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中俄將給世界帶來前所未有危機

作者: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閱兵式上的東風-41(DF-41)核洲際彈道導彈。

大紀元專欄作家Gordon G. Chang撰文/曲志卓編譯

5月1日,在俄羅斯電視台上,一位經常被稱為「普京喉舌」的媒體高管敦促俄羅斯總統發射一枚「彈頭(當量)高達100兆噸」的波塞冬(Poseidon)核魚雷。

德米特里‧基謝廖夫(Dmitry Kiselyov)說,其爆炸將產生1,640英尺的海嘯,將「把英國推向海洋深處」。該潮浪將高達英格蘭最高峰斯卡費爾派克峰(Scafell Pike)的中部。

「這種海嘯也是極高劑量輻射的載體」,基謝廖夫指出,「它在英國上空洶湧澎湃,將把他們剩下的一切變成放射性沙漠,任何東西都將不可使用。你喜歡這個前景嗎?」

「只要一次發射,鮑里斯,就不再有英格蘭了。」他對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發話說。

此前,俄羅斯親克里姆林宮的羅迪娜黨(Rodina Party)主席阿列克謝‧茹拉夫廖夫(Aleksey Zhuravlyov)於4月28日發出了威脅。在俄羅斯電視台第一頻道播出的《60分鐘》節目中,他敦促普京用世界上最大、最重的薩爾馬特(Sarmat)導彈對英國進行核攻擊。

該節目指出,從俄羅斯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飛地發射的導彈需要106秒才能擊中柏林,到達巴黎需要200秒,消滅倫敦需要202秒。

北約對薩爾馬特的稱呼是「撒旦二號」。

普京本人也加入了這個行列。就在派遣部隊越過烏克蘭邊境之前,他警告說:「後果是你們在歷史上從未遇到過的」。2月27日,他將核力量置於高度戒備狀態。3月1日,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實際上在所謂的演習中展示了他的彈道導彈潛艇和陸基移動導彈發射器。5月4日,俄羅斯國防部宣佈在加里寧格勒「電子發射」其具有核能力的伊斯坎德爾(Kaliningrad)移動彈道導彈。

俄羅斯有一種被稱為「以戰迫和」(escalate-to-deescalate)、或更準確地說是「升級戰爭以贏得勝利」的核理論。它考慮在常規衝突的早期威脅或使用核武器。

中共於2月4日與俄羅斯發表了一份「沒有上限」中俄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中共在本世紀一直定期發出無端威脅,要摧毀以某種方式冒犯它的國家的城市。

例如,去年7月,中共政權威脅要用核彈摧毀日本,因為它支持台灣。9月,中共對澳大利亞發出了類似的威脅,因為它與美國和英國簽署了《澳英美(AUKUS)協議》,這是一項維護該地區穩定的安排。今年3月,中共國防部聲稱,幫助台灣自衛的國家將面臨「最壞後果」。這種威脅似乎特別針對澳大利亞。

本月,北韓表示,除了使用核武器報復襲擊外,它還可能發射核武器攻擊其它國家。

俄羅斯、中國和朝鮮同時威脅要發射世界上最具破壞性的武器,這不可能是一個好兆頭。

為什麼地球上最危險的政權都在發出這樣的威脅?

首先,普京向世界展示了這些警告實際上是令人生畏的。正如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彼得‧休西(Peter Huessy)在三月份告訴我的那樣,「升級戰爭以贏得勝利」的前提是核威脅將「迫使敵人退縮,不打仗」。由於西方民主國家基本上已經退縮,而且顯然沒有加入在烏克蘭的戰鬥,北京和平壤也希望取得類似的成功。

其次,普京和中國統治者習近平可以做出這樣的威脅,因為他們不尊重被視為敵人的國家。

「從阿富汗拙劣的撤軍,以及對有效支持烏克蘭的猶疑,(雖然)我們在1994年(烏克蘭作為第三大擁核國家同意棄核時)作出了(對其提供安全的)保證,特別是在過去一年裏的作為,導致擁有核武的敵人對美國及其盟國的威脅增加」,地緣戰略分析所(GeoStrategic Analysis)的總裁休西(Huessy)在本月初對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Institute)說,「他們感覺到美國日益虛弱。」

「像弗拉基米爾‧普京一樣,中國共產黨已經失去了對美國權力的恐懼」,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的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理查德‧費舍爾(Richard Fisher)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不久告訴我,「中共的核威脅暴露了當中共認為美國軟弱可欺時,所持有的傲慢態度,暴露了美國缺乏地區核威懾力的風險,並暴露了美國領導力的不足。」

第三,獨裁政權內部的危機可能使獨裁者更容易做出這種威脅。許多人說,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危險的時刻是1962年10月的古巴導彈危機。也許更危險的是1961年10月美蘇在柏林的查理檢查站對峙事件(Checkpoint Charlie standoff)。然而,當時甘迺迪赫魯曉夫都知道,兩國決不能有核交火。今天的問題是,普京和習近平是否也知道這一點。也許他們不知道。

這些威脅可能表明,這些政權的領導人有着共同的「在(核)掩體裏的最後日子」的心態。俄羅斯和中國,儘管方式不同,但都是由陷入困境的政權統治的,這意味着它們的領導人無疑具有較低的風險門檻。

無論這些威脅的原因是什麼,普京和習近平已經告訴了所有人他們打算做什麼。不幸的是,西方領導人決心不相信他們。

針對俄羅斯的威脅,拜登總統2月28日表示,美國人民不應該擔心核戰爭。事實上完全相反,我們完全有理由擔心。

按照西方的思維方式,總統們和總理們幾乎總是無視核威脅,試圖不抬高它。不幸的是,這種姿態只會讓製造威脅者有恃無恐地發出更多威脅。國際社會越晚與好戰的俄羅斯、中共和北韓對抗,對抗就越危險。

因此,世界似乎正在迅速接近歷史上最糟糕的時刻。

「核戰爭中沒有贏家,也決不能打。」拜登在去年6月表示。也許是這樣的吧。與美國總統共同發表這些話的普京,可能認為他可以發動一次核戰,甚至會獲勝。

作者簡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傑出高級研究員,其諮詢委員會成員,也是《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的作者。

原文:Russia and China: The Worst Moment in History Coming Soo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2/1747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