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策劃蘇聯解體、銷毀烏核武庫的老總統走了

當地時間5月10日,烏克蘭首任總統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逝世,終年88歲。

據稱,他此前久病不愈,去年還接受過心臟手術。

或許不少人對克拉夫丘克的名字並不熟悉,但上世紀末,他叱咤國際政壇。

正是他,主導了烏克蘭的獨立,並在1991年與俄羅斯首任總統葉利欽、白俄羅斯首任總統舒什克維奇一起,簽訂了「別洛韋日協議」,宣告蘇聯解體。

·前排從左至右依次為:克拉夫丘克、舒什克維奇、葉利欽。

一周前,舒什克維奇剛剛去世,葉利欽早在15年前就走了。如今,隨着克拉夫丘克的離開,那個歷史時刻中最重要的參與者全都去世了……

而除了「烏克蘭首任總統」這個title,克拉夫丘克生前還有兩個身份值得關注:一是他曾長期擔任烏中友好協會名譽主席;二是他擔任過頓巴斯問題三方聯絡小組烏方代表團團長,近兩年一直在為俄烏談判奔走。

策劃蘇聯解體

上世紀90年代初,在一項主題為「您是否想繼續生活在蘇聯」的民意調查中,91%的烏克蘭人選擇了「不想」。

作為時任烏克蘭最高蘇維埃主席,克拉夫丘克以此為據做了決定。1991年8月24日,烏克蘭正式宣佈脫離蘇聯獨立。

為了拯救瀕於解體的蘇聯,時任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努力挽回烏克蘭。他一邊建議簽署新的聯盟條約,可以對烏克蘭做出更大讓步;一邊嚇唬稱,脫離蘇聯對烏克蘭來說會是一場災難,因為它不能獨立生存。

克拉夫丘克懟回去:烏克蘭幅員遼闊,人口眾多,還擁有未被毀壞的經濟和科研事業,怎麼就不能獨立生存呢?我們會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學技術方面同各共和國發展平等互利的合作!

同年12月8日,他和葉利欽、舒什克維奇來到別洛韋日森林的一處別墅內,簽署了《關於建立獨立國家聯合體的協議》等文件,並表示「蘇聯作為國際法的主體和地緣政治現實,將要停止其存在」。

蘇聯解體,成為定局。

·別洛韋日森林這處別墅被視為確定蘇聯解體的地方。

伴隨「分家」而來的自然是「爭產」。

其中,俄羅斯和烏克蘭爭得尤其凶。圍繞黑海艦隊分割、蘇聯外債分攤、武裝部隊控制權、天然氣供應價等問題,克拉夫丘克和葉利欽「撕」得昏天黑地。

有一回,兩人甚至在電視直播中打起了嘴仗。

葉利欽說,如果烏克蘭在蘇聯遺產劃分上侵害俄羅斯的利益,俄羅斯就不向烏克蘭提供石油。

克拉夫丘克立馬回敬:「你不給我石油,我就不給你糧食。」

葉利欽:「你不給我糧食,我就不給你天然氣!」

克拉夫丘克:「你不給我天然氣,我就不給你鋼鐵!」

雙方之後進行了激烈的battle。最終,克拉夫丘克算是給烏克蘭爭了份相當不錯的家產。

他的發言人說:「對克拉夫丘克而言,沒有比烏克蘭總統更高的職位了。他個人的夢想,對此我深信不疑——就是創建一個在世界歷史上扮演自己角色的、獨立的烏克蘭國家。」

那時的克拉夫丘克,風頭無兩。

烈士之子逆襲

其實,當上烏克蘭首任總統是克拉夫丘克自己都沒想到的事。

他1934年出生於烏克蘭西部的一個小村子裏,是普通農民的兒子。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父親在前線陣亡。年幼的克拉夫丘克此後長年生活在貧困中。

讀書是他改變命運的梯子。

他在家鄉的一所職業學校畢業後,考入了國立基輔大學,主攻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碩士畢業後去一所大學當了老師。幾年後,他拿到莫斯科社會科學院的經濟學博士學位。與此同時,他加入了蘇聯共產黨。

·克拉夫丘克(資料圖)

「烈士之後」「會搞經濟」,兩個黃金標籤讓克拉夫丘克迅速走入蘇聯高層視野。

1960年,他開始被安排處理一些黨務工作;1970年,他就被調往烏克蘭共產黨中央機關工作。因為口才好,他被提拔為宣傳部長,負責烏克蘭的意識形態工作,與當地的民族主義作鬥爭。

積累了30年「升級打怪」的經驗,1990年7月底,克拉夫丘克當選烏克蘭最高蘇維埃的主席。據稱,當選後,他一改過去講俄語的習慣,開始只講烏克蘭語。就連他辦公室里的列寧半身像,也被換成了烏克蘭民族詩人舍甫琴柯的塑像。

第二年,他就帶着烏克蘭脫離了蘇聯。

有人形容克拉夫丘克是個「遇事不循常規」「令人難以揣摩」的人,也有人說他精明、老練,是個政治上的機會主義者——當年,他是烏克蘭民族主義的堅定反對者,一路青雲直上;後來,他卻搖身一變成了烏克蘭民族主義的代言人,當上了總統。

對此,克拉夫丘克的回應是:蘇聯解體是自然的,是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人民做出的決定。「要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航行,需繞過暗礁,辨清什麼是對(烏克蘭)共和國利害攸關的」,他也必須為此做出讓步和妥協。

1991年12月1日,克拉夫丘克當選烏克蘭首任總統。

在發表就職演說時,他制定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計劃:完成國營商業和農場向私人所有制轉化,建立起控制烏克蘭農產品出口的海關服務,重新調整軍事工業使之生產消費品,保護少數民族的民主和權利……

台下觀眾聽得熱情高漲。他們期待着這位新總統給國家帶來新氣象,讓人們的日子越過越好,結果萬萬沒想到竟是「分家即巔峰」。

銷毀核武庫

烏克蘭人有個津津樂道的段子:有次下雨,一位助手為克拉夫丘克遞上了一把傘,克拉夫丘克卻回答「不用,我能在雨滴的間隙里行走」。

這個段子可不是說克拉夫丘克擅長躲雨,而是誇他能在變幻莫測的國際政治風雲中避免被「雨滴」砸到。

其執政後,烏克蘭說是「中立不結盟」,但實際上內政、外交都轉向了西方。1994年,烏克蘭成為蘇聯解體後獨聯體國家中第一個與北約建立和平夥伴關係的國家;同年6月,它又成為獨聯體國家中第一個與歐盟簽署夥伴協議的國家。

然而正所謂,常在「雨」下走,哪能不濕衣?

克拉夫丘克有兩個操作,時至今日都讓人爭論不休。

一是關於核武器。

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繼承了重要的核武庫:1700枚核彈頭、176枚洲際彈道導彈、44架戰略轟炸機。但1994年,烏克蘭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簽訂了《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根據該備忘錄,烏克蘭銷毀境內核武器,可以換取俄美英法等核大國的安全保護和經濟利益。

多年後,烏克蘭不少政客開始捶胸頓足,後悔烏克蘭全面「廢核」,淪為大國博弈的棋子。尤其是今年俄烏衝突爆發,有人愈發感慨烏克蘭當年「自廢武功」的操作。

但也有人覺得,烏克蘭的「廢核」沒有錯,錯的是美西方在「廢核」後沒有為烏克蘭創造更安全的環境,而是不斷升高衝突壓力,置烏克蘭於險境。

2019年,克拉夫丘克曾被問及「烏克蘭放棄核武器是否明智」這個問題,當時他的回答「話糙理不糙」,足以讓今日一些政客清醒。

在他看來,烏克蘭對武器的控制能力薄弱(此前有報道稱,烏克蘭的武器流入黑市,甚至落入恐怖分子手中),如果手握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那烏克蘭就像一隻「拿着手榴彈的猴子」,傷人更害己。

二是關於經濟改革。

克拉夫丘克當時雖然和葉利欽吵翻了天,卻和對方一樣堅信,要想讓烏克蘭的經濟走出蘇聯末年的停滯狀態,就必須下一劑猛藥。

他跟着俄羅斯大搞「休克療法」,結果可想而知——貨幣貶值,物價飛漲,烏克蘭經濟水平在短短4年內下降了50%以上。

民怨沸騰之下,連任是沒戲了,克拉夫丘克1994年黯然下台。

·克拉夫丘克(資料圖)

近幾年,關於克拉夫丘克的消息依舊不少。

2019年,他公開抱怨自己的退休金太低,每月只有1.8萬格里夫納(約合4500元人民幣)。然而此前一年,烏克蘭平均退休金僅有2650格里夫納,還有600多萬人領取的養老金不到2000格里夫納。

這事一度引發爭議。85歲的克拉夫丘克十分委屈:「每個人都認為,我只關心錢。這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公正問題。讓我感到不滿的是,有一些人只為國家做了一些小事,每月領取的退休金卻高達10萬或20萬格里夫納。」他覺得,他對烏克蘭所做的貢獻沒有得到應有的認可。

2020年,他老驥伏櫪,重返政壇,試圖為烏東問題斡旋。2021年3月,他還以頓巴斯問題三方聯絡小組烏方代表團團長的身份接受採訪,預言「不排除在該地區再次爆發大規模衝突的可能性」。

克拉夫丘克去世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向他致敬,稱他不僅僅是一個政治家,甚至不僅僅是一個歷史人物,而是一個知道如何讓所有烏克蘭人都聽到明智之言的人。

「也許是因為他的智慧,他才特別開朗。他總是珍惜生命,每一分鐘。他也總能找到超過一分鐘的時間來幫助解決問題並提供建議。我個人特別感謝他。」澤連斯基說道。

或許正如克拉夫丘克的一位前秘書所說:「他不是那種具有超凡魅力的領袖人物,烏克蘭人民對他並不完全頂禮膜拜,他們對他既尊敬又不滿,而這才是(人們對政客)健全且正常的態度。」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環球人物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2/1747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