損失成本、股價下跌的虧損成本以及次生災害的連帶成本等,這些也都可稱為隱性成本。

第三,或有成本,是如封控期間可能因停工引起的違約損失、供應鏈斷裂導致的客戶永久丟失成本、封控前準備的存貨因過期、變質的損失,居民被禁足的精神與身體傷害成本等等。

5月初中國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發表報告稱,中國堅持所有一線和二線城市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一年成本上限約為1.7兆元人民幣。但是,從薛雲奎研究的成本結構,我們也可以看出,真實的經濟代價要比直接疫苗花費高太多。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newtalk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5/1753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