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赫:中共的「抗制裁能力」強過俄羅斯嗎?

作者:

有學者認為美中經濟連結密切,美國不會制裁中共,但更多國際專家認為,西方可運用精準化制裁,瞄準中共軟肋。圖為中國的工廠。

據美國制裁跟蹤平台Castellum.AI的統計,截止4月22日,俄羅斯已受制裁超過7,000項,遠遠超過了朝鮮、伊朗,成為受制裁最多的國家;而且,這也是迄今為止較大經濟體所受到的最大規模經濟制裁。

對俄經濟制裁的影響絕非對朝鮮、對伊朗制裁所能比擬。比較而言,俄國GDP2020年1.48萬億美元,世界排第11名,人均GDP為10,127美元;而伊朗該年名義GDP僅為6,357億美元,人均7,550美元(IMF數據);朝鮮2018年GDP約174.87億美元,人均接近700美元(聯合國數據)。

因此,美歐制裁俄羅斯的有效性及其後續影響,受到各國高度關注。

中共尤其緊張。因為對俄制裁簡直就是一場預演,如果其發動台海戰爭,勢必誘發類似制裁。中共現在關注的是:(一)屆時制裁規模會更大呢還是更小?(二)現在如何佈局應對?換言之,中共考量的是如何增強其自身的抗制裁能力。

對美國而言,着眼點則是:(一)現行對俄制裁框架能移植到中共身上嗎?(二)針對中共的應對措施,美國如何增強制裁的威懾?

由此看來,美國與中共之間,圍繞着制裁與反制裁的謀劃,對國際格局(包括經濟格局和戰略格局)重組的影響將是深遠的。

制裁與反制裁謀劃的基點之一,是對中共實力及其弱點的評估。通過與俄羅斯的對比,本文對中共的「反制裁能力」試作評說如下。

第一,中共的「抗制裁」經驗多於俄羅斯。冷戰期間,蘇聯自成一體,搞了個共產主義陣營,與西方對抗。蘇東劇變後,俄羅斯與西方經濟關係大力發展,還一度加入了七國集團。只是,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後的8年,西方開始制裁俄羅斯,措施高達2,754項。因此,普京說俄羅斯應對制裁「經驗豐富」。但這跟中共比起來,就遜色多了。西方對中共有兩次大規模的制裁。第一次,韓戰,美國並無入侵中國計劃,但毛斷然出兵,美國領導世界對中共進行經濟封鎖。直到1971年4月,即基辛格秘密訪華前3個月,美國對華貿易禁運才取消。第二次,1989年「六四屠城」後,二十多個發達國家對中共實施制裁。第一次制裁,中共利用尼克遜搞「緩和戰略」的機會,與美靠攏,而最終化解了(其實1954年之後,國際制裁就大大鬆動了)。第二次,中共主要利用經濟誘惑(還有中蘇關係正常化、海灣戰爭等提供的機會),1992年就基本打破了制裁。

第二,美國制裁中共所付出的經濟代價,遠大於制裁俄羅斯。美俄經濟關係與美中經濟關係不是一個量級的。其一,2020年俄羅斯的GDP,只相當於美國的7.1%,中國則超過美國的70%。其二,美國在俄羅斯前10大出口市場之外,一年只有200多億美元;中國卻長期排位在美國前三大貿易夥伴之中,美國商務部數據,2020年中美貨物貿易額5,601億美元,美自華進口額4,354.5億美元,占美進口總額的18.6%,對華出口額1,246.5億美元,占美出口總額的8.7%。也就是說,美俄經濟打架,是大人打小孩;中美則是接近於同一重量級的。

第三,美國聯合夥伴制裁中共的難度,也大於制裁俄羅斯。烏克蘭歐洲的腹心。烏克蘭的獨立與領土完整,是西方冷戰勝利的重要標誌之一。烏克蘭渴望加入歐盟和北約。歐盟一直在推動歐洲一體化(俄羅斯被排除在外),對俄羅斯一直戒心深重。俄羅斯這次對烏克蘭大打出手,不僅沒有嚇到歐盟,反而令歐洲國家同仇敵愾,支援烏克蘭力度空前,制裁俄羅斯也是力度空前。

如果中共發動台海戰爭,歐盟會不會像支持烏克蘭一樣支持台灣?這個還不好判斷,雖然歐台關係近來在提升。相對有把握的,英國、日本、澳洲會協同美國。韓國、印度就不一定了。東盟十國則可能採取中立。除非,中共在攻打台灣的同時,也在中印、南海搞事,而金正恩也在朝鮮半島鬧,這樣才會針對中共形成一個包圍圈。但這種可能性應不大。

從經濟角度講,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工業國、貨物貿易國,是10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中共還通過「一帶一路」,在發展中國家中擴張勢力範圍。這些都對制裁造成了困難。

歷史上,為遏制亞洲的共產主義勢力,防止中共和北越的勢力向南方擴張,1955年美國搞了個東南亞條約組織,相當於亞洲的北約,曾有8個成員國,但組織內部的糾紛使它無法有效履行防務行動,最終於1977年解散。

以上三點表明,相對於制裁俄羅斯,美國制裁中共難度可能要大。

但是,這並不等於說,美國就一定不會制裁中共了。事實上,鑑於中美之間在經濟、科技、國際影響力等等方面的巨大差距,美國抓住中共實力方面的內在缺陷,成功制裁中共的大門也是敞開的。相對於俄羅斯,中共在一些方面的軟肋更明顯。因此,一些論者認為,美國和西方可集體對中共精準制裁、瞄準命門,有多種精妙的制裁方式可以將負面影響最小化,避免互相毀滅的後果。舉例而言:

其一,中共權貴階層在美國的個人資產曝險遠比俄羅斯要高得多,精準打擊權貴階層人員對中共政局的影響可能遠大於俄羅斯。普京執掌俄羅斯逾20年,其權力鞏固程度要高於習近平。普京更多的是靠其自己來抓權,相對來講,受的約束少;習近平是把自己和共產黨捆在一起、利用黨來抓權,而黨內派系鬥爭激烈,制約習的因素更多,習連爭取個三連任都很費勁,很難做到像普京那樣長期執政。如果美國制裁中共權貴階層,這相當於在中共內部投擲炸彈,後果相當嚴重。

其二,俄羅斯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能源、原材料、糧食出口國,美歐制裁時頗有顧忌,不得不給俄羅斯留個後門。而中國卻正好相反,是能源、原材料、糧食進口大國,如果相應供應鏈條被切斷,中共將難以承受。

其三,俄羅斯與美國、西方、世界的經濟聯繫沒有中國緊密,相對來說,因制裁受到的衝擊要小些。中國經濟和美國、西方、世界經濟聯繫緊密,形成了相互依賴關係,但這種依賴是不對稱的,美國和西方就可以利用其科技、金融優勢,精準打擊中共,如中興事件所顯示的那樣(美方完勝),可靠、效果好、威力大,而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傷害。有論者說,「因為過去二三十年全球化的結果,經濟制裁和武器熱戰很像的地方就是,可使用的工具變多了,有效性也提高了。」

其四,美國制裁俄羅斯的三個核心措施——將俄一些銀行踢出swift;凍結俄俄央行存在美國的外匯儲備;取消俄最惠國待遇——如果用在中共身上,中共是無力化解的,效果是致命性的。

從更寬廣的角度看,制裁政策不是孤立的執行,它的效果也遠遠超出經濟領域。事實上,中共目前的狀況類似於劇變前夕的蘇聯。經濟衰頹(已無超過美國可能),黨內外各種矛盾都非常大,民怨沸騰,整個社會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了。如果中共妄動招致美國制裁,就可能誘發火山爆發。

綜上所述,中共和俄羅斯的「抗制裁」能力各有長短,很難說中共就強過俄羅斯。對美國來說,必要時制裁中共可能就如雷霆之擊,只是這需要極強大的政治決斷力和極高超的制裁手段。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08/1745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