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京周邊封城 數百萬人飯碗恐不保

中國大陸自3月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COVID-19)病例激增、各地之間人員和貨物流動被中斷以來,數以百萬計在城市之間謀生的白領和藍領工人,都面臨着生計問題。

圖為4月28日的北京街頭。(Noel Celis/AFP)

中國大陸自3月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COVID-19)病例激增、各地之間人員和貨物流動被中斷以來,數以百萬計在城市之間謀生的白領和藍領工人,都面臨着生計問題。

路透社報導,上個月當北京附近的燕郊鎮突然陷入疫情封鎖時,出租車司機董鐵軍(Dong Tiejun,音譯)為了避免被臨時的哨卡截住,被迫多駕駛數百公里。

董鐵軍是一個「黑車」(沒有執照的)司機,他的業務是接送經過河北省燕郊進出北京的乘客,但是燕郊從3月13日到4月初的封城,讓他的大部分收入都成為泡影。

「沒有人能出去,誰來搭你的出租車?」他說。

野村(Nomura)分析師估計,目前中國大陸有46個城市處於全面或部分封鎖狀態,當地居民受到嚴格的行動限制,至少3.43億人的生活受影響。

在過去的十年裏,由於北京房價高漲,很多在北京的上班族不得不住在附近的燕郊地區,在COVID疫情之前,每天有數十萬人穿越河北—北京邊境。

即使4月4日燕郊進行了封鎖之後,進城的檢查站仍會在凌晨時段堵塞,上班族對嚴酷的控制怨聲載道。

根據路透社的採訪,一名燕郊高姓居民說,「我每周六天、每天早上5點30分來這裏,公交車站很遠,檢查站很嚴格,騎摩托車來這裏的成本很高,我認為這些管控措施讓民眾生活很不方便。」

幾名燕郊通勤者告訴路透社,當局要求他們提供所謂的「通勤證」,任何進入北京的人都必須持有「通勤證」,還需要不斷地刷新,保持證件的有效性。

但是要想獲得通行證,申請者需要提供一長串文件,包括房主身份證、48小時有效的COVID陰性檢測報告、疫苗接種證明和在北京的工作證明等。

「我恐怕拿不出這些文件。」21歲的嚴春(Yan Chun,音譯)說,她在深圳工作的美容院因疫情關門後來到北京找工作,「我正在找工作,怎麼可以拿到工作證明呢」?

62歲的老袁和妻子10年前離開河北農村,到北京的一家汽車廠工作。最近,他們在靠近北京周邊的宋莊鎮勞動力市場上找活,通常每天能掙300元人民幣左右(46美元)。

但是新年假期過後,他們在河北的老家被封城,妻子無法回到北京。老袁現在一個人住在宋莊的出租屋裏。

每天凌晨4點左右,老袁跟數百名工人聚集在一起,找到活以後,老闆用貨車將他們拉到北京的建築工地和工廠,但從最近疫情激增以來,情況發生了變化。

山東一姓王的農民工說,在宋莊等一個上午都找不到工作的情況很普遍,「大多數找工的人早上8點就離開了,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們只能待在房間裏玩手機。」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徐簡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9/1741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