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岳山:天津市長和前副市長猝死之謎

作者:
有海外媒體引述知情人的消息爆料稱,天津局級官員已被傳達「廖國勛死於自殺」。據稱廖國勛自殺是因被大量舉報與天津兩家醫療核酸檢測公司有利益輸送關係,還點了兩家公司名:天津康希諾、天津九安醫療。

2021年3月10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CPPCC)閉幕式前,安保人員在行進

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廖國勛4月27日被官方宣佈「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但網傳是「自殺」,並且原因有幾個版本。情形和曾長期擔任天津副市長、兩年多前在重慶市委副書記任上「病死」的任學鋒驚人一致。

廖國勛之死的疑團

官方稱年59歲的廖國勛「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但沒有說明具體時間、地點和病因。

廖國勛最後一次在媒體上亮相是在4月25日。據天津衛視報導,天津市當日召開防治污染工作會議,畫面顯示,廖國勛神態並無明顯異常,官方發佈的廖國勛照片絲毫看不出病態。

財新網引述天津官場有相關人士的話透露,廖國勛是「非常突然」離世的。

有關廖國勛自殺的消息在網絡上不脛而走,至少有兩個版本。

有海外媒體引述知情人的消息爆料稱,天津局級官員已被傳達「廖國勛死於自殺」。據稱廖國勛自殺是因被大量舉報與天津兩家醫療核酸檢測公司有利益輸送關係,還點了兩家公司名:天津康希諾、天津九安醫療。

據稱,27日上午廖國勛被中紀委約談之後,下午就在辦公室自殺了。一直到晚上10點多才被發現。

在中共體制下,救災會產生非常大的政府支出,而且很難追蹤用途。現時只要有部分封控的地區,一定有涉及核酸檢測和疫苗的這種腐敗。如果是這個原因,接下來有相關公司被查,就可以佐證。

另一種說法是說廖國勛在當天下午2點左右在辦公室上吊自殺身亡,是涉及貴州期間的事情,他在貴州的人已被抓。而且說他的大秘在前幾天已吃安眠藥自殺未遂。自殺當天還被抄家,對外口徑說是心梗,云云。

由於廖國勛在貴州時是現任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舊部,又先後擔任現任國務委員趙克志、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主政貴州時的秘書長,這一個版本有指向高層權力鬥爭的意味。

筆者認為,廖國勛到底是誰的人,還不能絕對確認,中共已經無官不貪,不管哪派上台都一樣,要拿下誰主要是權力鬥爭的需要。但廖國勛因為天津的問題出事的可能性較大。

就在5月1日,大陸31省份一季度GDP數據已全部出爐,天津形同全國倒數第一,增速僅0.1%,僅排在3月封城的吉林省(-7.9%)之後。

此前公佈的一季度財政收入顯示,天津和邊疆窮省廣西是僅有的財政收入下降的兩個地方,而天津市是降幅最大的。天津一季度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1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4%;廣西一季度全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98.28億元,同比下降2.0%。

廖國勛於2020年8月任天津市委副書記,9月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作為市長,如此慘澹的政績,是否也是當局施壓要一併查他的一個原因?

廖國勛是天津二號人物,他到底是否因被查而自殺,還要看後面治喪的規格、官媒的表述細節。當然,官方既然要掩蓋,可能儘量會做得好看一些。

中共二十大前天津官場動盪或預示李鴻忠不妙?

廖國勛之死,直接會帶來天津官場的動盪。特別是廖國勛死在中共天津市委即將換屆之前,這本來是決定主政天津的李鴻忠會否高升進京的關健時間點。

在廖國勛死後排在第二位的市委副書記、秘書長金湘軍,是李鴻忠到天津後一手提拔起來的,從2018年1月任副市長,到2021年擔任市委常委兼秘書長,今年3月升任市委副書記。

李鴻忠歷來被指是變色龍,原來是太子黨李鐵映的秘書,後來受過江澤民情婦黃麗滿的提拔,在2016年率先喊出「習核心」後不久就從湖北調到天津,次年進入政治局。

曾有消息說,李鴻忠可能在中共二十大有機會成為政治局常委。如果廖國勛之死涉天津防疫腐敗,李鴻忠也難脫領導責任。加上天津經濟業績差劣,這可能成為他被政敵打擊的理由。李鴻忠的仕途可能因為廖國勛之死蒙上陰影。不過,另有一種可能是,李鴻忠才是要整倒廖國勛之人。

廖國勛是中國大陸罕有在任內離世的省部級中共官員,此前還有突然被官方宣佈「病死」的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他也有天津官場背景。天津儼然成為兇險的仕途地。

與廖國勛「同命」的前天津副市長任學鋒

和廖國勛類似,當時重慶的三號人物、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之死也非常奇怪,至今謎團未解。

2019年11月3日晚間11時,重慶官媒報導稱,「據重慶市任學鋒同志治喪工作小組消息,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同志近日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享年54歲。」至於任學鋒所患何病、去世的時間和地點都沒有說明。這和廖國勛的情況雷同。

這一報導的特別之處是選擇四中全會幾天後的夜間發出消息,或為最大限度地縮小消息的傳播和影響,且不提死亡日期,只說「近日」,似乎要斷開有關四中全會的聯想。

網上流傳出的一份訃告稱,任學鋒是在2019年10月31日辭世的,時值中共四中全會期間。任學鋒遺體火化時間距官方通報其去世之間僅有9小時,地點是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而不是在京離世的中共高官死後獲安排在八寶山殯儀館,這已說明任學鋒是死在了北京。

任學鋒年僅54歲,從照片看去,他也是和廖國勛一樣,看起來保養頗好,不像有什麼要命的病。

民間說任學鋒是「跳樓自殺身亡」,甚至說他是從舉行中共四中全會的京西賓館7樓跳樓自殺的。

前北京媒體人高瑜曾發推特爆料說:在昌平殯儀館舉行的任學鋒的遺體告別會,竟然沒有遺體,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有關任學鋒自殺的原因則有三個猜測:一是指其可能涉嫌在廣州「貪腐」;有消息指,任學鋒赴京開會時被約談,與廣州一個P2P項目問題有關。

另一種說法是,重慶官場的權力鬥爭是造成任學鋒死亡的原因,據說任學鋒與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之間存在某種分歧,兩人甚至有一些爭吵。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任學鋒早年在天津的問題被揭出。

任學鋒也以天津為發跡地。他1995年任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開發總公司總經理。2002年,任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2004年起,先後任香港津聯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副董事長、董事長。2008年1月,任天津市副市長,一直到2014年8月調任廣東省委常委(2017年起升任副書記)、廣州市委書記。2018年10月17日調任重慶副書記。他是中共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

擔任天津副市長期間,他有幾年和時任天津市委副書記何立峰、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共事。何立峰是公認的習近平親信,張高麗則是江派人馬。

任學鋒和廖國勛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死後都被海外明慧網點名,主要因為兩人都曾是迫害人權的急先鋒。據報任學鋒在天津和廣東任職時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廖國勛更是曾任貴州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即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副主任;後在上海又主持上海市政法系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廖國勛之死再透中共不祥之兆

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成員中,至今有兩人離奇突然死亡。除了任學鋒,中央委員、前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於2018年10月20日在澳門中聯辦離奇墜樓身亡。官方稱其因患「抑鬱症」墜樓身亡,但有消息人士披露,鄭曉松自殺前曾被中紀委官員問話。此君可能因為是跳樓自殺的消息太公開了,否則官方可能也是直接說「突發病死」。

另外還有中央委員、應急管理部前部長王玉普和中央候補委員、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官慶(生前已被免職),這兩人在2020年被指久病而死,應該沒有太多可疑之處。

2021年11月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會議公報顯示,出席會議的中央委員197人、候補中央委員151人,是五年來中央成員出席最少的一次全會。中央委員會是中共頂層機構,就是所謂的黨中央,核心是習近平。這個黨中央成員的數字消長,從某種意義上說,對應中共紅朝氣數,大勢已不妙。

最新猝死的廖國勛雖不是中央委員會成員,卻是十九屆中央紀委委員,也是處於中共頂層的高官之一,其疑雲籠罩的死亡,再透出中共的不祥之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03/1743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