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俄軍逼看「性侵現場」毀烏克蘭人士氣 19歲女遭當街硬上

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4月13日發佈的一份報告稱,俄軍在烏克蘭觸犯了國際人道法,「報告指出了一些戰火引起的性別暴力事件,例如強暴、性暴力或性騷擾。」

烏克蘭官員表示,俄軍入侵以來,經常對婦女、兒童甚至男人進行性虐待,用強暴等惡行作為戰爭武器。人權組織和心理專家正不眠不休工作,處理越來越多俄軍涉入的性虐待案件。

▲俄軍遭指控將性侵當作戰爭工具,意在摧毀烏克蘭人士氣。(圖/翻攝自烏克蘭武裝部隊推特)

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4月13日發佈的一份報告稱,俄軍在烏克蘭觸犯了國際人道法,「報告指出了一些戰火引起的性別暴力事件,例如強暴、性暴力或性騷擾。」

為遭受戰爭創傷的烏克蘭人提供免費諮詢服務的心理學家雷成柯(Vasylisa Levchenko)說:「俄軍無所不用其極地展現他們的主宰地位,強暴也是一種工具。」

雷成柯表示,她的網絡名為Psy.For.Peace,已和基輔州大約50名自稱被俄軍性侵的婦女交談。她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她的組織正在處理的案件包括一名15歲少女和她母親遭到親俄的車臣士兵性虐待,以及另一名婦女被7名士兵輪姦,遭俄軍俘虜的一些烏克蘭人還被迫觀看這一幕。

雷成柯說,「這個武器(強暴)是對(烏克蘭)人民的徹底蔑視」;並說,這種武器造成的衝擊遠超出受害者個人,「有些人會因無力伸出援手而感到內疚,為自己得以倖存、為看着別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而內疚」。

烏克蘭反性別暴力組織La Strada-Ukraine全國熱線負責人克莉芙雅克(Alyona Krivulyak)告訴CNN,他們已接獲全烏各地9起強暴案通報,其中大多為女性遭到輪暴。

她說:「強暴是一種針對平民的戰爭工具,一種毀滅烏克蘭民族的工具。」

為一個創傷受害者熱線工作的心理學家克維特科(Alexandra Kvitko)表示,她已聽聞數十起發生在戰火下的性暴力事件。她告訴CNN:「這種數量的性暴力以及這種暴行,以前從未發生過。」

克維特科說,她在俄軍入侵之前的5年工作經驗中,只處理過10起性侵案;「如今在幾周來工作中,我處理了50起案例,被害者僅是女性,還有兒童、男孩和男人」。

她說,強姦被用來摧毀烏克蘭人的士氣,「阻止烏克蘭人反抗」。

克維特科說,她的一位病人跑到街上阻止幾名士兵強暴她19歲的妹妹時,「一名俄軍上前抓住她說,『不要動!看清楚了!告訴大家這種事將發生在每個納粹婊子身上』」。

雷成柯說,儘管烏克蘭和國際刑事法院(ICC)的檢察官正在收集俄羅斯戰爭罪行的證據,許多性虐待受害者仍未準備好與官員談論他們所受的磨難。

她說:「我們所有的心理專家都必須向女性提供檢察官辦公室的聯絡方式,以便她們準備好時,可以尋求法律援助。」她說,截至目前,她的病人都未曾聯繫過烏克蘭檢察官。

雷成柯說,許多受害者,無論是婦女、男人或兒童,在告訴當局之前需要時間療傷止痛。

東烏克蘭公民倡議中心(EUCCI)主任謝巴成科(Volodymyr Shcherbachenko)告訴CNN,2014年烏國就已出現性暴力被當作武器的案例。當時俄羅斯支持的分離派分子佔領了烏國東部領土。

2017年,頓巴斯和平正義組織(Justice for Peace in Donbas)和EUCCI等其他人權組織發表聯合報告,記錄了衝突雙方所犯下的案件,包括強暴和強暴未遂、性騷擾以及強迫觀看針對他人的性暴力。報告稱:「對婦女最普遍的性暴力就是強暴。」

心理學家雷成柯擔心,只有在馬立波等地區得到解救時,俄羅斯暴行的真實規模才會浮現。

La Strada-Ukraine的克莉芙雅克表示,在被佔領的城鎮,俄軍「經常造訪婦女家,以便檢查她們的手機、照片、社交網絡」,這讓婦女無法獲得強暴自救所需資訊。

她說:「這種對武裝人員的恐懼,有時會讓人無法尋求幫助,這反過來又使得記錄事實變得非常困難,從而導致追訴(犯罪者)面臨種種問題。」

她說,除了情緒上的創傷,「意外懷孕和性病傳播的風險也非常高」,這正是醫療照護很重要的原因。

謝巴成科說,EUCCI的個案工作人員正在協助烏克蘭南部被佔領地區一名政府工作人員,俄軍「為了迫使她合作,刻意將她強暴」。

他說,俄羅斯士兵告訴她:「你若不做你該做的事,我們會再次強暴你…就我看來,這顯示(俄軍正在使用)性暴力作為(一種)武器。」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3/1738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