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通脹時期現金放在哪裏?

作者:

圖為100美元紙幣。

大紀元專欄作家Bob Byrne撰文/曲志卓編譯

俄羅斯的入侵、飆升的通貨膨脹、美聯儲的加息、新的新冠病毒變種,諸多種種,金融市場正受到威脅每個人財富的因素的圍攻。

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困惑的時刻。你在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中(CNBC)聽他們那麼說,而福克斯商業頻道(Fox Business)的論調卻截然不同。

市場的下行結束了嗎?是時候逢低買入了嗎?還是有更遠的路要走?如果有的話,還有可能走多遠?

美聯儲的大幅加息以抑制通脹,這會成為股市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可以肯定的是,不確定因素很多,但事實是,它並不那麼複雜。股票的未來將取決於一件事,而且只有一件事:債券和股票之間不可分割的關係。

讓我們來看看。

債券的故事

問題出在哪裏?

美國國債收益率被認為是「無風險」的回報率。這是你在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投資中獲得的報酬。一個絕對沒有風險的投資。(因為它們「得到了聯邦政府的充分信任和信心的支持」——無論這個支持有什麼價值。)

這使得國債收益率成為所有其它投資估值所依據的底線。

任何其它投資本質上都有風險。公司債券、高收益(垃圾)債券和股票都具有更大的風險,因此就有更高的溢價。

在10年的時間裏,美國國債(10年期國債)的平均收益率為3.86%。兩年前,當經濟停擺,美聯儲進入零利率政策模式時,美國國債收益率緊隨其後,在一年的大部分時間裏跌至1%以下。

那麼,我們今天處於什麼位置呢?

10年期美國國債是目前美國國債曲線的基準,其收益率回到了2%左右,與疫情封鎖之前的水平差不多。

現在,人們在討論通過進一步加息來控制通脹。隨着這些討論,這些收益率可能會開始走高。這會導致多個問題。

股市方面

隨着美國國債利率的上升,股票的預期回報/股息收益率也需要上升。你可以查看SPY(標準普爾500 ETF信託)來了解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

2018年底,標準普爾500指數達到2,940點的高點,隨之而來的股息收益率為1.7%。三個月後,該指數暴跌21%,收益率在低點飆升至2.12%。(與個股一樣,SPY的收益率與指數價格成反比。)

在過去10年中,平均收益率為1.84%。在過去的五年裏,這一比例為1.71%。

查看這些數字,你會發現它們有些不對勁。如果你看看10年期平均收益率,股票比債券低了大約2%。這意味着股票(指數)在收益率基礎上被高估了。它們不可能保持很長時間,就不得不重新定價。

從我們所處的水平來看,它不會很漂亮。

20多年來從未見過的脫節

所有用源源不斷的廉價資金來支持股市的嘗試,使金融市場已經崩潰了。脫節可能是一個更好的詞。但無論你怎麼稱呼它,市場都不能正常運作。

今天,流入股票的免費資金已將SPY的股息收益率推至略低於1.3%。在此之前,如此之低的收益率發生在1999年的市場高點——就在科技股崩盤之前。

當時,10年期國債收益率超過6%!

隨着收益率的持續上升,債券和股票之間的脫節越來越大,股票的壓力將在某個時候變得不可持續。

美聯儲必須加息來遏制通脹(我相信這一努力只會取得一點點成功)。它越激進,它就越早進入股市。

「你打破了它,你就必須買下它。」是零售商店中常見的口頭禪。然而,糟糕的是它不適用於美聯儲。

那麼,當崩潰開始時,投資者會把資本投入到哪裏。好吧,實物黃金和白銀等實物資產是一種選擇。但是,將錢以現金形式持有,並等待重新定價可能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作者簡介:

鮑勃‧伯恩(Bob Byrne)在金融市場交易了數十億美元後,建立了TheStreet.com每日專欄作家的聲譽。他與蒂姆‧柯林斯(Tim Collins)合著了《路燈機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投資通訊。該通訊專注於華爾街經常忽視的低調公司和投資機會。要了解如何在付費時事通訊服務中獲得他的專有研究,請訪問Streetlight Confidential。

原文「Rates Are Rising: Where Do You Park Your Cash?」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19/1722824.html