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泣血之問!北大天才為中國拿五個世界第一 到死評不上職稱

—北大天才為中國拿五個世界第一,到死評不上職稱

他是中國數學競賽史上最玩命的「賭徒」,左手殘廢,癌症晚期,拖着這樣的軀體,他為中國拿下了五個世界第一!拼了命換來這世所未有的至高榮譽,卻至死評不上一個職稱,留給全中國一個泣血之問:為什麼最是人才留不住,為什麼傾心付出的人才會被冷遇?

北大數學達摩院被稱為「北大四大瘋人院」之首,孕育出了哈佛都要破格錄取的「韋神」韋東奕,也孕育出一位博士編號001的數學天才。

他是中國數學競賽史上最玩命的「賭徒」,左手殘廢,癌症晚期,拖着這樣的軀體,他為中國拿下了五個世界第一!

拼了命換來這世所未有的至高榮譽,卻至死評不上一個職稱,留給全中國一個泣血之問。

他,就是張築生。

張築生

中國有很多數學天才,張築生是其中最特殊的一個,因為命運這一生帶給他的,只有無盡的折磨。

天才之所以稱為天才,在於其異於常人的大腦

然而他自幼體弱多病,兩歲時不斷嘔吐,被診斷為腦膜炎,雖硬挺了過來,小腦卻從此留下不可修復的損傷。

一個腦子受過傷的孩子,如何成為天才?

禍不單行,13歲那年,張築生左臂不慎摔骨折,又因醫療事故導致左臂肌肉和神經嚴重萎縮,左手手指無法動彈,從此殘廢。

一個雙手不健全的人,又如何做那些成就天才的實驗?

命運阻擋他成才之路,張築生,偏要與這命運對抗逆行!

他曾以一個小發明獲得了全國少年兒童科技發明一等獎,又以難以想像的拼搏和努力考上了四川大學數學系。

他是整個學校的驕傲,川大公認的「數學天才」,大二就跑去把大五的拓撲學給考了,並且還拿到最高分,他的學識,足以給同班同學授課。

而他懸垂的左手殘廢,讀書、寫字、洗衣,全憑一隻右手......

張築生

川大畢業後,張築生在這所學校教書14年,無論工作能力還是學識能力,他都是數學系首屈一指的老師,卻因運動中受到波及,竟連講師都沒評上,而那些評上講師職稱的,一大半隻配聽張築生講課。

1978年,國家恢復研究生培養制度,張築生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北大數學系讀研。

那一年的試卷中,有一道試題無解,因題本身有問題,全國考生全面分析了這道題,指出無解的,就只有張築生一個人。

在他讀研期間,指導教師說,張築生的水平根本用不着來讀研究生,甚至可以給研究生開課。

1982年,他在碩士畢業論文裏,把著名數學家Smale提出的『四大猜想』中的一個給幹掉了。

這樣大的成就,他本可以成為「新中國第一位博士」,但因為校長比較謹慎,第二年才授予張築生博士學位,他成為北大第一位數學博士,博士證書編號001。

當時,在開學典禮上,張築生向在場所有人說出自己的夢想:為中國數學趕上並超越國際水平作出自己的貢獻!

為這一句話,他拼上了自己的生命......

在後來的幾年裏,張築生為中國數學豎起一座座難以逾越的高峰:

他寫出了《微分動力系統原理》,成為該學科國內最早的研究生教材。

中科院院士,數學泰斗廖山濤對該書的評價是:「有了這本書,一大批年輕人,就可以順利地進入學科前沿。」

廖先生治學嚴謹,從不表揚誰,唯獨對張築生例外,親口誇讚:「張築生的知識面廣博得驚人。」

張築生

1986年,張築生赴美進行專題演講,在愛因斯坦畢業的母校普林斯頓,中國人張築生演講自己如何破解外國人的數學疑問!

數學界因此震動,如此殊榮,載譽歸來,張築生回國該是鮮花簇擁,掌聲雷動,走上人生巔峰吧。

然而這些,一個都不存在。

一回國,他接到的就是編寫基礎教材的任務,有朋友勸他:

「科研成果才是立身之本,而編寫教材則不算科研成果,你正年輕,是科研最好的時期,千萬不要為了這些,延誤了自己大好前程。」

都看得出來,這是吃力不討好的活,可張築生沒有二話,在授課之餘,全部心血投入到了教材編寫當中。

五年光陰,《數學分析新講》一二三冊相繼問世。

這本書至今仍是該學科基礎教材,曾被譽為北大十大才子之首的陳天權教授,評價這本教材極具特色,是陳教授十幾年來教書的首選教材。

然而就在這本書出版不久,一個晴天霹靂衝着張築生打了下來:他被查出了鼻咽癌

張築生的教材

漫長的12年化療過程中,張築生強忍不適堅持上課。

他還寫出了《微分拓撲講義》,此書在當年中國微分拓撲領域裏是第一本教材。

這也是他人生中最後寫的一本書,他說,總得為後輩學生留下點有用的東西。

他還為海淀區開辦的「數學教學研討班」授課,堅持八年,前六年分文不取,後來對方不好意思,給以每月酬金10元人民幣。

每月四次課,算下來次課2.5元,每小時0.81元。

朋友說他是個「大傻子」,有這麼低的講課酬金麼?

和他一個級別的教授,每小時課低於150元都不干。

那些年,人家豪華別墅,他家徒四壁,人家奔馳寶馬,他單車一騎,怎一個「傻」字了得!

可這些,張築生從來不以為意。

1995年,他受命擔任,中國數學奧林匹克國家隊主教練,這又是一份無法「出學術成果」的苦差,甚至無法記入「教學工作量」。

北大教授趙春來就曾說道:「我做過一次教練就再也不想做第二次,累死人了,外人根本不了解這份差事的艱苦程度。」

彼時張築生已經患癌4年多,面對這樣辛苦的差事,他說:「個人名利事小,國家榮譽事大。」

他痴,他傻,這一次,他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一位數學奧賽世界冠軍後來提起張築生帶中國隊時的情景,唏噓不已:「數學奧賽搞了幾十年,出題是最難的。搞一個有新意的題目,至少需要一周,而張老師每年都能拿出幾十道新題,非常令人佩服。

要知道,從1990年查出鼻咽癌起,他又患了嚴重的結腸炎,癌變也轉移到了肝部,2001年在天津南開大學,他一個人為200名預賽選手辦培訓班,從出題、判題、講課到討論,七天都是他一個人熬。

你知道這七天是怎麼過來的嗎?

他口腔潰瘍、唾腺損壞、嚴重的結腸炎、全身骨頭疼,還有晚期肝癌引起的腰以下嚴重浮腫,每天只能吃一點牛奶、葡萄糖、豆腐等流食......」

一身肝膽,滿腔熱血,左手殘廢,半身癌細胞

拖着這樣病軀的張築生,領着中國一幫數學尖子,從加拿大轉戰到阿根廷,在70多個參賽國中,他帶着中國隊連拿五屆總分第一!三次所有參賽選手都獲得了金牌!

這一國家殊榮成績,在世界範圍內史無前例!

奧林匹克競賽金牌

為中國連續拿了五個世界第一,這一切又給他帶來了什麼呢?

因為沒有科研成果,直到最後也沒能評上博導職稱。

他自己倒是拿到了一個「第一」:他是北京協和醫院有史以來,接受最大量放療的癌症患者。

2001年,張築生的病情已經不容樂觀,嚴重的結腸炎鬧得他一天要上幾十次廁所。

為了上好一堂課,他要提前一天節食,上課當天則禁食禁水。

院校幾次要他休假養病,他都不肯。

這輩子,命運對他從未友好過,他和妻子沒有孩子,但他把一屆一屆的學生,當成了自己的孩子,他離不開講台,捨不得學生,離不開奉獻了一生的數學......

2002年1月,他已經失去方向感,被幾位教授抬進了監考室,這是他的微分拓樸學考場,他要親自為38名學生監考。考試結束,批卷完成,張築生被緊急送進了醫院,短短一個月後,與世長辭......

他的學生說:「張老師也許是我一生中,再難遇到的頂尖級的老師……當他講到幾何,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沒有學過真正的幾何;當他講到代數,我就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學過真正的代數。」

「我曾數次去過張老師的家,真的是無比清貧,一件像樣家具都沒有。」

終其一生,不曾因成果提過一個要求,不曾因境遇有過一句怨言,奉獻一生,清貧一生,拼命一生,痛苦一生!

張築生

他走過這世間,默默無聞,留下三部著書,拿過世界第一。

為這個國家的榮譽,他拼上了性命,為這個民族的未來,他拖着癌症晚期的病體,在講台上站在最後......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大功在人間。

可嘆的是,在他生前,這些未能給他帶來應得的榮耀,在他離去後第二年,媒體才發了一篇紀念文,緊跟着各種悼文、稱頌撲面而來,可是生死兩茫茫,一切,都太晚了.......

而也因他的離去,在中國留下泣血之問:為什麼最是人才留不住,為什麼傾心付出的人才會被冷遇?

這道題,實在太難了......

人間走過驚鴻客,遺憾世人竟不知。

2022年,他逝世整整20周年,今天,緬懷、致敬張築生,一位真正的師者,一位在國際數學競賽史上,為中國豎起頂天立地豐碑的巨人!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華人星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2/1747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