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人被關到像動物一樣?現實比網上的更殘酷【阿波羅網報導】

作者:
王先生認為,這可能和他在網絡上經常看到輿論普遍關注的消息有關,而現實卻比網上看到的情況則更為殘酷。「我們隔壁小區,就上周也有輕生的。幾乎我每天都能夠看到別人發過來的輕生的消息,還不光是語言或文字上的表述,很多都是帶視頻的這種,給心理的衝擊力就更大。這種環境下,不抑鬱我覺得都很難。」他說。住在上海市區的汪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情緒抑鬱的實際人群比例可能遠高於此:「百分之四十?我說百分之八十差不多。我看我們小區,(大家)都有一股怨氣,腦子都有點不正常了。象動物園裏面的動物一樣,都關傻了。」

阿波羅網方尋報道/自三月底全面封城以來,上海民眾普遍經歷了食物短缺、就醫困難、反覆檢測、抗原檢測等困擾,還有的被強制送方艙,「封門硬隔離」,「入室消殺」等極端經歷。種種壓力之下,很多上海人都感到身心疲憊,嚴厲的封控措施對民眾的精神健康造成了巨大衝擊,精神疾病乃至輕生事件頻發。

14日,自由亞洲電台採訪的上海人表示:

「等到我自己陽了以後呢,恐懼、恐怖、絕望,我差點已經輕生了。」

「我有一段時間特別的焦躁,每天到下午的時候就會坐立不安」,「這實際上某種程度就是一個更嚴酷的監獄啊。」

「我現在懷疑,這樣關法,心理醫生的心理也有問題了。」

「長期來看,可能會造成社會的不穩定。」

……

上周,上海《文匯報》年輕記者童薇菁忽然去世的消息引發輿論關注。有消息說,她最近一直精神反常,無法入眠,最終造成突然輕生後離世。如果消息屬實,顯然她已出現了嚴重的心理問題。

關於文匯報記者童薇菁去世的微博(網絡截圖)

住在上海市區的汪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情緒抑鬱的實際人群比例可能遠高於公佈的調查結果:「百分之四十?我說百分之八十差不多。我看我們小區,(大家)都有一股怨氣,腦子都有點不正常了。象動物園裏面的動物一樣,都關傻了。」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心理諮詢與治療門診部主任仇劍崟在接受官媒央視節目採訪時證實,四月份,她們收到的心理熱線來電量幾乎比過去的單月三千個翻了三倍,其中百分之八十與疫情相關。

自由亞洲電台14日採訪在了大型外企公司就職的李先生,李先生表示,長期封控下,他也不得不尋求心理諮詢,以緩解因孤獨而造成的內心壓力。

「就好像給你關禁閉,一關就是兩個月。長時間失去自由,就會有很多負面情緒,最主要的就是憤怒吧。」他說。

疫情前就已辭職的王先生和家人、小孩住在浦西。王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原本就有自己的心理諮詢師,兩三周前還去諮詢過,但後來就不忍心再打擾這位醫生了:「我發現,其實我這個醫生他所處的這個小區,比我們這裏(封控)更嚴格,他下不了樓。我已經不想再去煩他了,因為我覺得他也在承受着巨大、巨大的壓力。」

王先生認為,這可能和他在網絡上經常看到輿論普遍關注的消息有關,而現實卻比網上看到的情況則更為殘酷。

「我們隔壁小區,就上周也有輕生的。幾乎我每天都能夠看到別人發過來的輕生的消息,還不光是語言或文字上的表述,很多都是帶視頻的這種,給心理的衝擊力就更大。這種環境下,不抑鬱我覺得都很難。」他說。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阿波羅網方尋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4/1748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