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四月之聲》海外發酵 外媒圍觀:喚醒中國人

《四月之聲 》從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體後,隨即遭到全網封殺。儘管網民採用各種接力方式讓它復活,最終還是在中共暴政下被銷聲匿跡。然而,這則6分鐘視頻卻意外在海外爆紅,並引來外媒圍觀。

《四月之聲》從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體後,隨即遭到全網封殺。但在海外發酵。(視頻截圖)

《四月之聲 》從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體後,隨即遭到全網封殺。儘管網民採用各種接力方式讓它復活,最終還是在中共暴政下被銷聲匿跡。然而,這則6分鐘視頻卻意外在海外爆紅,並引來外媒 圍觀。

《四月之聲 》海外發酵

美國之音、《華爾街日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彭博等國際媒體都注意到《四月之聲》引發的現象,不少關注中國的觀察人士開始討論這個話題,還有人因《四月之聲》而改變了對中國人的看法。

蓬佩奧前助理改變看法

4月24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高級助理瑪麗‧吉賽爾(Mary Kissel)轉發了《四月之聲》帶英文字幕的視頻,並留言道:「當你下次聽說中國人『不介意』腐敗、殘酷和無能的共產黨統治者時,記住這些。(那種說法)遠不符合事實。」

吉賽爾現在是斯蒂芬斯公司(Stephens Inc.)的執行副總裁兼高級政策顧問,該公司是美國最大的私有投資銀行之一,在全球有28個辦事處。

上海的疫情痛苦不會被壓下去

彭博社專欄作家任淑莉4月24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上海的疫情痛苦不會被壓下去」(Shanghai’s Covid Agony Won’t Be Silenced)的文章,她在引言部分寫道,「一段6分鐘的視頻記錄了這個驕傲的城市2,500萬居民的憤怒。」

文章從《四月之聲》記錄的上海人苦難開始,列舉了上海封城期間帶來的次生災害。

任淑莉25日繼續發推文說,「中國的審查員們正加倍努力封殺上百條視頻的連結和記錄上海封城的文章,上海不是西安或是吉林省,我們不會被噤聲。」

上海這一次的不服從 挺令人佩服

旅居日本的前央視記者、主持人王志安4月24日發推文說,「有些人認為上海是因為動態清零做得不好才會有那麼多人道災難,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其它地方的災難不會比上海少,只不過聲音沒有發出來而已。話說一向溫和的上海這一次表現出來的不服從,還挺令人佩服的。」

中共信息審查危害大 外媒 :中國人在覺醒

《四月之聲》的出現及迅速傳播,有觀察人士甚至認為,中國民眾正在覺醒。

美國之音說,《上海晚春》是另一部近日走紅網絡的短片,記錄了上海封城後民眾生活的困難狀況。旅美維吾爾律師萊漢‧阿薩特(Rayhan E. Asat)指出,中共信息審查的危害在社會危機時更為突出,一些此前排斥西方媒體的民眾也開始通過境外媒體獲得可靠資訊。

「上海的慘狀讓我想起和一位接受美國法學院教育的中國律師的對話。我問她知不知道新疆在發生着什麼。她說她會收到西方媒體的新聞提醒,但西方媒體有偏見……

「一年後,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我問她在北京的家人如何,她說她極度擔心,並且打開了所有西方媒體的新聞提醒來了解中國疫情消息,因為只有西方媒體能被相信。」

人權觀察中國部高級研究員王亞秋4月23日發推文說,「我年紀足夠大,還記得過去許多網絡上的吶喊最終都銷聲了。表達憤怒和悲傷是不夠的,反抗需從訴求開始,我們離挑戰中共統治還很遠。但不要絕望,嚴厲的鎮壓不可避免地引發強大的抵抗決心,而且變化往往在最失望時出現。」

王亞秋在中國出生、成長,現任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關注網絡審查、言論自由、公民社會與人權維護者保護以及婦女權利等議題,在多家外媒如《外交政策》、《大西洋》、《華盛頓郵報》等媒體上發表過文章。

《法國世界報》日前發自上海的題為「審查強化了上海人的憤怒」的一文分析,不要說『四月之聲』,「超級諷刺的是,中共在一周前屏蔽了自己的『義勇軍進行曲』」:「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起來!起來!起來!」

法廣報導,審查官屏蔽國歌的批語是:「含有激進時政或意識形態方面的內容」。一位網友寫道:我為我活在這個時代而感到恥辱!……我再說一次,我是人,我可能也是奴隸!但奴隸和奴才不一樣!一個能改變!一個等死吧!」

另外,德國之聲在題為「『四月之聲』:封得越凶 轉得越猛」的文章說,電影《悲慘世界》中演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可聽到人民在高歌)的片段以及以「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為開頭的《國際歌》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被大量點讚和轉載。

《四月之聲》作者聲明安全 中共施壓?

署名Cary的影片創作者在其微信公眾號「永遠的草莓園」發佈視頻,並表示,「選取了4月上旬20多個事件的部分音頻」,「做了一個視頻當做一種儘量客觀真實的記錄,來記住4月的這些聲音,希望所有人都能挺過去。」這個不加評論的視頻讓中共惶恐不安,全網封殺。

 

許多網民對這段視頻的評價是「溫和」、「令人淚目」、甚至「正能量」,紛紛表示無法理解視頻為何遭到刪除。一篇題為「到底為什麼要全網刪除那則視頻?」的文章也因此倍受關注。

作者雷斯林在文中質問道,「我就有點搞不懂。那視頻全部都是公開可以獲取的素材,也是大部分上海人這些天都聽過的錄音、經歷過的事情,把這些素材剪在一起,咋就不能發了?」「究竟為什麼要刪這麼一則視頻,決定刪除的人到底在害怕什麼?」

「中國數字時代」發佈的一張截圖顯示,「永遠的草莓園」4月23日發表聲明稱,自己也很意外事情會發展到這個程度,並呼籲,「希望大家不要再轉發或者勸認識的朋友不用再轉了。」

4月24日凌晨,「永遠的草莓園」表示,網上傳聞他被帶走,他不知道謠言是怎麼來的,目前他和家人正常居家,「沒有任何官方人員聯絡過我,以後如果有的話我也會積極配合溝通」。

他表示,這則短片22日下午被網絡平台隱藏後,他感覺傳播範圍和速度已經超出了正常範圍,「可能觀眾賦予它的意義已經超出它本身的意義」,於是下午3時左右自己刪除了公眾號的影片。

外界質疑,「永遠的草莓園」到底是不是在中共當局的巨大壓力下,不得已做出這樣的表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松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7/1740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