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大紀元:數萬非法移民被以「假釋」放進美國

據本報獲悉,美國 邊境 巡邏隊正在大規模使用一種特殊的、以前很少使用的「假釋 」特例,它允許數以萬計的非法越境移民幾乎無條件地被放行進入美國 ,並可停留至少一年。

獨家:數萬非法移民被以「假釋」放進美國 美國德州參議員泰德·科魯茲(Ted Cruz)近期到訪Donna市的非法移民拘留設施,顯示內部環境非常惡劣,一名拜登行政工作人員阻止他拍攝。(Courtesy of Rep. Ted Cruz’s twitter)

據本報獲悉,美國 邊境 巡邏隊正在大規模使用一種特殊的、以前很少使用的「假釋 」特例,它允許數以萬計的非法越境移民幾乎無條件地被放行進入美國 ,並可停留至少一年。

在假釋 狀態下,被拘捕的非法入境移民,不必再向邊境 巡邏隊提供其尋求避難的、在本國面臨恐懼的可信證據,除了在美國境內犯罪的數據庫中進行快速背景調查外,在沒有其它任何先決條件的情況下,他們被允許入境美國。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一位發言人對此表示,對「假釋」身份的指定,使不堪重負的邊境巡邏站能夠「大大加快」處理大量的非法移民 ,並以比目前更為複雜的系統快得多的速度,將他們釋放到美國社區。目前的系統在釋放非法外國人時,需要向他們發出出庭通知,其中包括首次移民聽證會的開庭日期。

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的法律和政策常駐研究員、退休的移民法官安德魯·阿瑟(Andrew Arthur)評論說,獲得「假釋應該是一件非常、非常微妙的事情」。

他說:「這種做法與國會的說法完全相反。這是對移民執法權力的誤用和濫用,近乎於瀆職。」

國會在1952年通過的《移民和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簡稱INA)規定,在確定所有未獲准入境和非法入境的外國人的身份之前,應先將他們拘留,然後將他們驅逐出境或給予他們合法身份。

根據《移民和國籍法》的規定,假釋是一個例外情況。雖然它不是一個合法的身份地位,但它允許「在個案的基礎上」,因「緊急的人道主義原因或重大的公共利益原因」賦予入境者假釋身份。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簡稱CRS)2020年的一份報告,這一身份允許那些「根據移民法不能被允許進入美國的」外國公民,在美國臨時居住和工作,它「並非正式獲准進入美國,也非獲得永久移民身份的既定途徑」。

亞瑟說,假釋應該只在特殊情況下被使用,例如,當一個家庭成員需要進入美國為他的兄弟捐獻一個腎臟;或者如果一個刑事案件的證人需要作證等等。作為前聯邦移民局的副總法律顧問,他每年都要接手一些批准假釋的案件。

然而,在本財政年度的頭7個月,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根據新的「假釋+關押替代計劃(ATD)」類別,大規模釋放了120,600多名非法入境外國人。關押替代計劃是一個拘留替代方案,它是法律要求拘留非法外國人的一個變通方案。

根據「關押替代計劃」,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會向非法移民 發放一部可追蹤的手機(有時是一個腳環),他或她可以用這部手機定期向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報到。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發言人對《大紀元時報》表示,不堪重負的邊境巡邏站正在轉變處理方式,將越來越多的非法入境外國人指定為假釋人員。

他說:「這更多的是發放假釋地點的處理條件導致的。」

「這是一個處理條件問題:我們應如何處理那麼多被拘捕的人?我們如何保持較低的關押人數,同時又不能再依據第42編將他們遣返回墨西哥?這是根本問題。」

這位發言人說,除了發現非法入境者有此前在美國犯罪記錄的情況之外,非法入境者是否能獲得假釋,僅僅取決於是否有可用的拘留或運輸空間、該人所屬的人口結構,以及工作人員是否認為該人可能潛逃。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沒有提供已經獲得假釋人數的歷史數據,也沒有提供當前獲得假釋人員的國籍的信息。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德克薩斯州邊境巡邏特工告訴《大紀元時報》,他的邊境巡邏站在為委內瑞拉人、古巴人和尼加拉瓜人提供假釋身份。

目前,美國邊境巡邏人員在南部邊境平均每天逮捕7000多名非法入境外國人。國土安全部已經警告邊境巡邏人員,在未來幾個月內,每天可能逮捕18000名非法入境外國人。

再沒有出現

假釋類別的使用取代了發放出庭或進行報告的通知。發放報告通知並不是一個合法的方式,而是一種特別方式。但是在去年,邊境巡邏站人滿為患,這個方式被大量使用。進行報告通知是要求非法入境的外國人,在60天內,向離其最近的移民和海關執法局辦公室進行報告。

在2021年3月底至10月底的5個月內,共發出超過104,000份報告通知書。根據參議員羅恩·約翰遜(共和黨人)收到的官方數據,截至今年1月,其中有47705人沒有向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報告。

一位美國海關與邊防局發言人對《大紀元時報》表示:「這是一種依靠誠信的制度,我們在這個問題上遭到了當頭一棒。所以他們在回頭查看第8編(Title 8)法案。」

據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眾議員奇普·羅伊(Chip Roy)收到的國土安全部數據顯示,去年7月至12月間,幾乎三分之一的假釋犯沒有出現在移民與海關執法局的記錄中。

5月4日,羅伊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馬約卡斯的國土安全部拒絕按照法律規定拘留非法移民,未能驅逐無數無權在美居留的人,並濫用假釋權,繼續釋放數以萬計的非法移民。」

大規模假釋的風險

亞瑟說,對假釋條例的大量使用是「一個巨大的漏洞」。

「你釋放的人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可能性極高。釋放的人會對社區構成危險的風險極高。」

「你可以記錄和審查他們的(指紋),但你如何查他們在聖佩德羅蘇拉查(San Pedro Sula。譯者註:洪都拉斯的第二大城市)的犯罪記錄?你是否有能力查看他們在也門的活動情況?審查只能依靠情報的質量,而情報的質量也不是那麼的好。」

「但這是最大的問題。這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因為來的人越多,你就越不知所措;你釋放的越多,就越會有更多的人來。」

根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統計數據,在4月份,美國邊境巡邏人員釋放了超過40,000名獲得假釋的非法入境外國人,另有21,769名非法外國人在被釋放時收到了出庭的通知。獲得假釋的人數比3月份多出了15,000名。而且,在第一個月,獲得假釋的人數就已經超過了接到出庭通知的人數。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8/1750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