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加拿大狙神爆料「諾曼旅」 真相

綜合加拿大魁北克法語大報《新聞報》(La Presse)、陸媒「觀察者網」等報導,被封為「加拿大狙神」、化名「瓦力」的狙擊手目前已經返回加拿大,《新聞報》6日刊出他的專訪,瓦力坦言戰爭是一場「可怕的失望」,好幾次幾乎喪命,所幸最後都毫髮無傷。

加拿大狙神「瓦力」(Wali)赴烏克蘭作戰後終於回家了,他受訪描述戰爭前線的混亂情況,包括軍備不足、國際戰士與烏軍的整合有斷層、烏軍缺乏軍事知識等,坦言對國際戰士在當地的部署感到「相當失望」,他也承認,2個月來只開了2槍,沒有撂倒任何一名俄軍。

加拿大狙神「瓦力」(Wali)赴烏克蘭作戰後已經返回加拿大(資料照)

綜合加拿大魁北克法語大報《新聞報》(La Presse)、陸媒「觀察者網」等報導,被封為「加拿大狙神」、化名「瓦力」的狙擊手目前已經返回加拿大,《新聞報》6日刊出他的專訪,瓦力坦言戰爭是一場「可怕的失望」,好幾次幾乎喪命,所幸最後都毫髮無傷。

瓦力說在3月初響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號召前往烏克蘭作戰,但在烏克蘭待了2個月後,他對西方戰士在當地的部署做出了「相當令人失望」的評價,他說戰場上,烏克蘭軍官們完全「束手無策」,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外國戰士。

瓦力於是和幾名前加拿大士兵加入一支名為「諾曼旅」(Norman Brigade)的私人外國部隊,這是一支由化名為「胡爾夫」(Hrulf)的前魁北克士兵帶領的私人軍隊。

不過「諾曼旅」很快也引發爭議,導致大量戰士離開,匿名戰士描述,這支部隊根本沒有足夠的軍備,胡爾夫也沒有兌現會提供武器及防護設備的承諾,導致在距離俄羅斯前線僅40公里的情況下,戰士們仍沒有任何防護裝備,「如果俄軍突破,每個人都會深陷危險」,匿名戰士痛批部隊不負責任。

加拿大《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更引述匿名前戰士指出,胡爾夫和烏克蘭軍方沒有任何正式關係,他組織私人軍隊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烏克蘭籍妻小。

瓦力後來離開了「諾曼旅」,加入一支在基輔地區作戰的烏克蘭部隊,不過仍舊面臨軍備、後勤不足問題,他說必須自己尋找武器、食物、汽油,包括透過人脈才從一間理髮店取得一把AK-47步槍,由尋常老百姓提供飯菜、汽油,「你必須不斷地組織自己,去認識一個認識某人的人。」

加拿大狙神「瓦力」(Wali)曾描述在烏克蘭前線作戰的經驗

除了缺乏軍備、後勤支援、私人部隊叢生外,瓦力有關烏東前線作戰的描述,似乎突顯了軍紀不佳的疑慮。他說他加入了一支烏克蘭軍隊,某天清晨,他剛在一個暴露在俄軍戰車炮火下的戰壕附近就位,2名烏克蘭士兵竟不聽他的勸告,直接走出掩護吸煙,接着俄軍戰車的高精準炮火隨即在2名烏軍旁炸開,瓦力當下就明白,2名烏克蘭戰友救不了了,他描述聞到「死亡的味道」,「燒焦的肉、硫磺和化學物質的可怕氣味。」

當時和瓦力一同作戰、化名為「影子」(Shadow)的前加拿大士兵也向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描述,其中一名烏軍當下就被炸死,另一人雙腿斷了、性命垂危,兩人雙眼對視,不久後對方走了。

瓦力說這起事件某種程度上促成他離開前線,他的妻子描述瓦力當晚和她通電話時說:「我想我已經做得夠多了。」

瓦力也在專訪中坦言,家庭生活戰勝了他想幫助烏克蘭人的意志,他說他喜歡前線,但他是憑藉運氣才能幸運存活,他說他在前線時錯過了兒子的第一個生日。

他在專訪尾聲中形容,許多人是鼓著胸膛抵達烏克蘭的,但最後卻「夾著尾巴離開」。他說勇敢的烏克蘭士兵在俄軍炮擊中遭受非常慘重的損失,但同時也錯過了許多機會削弱敵人,「因為他們缺乏軍事知識」,如果烏軍擁有阿富汗所擁有的與炮兵通訊的程序,或許能重創俄軍。

瓦力也坦承,自己2個月來在烏克蘭戰場上只開了2槍,而且還是朝窗戶開2槍來嚇唬人,當時也沒有進入俄軍的射程範圍內。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1/174704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