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橫河:拜登說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口誤?

口誤軍事保衛台灣?猴痘病毒奇怪現身上海老奶奶痛斥消殺。(《橫河觀點》提供)

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5月24日,星期二。我的頻道是美東時間每周二、四、五更新視頻,給您帶來最新的時局分析、深度解讀,歡迎大家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今天焦點:拜登口誤軍事保衛台灣?猴痘病毒奇怪現身,上海老奶奶痛斥消殺。

拜登談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回答比較烏克蘭和台灣的問題,區別對待就不是口誤,政策變化在實不在名,保衛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台灣立場如何?猴痘病毒是什麼,為何在非洲之外爆發,世衛專家怎麼說,武毒所怎麼哪裏都插一腳;上海老奶奶怒斥消殺,當年消滅血吸蟲也是破壞環境。

拜登說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是口誤、清晰化或政策變化

這幾天熱門話題領先之一的當然是軍事介入防衛台灣。這是拜登訪日時在記者會回答問題時說的。在做出評論之前,先看一下拜登是怎麼說的,在什麼情況下說的。

這是一個記者的提問:「為了顯而易見的原因,你不願意軍事介入烏克蘭衝突,如果事情到了那一步,那你打算軍事介入保衛台灣嗎?」拜登回答「是的,那是我們的承諾」。這是最關鍵的部分,後面的就不必討論的,是解釋美國同意一中政策並不表示能接受武力侵台。

然後就有不同解釋,拜登本人和白宮都表示,美國的政策沒有改變。當然沒有改變,一中政策的基礎是《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

美國對台灣政策從來就是模糊政策,既然是模糊,也就是從來也沒有明確會軍事介入或不會軍事介入。所以沒有改變政策的說法並不能否定拜登的軍事介入說。

另一種說法是口誤,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因為這不是第一次,我記得第一次這樣講的時候我就討論過,那是去年十月CNN採訪時拜登對類似問題做出相同回應:「是的,我們對此有承諾。」白宮事後也澄清,拜登未宣佈任何政策改變。

如果第一次是口誤,外交部門會強烈提醒他,絕不要再犯同樣錯誤。這是第三次,不會是口誤了。總統和外交政策不同步是另一種可能。尤其是在大變局的時代。

里根總統在柏林圍牆的著名演講,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戈爾巴喬夫先生,請推倒這座牆」,在起草審核過程中就被刪掉了,是里根自己堅持要放進去,而且不顧阻攔最後還是說了。

另外,就是聯繫上下文,烏克蘭戰事,美國是僅僅提供軍火但沒有直接軍事介入,所以軍事介入並不包括提供軍事裝備。既然台灣和烏克蘭不一樣,就是說對台灣絕不會是僅僅提供軍事裝備。

另一種解讀我覺得很有意思,和我上次講的一樣,就是在拜登的心目中,就是要軍事保衛台灣的,無論外交政策如何外交辭令如何。而戰爭中如何使用武力在美國是總統決定的。

有一種看法說美國政府正在台海問題上放棄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現在看來這個轉變是個過程而不是一個時間點,類似與脫敏療法,不斷的用小劑量過敏原去刺激最終達到脫敏的目的。

不過我還是認為保持台海和平的還是美國清晰的戰略。台灣之所以沒有在1950年落入中共之手,就是因為美國軍艦在韓戰爆發後開始巡航台灣海峽。中共只聽得懂實力,和別人是否刺激毫無關係。

如果中共武力侵台,美國會防衛嗎?台灣立場如何?

至於說一旦中共真的武力侵台,美國會不會軍事介入,從美國方面考慮,保衛台灣比保衛烏克蘭更重要,烏克蘭還有個北約,失去了對美國也沒有直接威脅,太平洋只有靠美國自己,美國對烏克蘭沒有承諾,但對台灣有。

如果失去台灣,美國將失去所有亞太盟友,其實也就是失去二戰後的國際秩序締造者和維護者的身份,而且,這不是說美國就一定會防衛台灣,而是說客觀現實就是如此。

而且事在人為。美歐在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對烏克蘭抵抗俄國抱多大希望,是烏克蘭的抵抗和犧牲自己爭取到了時間和援助。

至於說現在有人說烏克蘭是否應該抵抗,甚至有人將這個延伸到台灣是否應該抵抗說事,人類社會是有基本是非的,反侵略戰爭是正義戰爭,這是基本共識,尤其是本國大多數民眾主張抵抗的時候,只有極少的例外,如屠殺了本國1/4到1/3人口的紅色高棉受到越南入侵的時候,受到柬埔寨全國人民和軍隊的歡迎。

不過這顯然不是烏克蘭和台灣的情況。比如烏克蘭,我在戰爭開始時就談過我的看法,普京堅持保守主義立場和他侵略烏克蘭是否正義毫無關係,如果烏克蘭民眾願意和俄羅斯合併那是他們的決定,別人不應該干涉,但如果烏克蘭人決定抵抗,世界就應該支持。

台灣也是一樣,只要台灣人民有抵抗的意志和行動,國際支援就是多多益善。這裏不存在為他人犧牲的問題,台灣人是在保衛自己的自由、民主和生存的權利。投降帶不來和平。

中共的反應是預料之中的。汪文斌表示「在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等核心利益問題上,中方沒有任何妥協退讓餘地,」「任何人都不應低估中國人捍衛領土完整的決心。」

不過這些威脅性的套話已經沒有什麼效果了。這種話能起作用,是當美國和其它國家實行綏靖政策的時候。當這些國家放棄綏靖政策了,這些話就沒用了。什麼一中原則,美國現在明顯是在和中共搶奪話語權,不再承認中共對一中的單方面解釋了。

猴痘病毒可怕嗎,怎樣爆發的?世衛專家怎麼說

猴痘病毒。這幾天猴痘病毒引起媒體和多國政府的關注。這是很不尋常的,因為這種疾病只在非洲少數邊遠地區流行,而且是密切接觸傳染,可以是人傳人,也可以是動物傳人,症狀和天花類似但要輕得多,死亡率也不高。

之所以引發關注很可能是人們被COVID嚇壞了,或者是有些政府和權力想要利用。天花疫苗能防85%,可能是天花疫苗接種取消有關。猴痘病毒和天花病毒是同一家族,也就是說,是大分子DNA病毒,非常穩定,不會變異,接種疫苗或感染後終身免疫。

這是好消息,沒有必要像冠狀病毒那樣大規模接種疫苗。沒有治療方法,但疫苗作用很好。關於起因,一般會避免性傳播,而僅僅說是密切接觸,這是政治正確的作法,不過世衛專家已經表示可能和英國的性派對有關。

世衛緊急部門負責人海曼醫生表示,這一波罕見的非洲之外的發病很可能和西班牙及英國的狂歡活動有關,他說我們知道密切接觸會通過皮膚潰瘍傳播,而性接觸加強了這一過程。

衛生官員說,大多數已知病例都發生在和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但任何其它形式的密切接觸都會傳播疾病,不過在報導中,似乎媒體和世衛正在試圖淡化這種說法,而用更婉轉的表達方式,雖然承認主要是,但也說不限於發生在男性和男性的性行為者中發現。

聯合國已經開始呼籲不要污名化LGBT群體。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表示,一些報導和評論「強化了仇視同性戀和種族主義的陳舊觀念,加劇了污名」。不過我個人認為,在這個問題上還是要尊重科學,世衛不應該太政治化。

如果這次爆發確實和某種特定的性行為有關,就需要認真調查確認,做出針對性的措施,而不是先從政治正確上設置任何條件甚至障礙。

武毒所在爆發前發表了組裝猴痘病毒基因的論文

這件事情比較有意思的是,居然又和武漢病毒所有點關係了。武毒所在今年2月份發表了一篇英文論文,主要內容是,為了更好地用PCR診斷猴痘病毒,該實驗室組裝了部分猴痘病毒的基因,因為該實驗室沒有全長完整的猴痘病毒,於是用一種類似編輯冠狀病毒的技術組裝,當然文章說知道組裝全長病毒基因有激活的風險,所以只組裝了1/3長度的。

不過顯然有人確實注意到了,這篇文章發表在猴痘病毒爆發的幾個月前。雖然這裏沒有任何聯繫,也沒有任何指控,顯然提出這一點就不是偶然的。

這起碼是一種警告,一些最先進的生物技術可能對人類造成的傷害可能遠遠超出對人類可能的益處,就像封城和經濟關係一樣。

上海老奶奶是沙林毒氣專家痛斥消殺是犯罪

上海的疫情,現在很多民眾開始衝破障礙自己解放自己了。我看到網上流傳的一個老奶奶駁斥消毒的視頻。想談一下這件事。

那位老奶奶是個沙林毒氣專家,所以她特別強調噴殺對病毒無效但對環境的破壞,說這是犯罪。

我這裏想談一談消毒對環境土壤水源的破壞。我們知道正如消滅麻雀、蒼蠅蚊子是不可能的,那麼怎麼會有人認為在環境中消滅病毒是可能的呢?

今天說另一件事,就是消滅血吸蟲。中國人都聽到過毛的一首詩,綠水青山妄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這是聽說餘江縣消滅了血吸蟲病寫的。我們當時都以為真的消滅了血吸蟲。

後來下放到江西,有一年發水,本公社有幾個鄱陽湖邊的幾個大隊需要人支援搶收被淹的水稻,給一天一元錢現金,居然老鄉都不願意去,都是知青去,後來才知道,湖邊有釘螺,一發水,血吸蟲就出來叮人了。

嚇得我們夠嗆,才知道根本就沒有消滅,後來學醫,去過一些血吸蟲病診所,看到更多的病例,知道兩方面的事,一方面是湖區大量使用毒殺釘螺的藥物,沒殺死血吸蟲,把湖裏的魚殺完了。

另一方面是,全國只有餘江縣消滅了血吸蟲,因為餘江縣只有一條主幹道河流,把那條河填了,重開了一條河,問題就暫時解決了,但任何別的地方都學不來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5/1753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